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ISJUDGE CASE——埃勒裡·奎因《十日驚奇》

從表面上看這是一部敘述非常簡單的小說。幾乎是單線敘述,沒有疑點,沒有驚奇。故事從小說層面上看非常簡單。作者奎因之所以再次運用了萊特鎮作為小說的背景,是因為可以略去一般在小說中對於背景情況的複雜介紹,為的是讓故事盡量簡化,只突出這10天的概念。看完這部小說回頭想想,好像10天這個數字概念的確是在暗示著什麼。故事沒有分支,沒有意外,一切簡單到順理成章。好像這10天除了霍華德和莎麗的躊躇、焦躁、不安之外,一切都是那麼平靜。但是在這種自然發生的事件中,奎因所描述的事件的發展卻被一個個「偶然事件」在推進,這些小的「偶然事件」咄咄逼人,讓人害怕。正如奎因自己所說的,好像這些事情的連續發生太有邏輯了點。這種「偶然事件」形成的必然悲劇不僅讓小說中的埃勒裡大感不安之外,還讓讀者感受到簡單事件中的複雜隱線。這些堆積成關鍵問題的真的只是單純的「偶然事件」嗎?誰也不會在埃勒裡把自己的推理理論拿出來之前,完全猜到是怎麼回事情。Sjp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q
小說中關於埃勒裡的推理想法很有新意。也許《聖經》在美國基督教家庭中生活的人們的心中是根深蒂固的。所以他們能夠非常自然地接受奎因的推斷。但在我的角度來看,世界上任何真正的偶然事件都有可能構成犯戒。所以作者奎因一再在小說中強調這些「偶然事件」是在短短9天裡面積累而成的,讓讀者對這些「偶然」產生一定必然層面上的懷疑。在這些「偶然」中,小說裡還夾雜著一個不確定因素,那就是霍華德的失憶症,這讓偵探埃勒裡和讀者都意識到,這是這次事件中的一個定時炸彈。它什麼時候會爆炸是取決於「偶然」的。甚至文字遊戲的線索安排也是一種偶然累積的必然。作者奎因無須給出更多的提示和強調,讀者自會明白這個「失憶症」起了什麼重要的懸念作用。g/NbZ7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AM
霍華德在沉默中死去,莎麗帶著神秘的微笑死去,他們都在自責中離開了這個世界。《十日驚奇》如同萊特鎮的其他案件一樣,強化了倫理道德在兇案中的重要性。只是這個問題並不是那麼複雜,一樁簡單的亂倫案,由此牽涉出的情殺案。寓意在於迪茲幾乎做盡了好事,收養了孤兒,供窮苦的少女上學,最後卻落得這樣的一個悲劇的結局。奎因明白,道德問題即使是在一個富裕成功的家庭中也是不可缺少的,倫理支撐著家庭關係,起著重要的支柱作用。一旦倫理崩潰,物質上的東西只是一攤爛泥罷了。《十日驚奇》中沒有撲朔迷離的猜兇手遊戲,我們都明白,兇手不是這個人就是那個人了,這裡是延續了《凶鎮》時候的特色的。簡單的人數,簡單的關係,但他們之間的界限被打破了,道德界限被摧毀,剩下的是理智上的失控。在喪失倫理的走投無路中,這個家庭中的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甚至做盡了愚蠢的事情。奎因還明白,在這樁案件中,佔據重要面積的不是案件本身,而是讓家族潰亡的倫理背叛。另外,偵探埃勒裡在小說中向人性化的演變就是為了配合作者奎因的這種創作意圖。YS$myn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4
奎因的神秘主義依然作為小說亮點出現在這部作品中。迪茲的老母親的出現看似玄虛,其實是奎因讓《聖經》在小說中巧妙介入的一次安排。我想,《聖經》中的寓言可能會在這個故事中起到關鍵的作用。10,這個數字也依靠著《聖經》頻繁出現在文字中,暗示著某種邏輯聯繫。而這部小說中作者對於人物的語言、舉止的細節描寫也非常真實。在我看到埃勒裡對莎麗那超凡脫俗的微笑一見鍾情到後來因為她的一些幼稚的行為而產生厭惡感,這個對人的看法轉移的細節過程描寫得非常真實。也包括埃勒裡對其他的人的一些描述,文章中有些地方,埃勒裡是作為第一人稱出現的。讓人感覺這並非是象牙塔裡的創作。萊特鎮的故事總是給人這種共同的真實感。作者一定是親自經歷過一些與眾不同的奇事,或者這個故事本身就是幾個真實事件的拼湊,包括人物的細節在現實中一定就有其人等。莎麗的幼稚的內心與她的睿智而神秘的微笑背道而馳、迪茲那醜陋而英俊的臉龐,霍華德的好強而懦弱的個性……埃勒裡從倫理中感獲到這些人的美好,同時又在倫理被崩潰的情況下,開始有了不一樣的看法上的遷徙。文章逐漸明晰了對於埃勒裡來說,什麼是可以忍受的,什麼是不可以忍受,甚至是什麼會讓人的精神世界徹底毀滅。lb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H
這篇作品的妙處還在於明明是一場陰謀,但卻表現得那麼簡單、乾脆而自然。從表面上看,就像是一場無傷大雅的倫理劇,在書還剩下100頁的時候,我竟然在想,這不會是一個沒有兇案的故事吧?這個陰謀隨著時間——埃勒裡在范霍德家的天數的增多自然地演進著。除了埃勒裡,誰也不會發現即將發生的謀殺、即將掀起陰謀中的高潮。即使那是有難度的,但奎因還是做到了給一樁刻意的案件安排一次最不露聲色的發展。人物、場景、地點、對話,太簡單了,平凡到我們不會去注意他們。我們似乎對小說中所描述的簡單事情非常瞭然,正是因為非常瞭然,太過平常和庸俗,所以我們忽略了把這些事情聯繫起來並加以分析。它簡單到讓人沒有想法,所以才會忽略了聯繫。這是作者奎因的手段,高超的本格伎倆。他再次挑戰了讀者的邏輯盲點。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IRWY_
這部小說仍是有讓我覺得遺憾的地方。也可以說是我對它的一些困惑到現在還沒有消除。既然這個故事在小說中提到這是一個發生在萊特鎮的故事,地點指定是在萊特鎮。由於之前作者已經對萊特鎮這個特殊的場景進行了定義,然而作者並沒有在《十日驚奇》中充分利用這個小鎮的特定場景。小說中沒有涉及萊特鎮的特定性,即使我們換個「瑪麗鎮」也是可以發生這樣的事情的,這讓萊特鎮的出現缺乏了必然性。這是比較遺憾的一點。b0*d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
說到這部小說的缺點,我曾經在網絡上看到一些關於談論《十日驚奇》的討論,大概上是說,埃勒裡在偶然中發現了那段日記之後,由此才知道了真相。這樣的偶然,削弱了小說的邏輯作用。我卻覺得這並不能算是小說的不足之處。因為小說的邏輯推理部分在小說的第一部分,也就是在「第九日」這一章節,就已經完畢了。小說的第二部分是關於埃勒裡的一些倫理問題的發現,所以,發現日記的偶然性並不破壞這本書的邏輯安排。(:ra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U
最後不可忽略的是《十日驚奇》中的對於結尾部分的描寫(小說的整個第二部分)。當初在看奎因第二時期的作品《生死之門》的時候,它的結尾已經有了這樣的端倪——埃勒裡為真相而偏執。如果說《生死之門》中的埃勒裡在最後對兇手所作出的事情僅僅是對真相的偏執,那到了現在,1948年,奎因的創作已經有了進一步的成熟和發展之時,儘管最後埃勒裡仍是堅持他一如既往的偏執做法,但著中間不會只是單純的追求真相問題。小說結尾,埃勒裡喊道:「你毀了我,你明白嗎?你毀了我!」這話中定是包涵著埃勒裡對推理真相之外的重要東西的發現。是什麼呢?奎因在而後於1949年所創作的小說《九尾怪貓》中已經把這個問題闡述得非常明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