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834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看奎因《生死之門》中的特裡·瑞

我很高興在這部奎因的作品中品嚐到了樂趣。這是我個人的觀點,因為眾所周知,奎因的前期作品總是乏味、枯燥。也許只有男孩子們能夠忍受那樣的感覺。通常,如果我們愛上奎因的小說,並不是因為某個小說中的人物,沒有代入感,沒有崇拜感,為的是那些大段大段的奎因式理論分析。偶爾為文字中例如「Mr.Queen」這樣的稱呼感到好笑。這些應該出自一位英國紳士般作家的手筆,嚴謹得可以。

《生死之門》讓我不知道死活地在生病期間,花了幾個大半個通宵看完了它。看完前面的兩個部分,我暗自竊笑,這是奎因的書嗎?在邏輯推理大段大段地登場之前,某些關於言情的描寫正吐著它五彩的泡泡。幾個男人圍繞著一個女孩子,而這個女孩子正是案情發展下去的支柱。這次,埃勒裡給那些不小心陷入戀愛的年輕人們讓了道。埃勒裡的好哥們,特裡·瑞的登場,讓《生死之門》變得有趣起來。因為有瑞的登場,埃勒裡這次在小說中的苦悶變得很次要了,奎因創造了瑞——這個搶戲的角色。

瑞的登場之所以有趣,是因為前面有了另一個男人——斯科特的登場。兩個人在小說中戲劇化地成為情敵,而且都是在伊娃出乎意料的狀況下以同樣的方式出現的。他們倆注定在小說中是要被比較的。顯然,在剛開始看到瑞的登場,我就猜到他已經不小心被眼前這位苦命的女孩給迷住了。但我想他沒有勝算,因為斯科特是位博士,而可憐的瑞是個自學成才的流浪偵探。這讓我對瑞的生活狀況有了想像。或許他是一位硬漢偵探。因為他總是和社會低層打交道,和警察、政府機關過不去。甚至在緊要關頭拿槍指著埃勒裡的爸爸,讓埃勒裡驚怒。他的一切經歷像極了一些硬漢偵探小說中的主角,而且又與哈梅特(硬漢偵探創始人)本人少年時代的經歷如此相似。這個莽撞的帥哥與斯科特最先的對比在於對自己的情緒完全無法理性對待。口中隨時說著:「你下地獄吧!」即使是面對好朋友埃勒裡也毫不忌口。可是,這位青年卻始終不知道自己之所以暴躁心煩,是因為已經愛上了某個小姐。然而,斯科特卻能坦然發現自己的所愛,並自然地表達。瑞先生做不到。這個粗魯的男子總是衝著自己心中喜歡的人發火,而當埃勒裡無所顧及地在那女孩子面前揭穿瑞的真心的時候——「宏大而稍縱即逝的熱情,你與她墮入情網了。」,瑞的耳朵紅得像火把,雙眼只看著自己盤子裡的食物,並大聲宣稱:「我沒有和任何人墮入情網!」埃勒裡還是那樣平靜,看吧,「一切都有了理由。」

瑞與斯科特第二次的比較,是在死者的房間中。那個時候我也看得莫名其妙。瑞一登場,就拚命為伊娃想著脫身的辦法,為伊娃著急,甚至情急中打了伊娃一巴掌。這一巴掌可真是不了得,我覺得如果在以後的情節中,這個瑞心中對伊娃小姐沒有一點點妄想的話,那作為筆者的奎因一定是為暴力而瘋狂了。這是小說。當你看見在小說中一個陌生男子打了一個女的一巴掌,他們不是過去的一對,就是將來的一對。我的直覺這樣告訴我。他粗暴、激烈、頭腦發熱。他的性格是埃勒裡完全的背面。在他的怒氣衝天之下,是一種對感情毫無修飾的熱情。這個硬漢出人意料地在一見鍾情中迎來自己遲到的初戀。斯科特的表現與其相反。命案伊始,斯科特對自己的未婚妻伊娃百般溫柔呵護,甚至向伊娃求婚。這裡,請注意,一個對伊娃惡言惡語的年輕人為了讓伊娃擺脫牽連冒險破壞了現場,而另一個溫柔的年輕人正向伊娃擁抱著求婚。嗯,我在想,奎因原來在寫這些細節的時候果然很有一套。瑞的形象因為這些奎因前所未有的幽默志趣的文字描寫而被深烙在我的記憶中——「他踮腳走路的姿勢很幽雅,讓人發笑。」、「堅硬的褐色的年輕的臉。就像是一個成年人,為了在敵人的世界中活下去而戴上面具一樣」、「那雙灰色的眼睛好像控制住了你。」奎因用了很多的有趣描述,有點史無前例的感覺。瑞在小說開始部分,就已經突兀出來。作者好像相當喜歡這個人物,他試圖用手上的筆來描繪出更多有趣的文字來感染讀者。啊,這不是推理,這像是調侃,「一個有趣的的故事。」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作家博爾赫斯給予了《生死之門》這樣的評價。

第三次的對比出現在老奎因的警察局。這簡直就是完全被戲劇化的舞台劇。如果瑞等人能走出小說,站在我們面前的舞台上的話,我想那樣的場景我甚至可以想像。太精彩了。我是在看推理小說嗎?瑞的形象已經完全活躍起來。看看吧,伊娃的父親背負著不為人知的壓力,默不作聲,只是歎息。老奎因老奸巨滑地坐在他的辦公桌前,用相當懷疑的眼神看著伊娃,他審問著伊娃,準備隨時逮捕她。伊娃受到了驚嚇,在抽泣,語無倫次,渴望著埃勒裡的幫助,可是沒有進展。她無助地甚至要暈厥過去。埃勒裡當時的內心很痛苦。他背對著所有人,獨自站在窗前,好像在看風景,可其實沒有。他眼神空洞,靜止得像座雕像。瑞心急火燎,他在與老奎因抗爭,他看不得伊娃受到傷害(雖然他自己並沒意識到),他激動得快要發瘋,他咬牙切齒,詛咒老奎因的愚蠢。而斯科特,作為伊娃的未婚夫,無力地依靠在門口,想著自己人生的下一步。斯科特博士想得很多,在他的生命中並不是需要伊娃而結婚,而是他需要結婚才愛伊娃。這與瑞的感情觀形成了一次沒有語言的衝突。這一段奎因安排得非常出色——所有的人,所有的情緒全都到齊了。在一種幾乎靜止的狀態下,奎因讓這裡的每一個人物的內心都真情流露。所有的這些為瑞的性格以及情緒鋪墊。好像舞台上唯一的一個追光燈打在了他的身上,大家都是靜止的,惟有瑞,來回走動,激動得不行。誰都猜到,他深深愛上了那個姑娘。在小說的第三部分,奎因以這樣的話作為結尾並且使用了人物的全名稱呼:「當她搖搖晃晃地走動起來的時候,特裡·瑞和埃勒裡·奎因跳躍到她的面前,而首先到達的是那個褐色的人(指瑞)。」

在斯科特消失的那些時間裡,在一個中國餐館,一個簡單的點菜過程,奎因的筆墨已經完全熟練駕御了瑞這個人物。瑞在個性上的一次完善已經全都體現在這個情景中。他的一舉一動彷彿能讓我聯想到生活中的一些人,是那麼地真實。也就是在這個中國餐館裡,埃勒裡推動了瑞的感情發展,或許他只是為了達成自己的目的,但埃勒裡的確不分場合地說出了瑞的真實想法。這讓在場的這對男女青年感到無所適從。此時,埃勒裡突然退身而走——這是他計劃中的一個步驟,但愛勒裡卻無意中製造了瑞理性面對自己感情,以及與伊娃的獨處的機會。他們相愛了。作者奎因仍是不忘記利用這個中國餐館為瑞的表現添加作料。中國菜的怪異名稱,以及那些中國人在一旁幽默而古怪的對話襯托著這個溫馨的小品式的畫面。接著是在老奎因的眼皮下,瑞與伊娃出逃了。這瘋狂極了。也許只有瑞這樣的人才能做到吧。也只有埃勒裡充分估計到這點,給他們安排好了所有的退路。這個情節不真實,就是因為它不是小說的邏輯要點,所以奎因更是放開了去寫。在一種非常暴笑的狀況中,老奎因和埃勒裡等人被反鎖在房間裡,眼睜睜地看著瑞和伊娃逃走。這也是為了瑞才製造的場景。瑞的情緒隨著小說的情節跌宕起伏。他的情緒與舉動就是小說主線的波動表。伊娃時刻牽動他的心。

小說進入了最後的高潮。伊娃、瑞、埃勒裡,三個人走投無路,一個是嫌疑犯,一個是同犯,一個是窩藏犯人的從犯,被警察包圍在房間裡。埃勒裡在這樣特殊的危機情況下,開始了小說中最精彩的推理部分。然而故事並沒有因此結束。作者仍有那樣的興致寫一下瑞的感情交代。他在尾聲安排了一幕滑稽的求婚鬧劇。瑞的最初表白是在中國餐館。與瑞性格格格不入的中國式氛圍中,瑞彆扭地正視了自己的真實感情,滑稽而感人。現在,在充滿浪漫色彩的法國餐館中,因為瑞大大咧咧的個性,又一次成為法國餐館中的焦點人物。「法國萬歲!」在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時候,瑞仍然滑稽地大喊口號。

故事最後仍然回到埃勒裡的痛苦中。但有了瑞這樣的人物在小說中,埃勒裡的低落也只是影響了讀者一小會兒的情緒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