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ENTGEN——埃勒裡·奎因《荷蘭鞋之謎》

好像沒有任何預告,事件就劈頭蓋腦地迅速展開了。在小說的前面部分,讀者所看的到的儘是證人的口供。它大量地,猶如河口決堤般地向我們的眼前湧來。在這幾個涉案嫌疑人口中所描述出來的事件經過,牽引出了眾多的兇殺誘因。案件立刻陷入了毫無頭緒、一籌莫展的僵局。在閱讀這些口供的同時,讀者也一定和名偵探埃勒裡一樣,分析到胃疼也毫無進展。在這個案件中,作者安排了眾多的素材與間接關聯的情節,但是,口供很多頭緒卻很少,而且小說故事展開的一路上基本沒有能將幾件事情聯繫在一起的邏輯關聯,而在想像的可能性上也似乎被蒙上了一層紗,讓人捉摸不透。這本小說看得我很痛苦,我不知道其他的奎因愛好者是否感同身受,至少在專著於《荷蘭鞋之謎》的這段日子裡,我也如同埃勒裡一樣愁眉不展,以至於讓家人以為有什麼心事。但當我詳述這樁兇殺案的經過的時候,沒看過這本書的人根本不能體會為什麼它能讓你非常痛苦而又讓你難以釋手。閱讀這部小說的這幾天,在精神上是不堪回首的。感覺很不好,讓人看得很煩躁。在絕對存在於讀者分享公平性的前提下,埃勒裡用了這種非常殘酷的方法,讓你領會到這起案件的不一般,讓我以前所未有的中毒程度,為小說中的事件著迷。不尋常,因為嫌疑人眾多,而且幾乎都具有相當數量的共性,無法精確分辨他們的動機與目的。而且每個人基本上都有刻意隱瞞私人情況,讓案件游離於邏輯之外。}8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zu
非常有趣的一個插曲出現在《荷蘭鞋之謎》中。作者埃勒裡·奎因在這篇小說中暗示了一些有關不可知論的哲學觀點。而這部小說中提到的不可知論,顯然埃勒裡所指的是休謨這種經驗派不可知論的觀點。而後埃勒裡提到了康德。康德曾經自稱自己被休謨從形而上學獨斷論中驚醒。這種普遍必然因果關係不可知,這究竟是作者的觀點,還是作者想證明些什麼?在小說的一開始,我們不得而知。在讀完整篇故事後,可以發現到,案件其實非常簡單,只是我們始終抓不住要點。在小說的一開始,埃勒裡正為一個死者的死亡時間推斷的準確性而躊躇。這正是在暗示時間在案件中的重要性,由此撩開了不可知論的面紗。我們處於這樣的一個哲學狀態中,一切都是那麼不確定。我們所看到的並不一定是當時真實發生的現象,更糟糕的是我們不能從中判定一些重要的東西。但在小說即將尾聲的時候,我個人以為,作者之所以搬出這樣的理論,實際上是對於不可知論的一次挑戰。這是為什麼作者會自詡此故事是埃勒裡最具挑戰性的一次案例。名偵探在不可知論與宿命論之間徘徊,想尋找一個切入點。|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Ll|E
如果我們把這篇小說四分五裂,我們看到一個過程的有趣演變,從故事一開始展示的不可知論,到絕望時候的埃勒裡所想到的宿命論,直到最後埃勒裡的「推理論」。小說中居然有如此龐大的幕後構架。丹奈一定在考慮如何讓故事在比較明朗的狀態下開始它的不可知論的論調。這應該就是國名系列的特色了吧!奎因的優勢就在於此。他的故事龐大而整體,結構嚴謹,情節緊湊。翻開小說前面的目錄,這些章目的安排層次相當分明。我把第六章的「偵訊」、第十八章的「操縱」、以及第二十四章「重頭再來」為小說第一、第二部分(即「挑戰讀者」之前的部分)的重大轉折章節。在第六章的「偵訊」中,作者讓讀者見識了什麼叫「棘手」。偵訊簡直是在一片混沌中進行,也許涉案人不清楚自己在陳述什麼,而我們和名偵探一樣不知道該怎麼對待這些瑣碎而又混亂的供詞。在這個龐大的結構下,是一個相當充實的案件,充實到讓人覺得真實。人物的性格與言辭謹慎之中帶有自己的個人特色,尤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弗勒和肯奈澤爾在整個事件中的表現,讓我們在案件古怪離奇的壓力下關注到他們內心操縱與被操縱關係變化。從而在這些理性的信息中得出我們對故事中一些人物的道德判定。F>Xu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D
如果從奎因第一時期推理創作風格的角度去看的話,我們無疑會想到已經被奎因迷所熟知的這八個字——「大膽推斷,合理想像」。至少在這一時期的奎因作品中,埃勒裡並不是一個被戲劇化的小說主角,不是一個熱血名偵探。他在小說中所起的作用並不藝術化。他是個很本分記錄者,把他所遇見的一切與讀者分享。小說具有如同一份刑事檔案記錄般客觀的敘事風格,不帶有任何的氛圍渲染。在這種風格的作品下,我們可以感覺到,任何一種帶有感情色彩的氣氛渲染都是多餘而可笑的。奎因的作品具有令人驚歎的龐大結構,如果我們把它比喻成建築的話,那奎因小說就是沒有貼上馬賽克的鋼筋水泥建築。在建築界,相當一部分的專業人士更願意看到沒有玻璃與油漆裝飾的半成建築,它所透露著的是很多非建築專業者所無法理解的深厚底蘊。之所以讓我覺得小說寫得殘酷,看得人更覺得痛苦,是因為奎因選擇了最專業的角度,赤裸裸地揭示真相。雖然沒有驚悚成分在其中,但這同樣會讓人驚詫萬分。奎因對於兇手行案的安排往往是非常樸實的。歷來就是這樣,歌特藝術總是比洛可可更能經受住歷史的考驗(洛可可藝術因為過於奢華而遭世人唾棄)。Op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l
而在讀奎因作品的時候,讀者是不得偷懶的。你必須不斷猜測,到目前為止,埃勒裡心裡在想些什麼。小說中不會過多描寫關於埃勒裡的一些事情。但是,可能是出於「挑戰讀者」的目的,作者會體貼地適時描寫一些埃勒裡的表情、情緒等變化,讓你注意到,「在這裡,埃勒裡已經有了自己的新想法,你也不能落後呀!」這樣的訊號。小說人性化地來設置它的公平性。除了埃勒裡這邊的幾個細節之外,在《荷蘭鞋之謎》中,作者幾次通過小說中人物互相討論、爭辯的描寫安排來幫助讀者整理思路。尤其是前面提到的第十八章的「操縱」,就有這樣的一層涵義在其中。作者明白,一些讀者很快會在紛亂瑣碎的資料中失去耐心與判斷力,奎因始終在想辦法把你拉回到狀態中。時刻提醒你與埃勒裡具有同等破案的機會。)T6<"'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9
說到了公平性,自然也牽涉到奎因安排誰來做兇手的一貫作風。奎因對於兇手的設定同樣具有其個人特點。之前看到有朋友指出,奎因小說中的兇手比其他偵探作家作品中的兇手出鏡率要低一些,從而失去偵探小說的公平性。事實上,只是奎因總是讓兇手趨於平凡化。在《荷蘭鞋之謎》中,我們明確地看到,推斷兇手與出鏡率沒有什麼關係,而是奎因把這個兇手埋沒於常態之中了,與所有的嫌疑人混在一起,每個人都可以那麼無辜,每個人都可以那麼可疑。偵探小說愛好者中總是流傳著這樣一句耳熟能詳的話:「隱藏葉子的最佳地點是森林。」奎因顯然擅長於這麼做。只是有一點,我個人很疑惑,在撰寫《荷蘭鞋之謎》的過程中,奎因幾乎交代了所有嫌疑人的嫌疑動機,然而就將那個真正的動機給留出了空白,或者說是隱藏了起來。我覺得這有失公平。但當我再次翻閱到這本書的「挑戰讀者」的那一頁,我看到埃勒裡·奎因在挑戰書的最後一段這樣寫到:「為了避免被指責不公平,我提出下列辯解:我自己在『那些求證』(為避免洩密,所以我以『那些求證』來代替原文字)之前就已推斷出答案了。」由此可見,動機在《荷蘭鞋之謎》中所起到的作用很渺小。$r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Pd6
我從四個方面闡述了我對《荷蘭鞋之謎》的讀後觀點。奎因的這本小說,就如同「ROENTGEN」一般。毫不誇張,它用客觀而理性的手段,尖銳地揭示了被刻意隱藏的真相,我們在它不可動搖的推理論證中,看見了一些被蒙蔽的事實,就彷彿看見了X光片中的顯影。我同時也發現,奎因仍有更細緻精妙的寫作特點盤踞於他的小說之中。他的作品也許我們要在今後不斷推敲琢磨,才能更進一步地領略到奎因的智慧之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