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華麗夢工廠——埃勒裡·奎因《紅桃4》

有時候我們很難在看完一部美國超級商業大片之後,對情節中的某些還具現實意義的東西進行理性思考。幸好奎因是擅長於推理寫作的,他並沒有讓那些閃閃發光的眩暈華麗遮蓋住邏輯推理的光芒。雖然小說中作者運用的很多文學修飾讓人覺得膩煩,但現在,我們不妨撥開濃重的商業迷霧,把那根起到支點作用的脊柱給抽出來。看看這次奎因在搞什麼把戲。o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5#<W
在《紅桃4》的讀後感中不涉及到一些破案線索實在是很難的一件事情。因為小說非常情節化,故事的發展被情節支配。甚至人物的性格塑造都有些不自然。這是一次關於撲克牌殺人預告的案件。在案件中,兇手一次次使用撲克牌作為殺人恐嚇預告,在這篇小說中,我初次見識到西方撲克紙牌的有趣含義。只是這種撲克含義在現實中並不普及,單作為情節上修飾的手段還不錯,但是這些含義作為破案的線索,可就一點也不高明了。聰明的作者不會這樣安排。在奎因的小說中,他總是讓線索在有意義的層面上出現。這次的撲克牌也是如此。讓書中那些畫成表格的撲克含義見鬼去吧!在推理意義上,撲克成為埃勒裡破案的關鍵。小說分為四大章。作為推理愛好者,精彩的東西無疑是從第三章開始的。埃勒裡從紙牌中找到了切入點。這不是一個平庸之舉,「不要相信你所看到的。」埃勒裡幾乎掛在嘴邊的話,在《紅桃4》中又出現了。在小說靠前的部分中這句話在非常一般的情況下登場,沒想到這是作者對看《紅桃4》的讀者的一個承諾,你會為你相信了你所看到的東西而後悔。埃勒裡的分析次次都切入要害,當他在心中默默斷定兇手人選的時候,都不是突兀的。那個時候,埃勒裡的腦子已經把千絲萬縷的線索清理乾淨了。?@F0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n
不得不承認,比起國名系列的案件,《紅桃4》是一起有趣的兇殺案。很多時候我被情節拉了過去,沒有注意到一些很清晰的思路。那些華麗的星星總是在眼前閃爍,我分不清楚哪些是必要線索,哪些是打情罵俏。在花哨的情節安排下,隱藏著許多關於破案線索的寶藏。也許是出於情節上的安排考慮,有些實際上的涉案關鍵人物,在故事中顯得無所事事,安排牽強。人物安插不是很自然。感覺兇手是被作者刻意安排出來的。然而,作者很狡猾,他又一次上演了他的拿手好戲——奎因又把兇手平凡化了。作者做得不露痕跡,很巧妙。而最讓我吃驚的是,在看完小說之後,原來那些看似多餘的人實際上都是那麼有意義的。既然情節上已經夠華麗了,那案件也不能是那麼單純的。如果沒有最後埃勒裡的追加牽涉,這部小說的推理意義實在是有點單薄。只是,我個人認為,那些「追加牽涉」在揭示案件真相之前的整個小說發展的過程中沒有起到任何明顯的推動作用,只是為埃勒裡的推理思路服務。這不是我對這種安排提出質疑,而是這個問題在於埃勒裡的破案思路。他從兇手的動機入手追查,結合紙牌殺人預告中所存在的問題,確定,只有這個人有這樣的殺人動機。而破案後的一些對不上號的剩餘問題,居然很驚人地與追查入手處的地方緊密結合在了一起。雖然這是奎因探索時期的作品,但是這種復合安排讓小說提升了閱讀價值。z)[%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K
再來看看這篇與眾不同的奎因偵探小說情節方面的安排吧。作者在小說中的很多描寫是為了豐富情節。作者很想努力營造一個具有強烈的電影概念的劇本式小說。撲克紙牌在小說中出現的創意,非常有趣。它為故事鋪上了華麗的金色地毯。看看小說的名字——《The Four of Hearts》(中譯:《紅桃4》),它具有戲劇化的多重涵義。憑我的個人想像,我來猜測幾個它的意義所在。首先,它代表了紙牌名稱。這讓人聽上去非常有吸引力。一部偵探小說與魔術中、卜卦中的紙牌聯繫在一起,好像已經有了點電影情節一樣的味道,很想讓人去看個究竟;其次,顧名思義,是指這小說中的兩對戀人。這兩對戀人是牽扯事件的主要原因。四個人都是非常相愛的,但都被捲入了可怕的兇殺案中;再次,它還暗指,笨拙地跌入愛河的埃勒裡,在小說中總共四訪傾慕對象的香閨;最後我所能想到的是,涉案的死亡人數一共為四個人,這四個人都帶有自己的想法和計劃入了土。這種對名詞上的多重涵義的設定,是小說戲劇化、情節化的標誌性表現。表明了奎因小說正式邁出了推理上的嚴格範疇界外的第一步(雖然我覺得這方面的把握仍欠火候)。^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R}
出人意料的愛情也是為了豐富了小說的情節。完全沒有性格依據,為了事件的發生,作者讓仇人一夜間變成了戀人。就像是爆發戶那樣,讓人覺得頭暈。如果說,小說中的人物埃勒裡運用自己的厭婚主義理論在想辦法拆散互相愛慕的戀人是個瘋狂的舉動的話,那作為作者的奎因也一定是瘋狂了。這無異於好萊塢的電影,幾分鐘前還在打架,幾分鐘後宣佈結婚。沒辦法,在這個時候必須要「衝動」一下。要不然,奎因該怎麼讓華麗的夢工廠開動攝影機呢?而名偵探埃勒裡更是像個戀愛中的笨蛋,典型的愛情劇中的主角。好像《紅桃4》中的埃勒裡不是我們所以為的那個埃勒裡,而是所有好萊塢電影中男主角的結合體。那個剪影是好萊塢式的偵探埃勒裡。很有意思。這個情節的安排,讓埃勒裡在包打聽帕裡斯這裡取得了關鍵信息。但我相信,作者奎因也可以安排別的情節讓埃勒裡獲得這些信息,只是奎就是突然非常想讓埃勒裡遭遇愛情。連故事中的兩對歡喜冤家都瘋狂了,名偵探何不也瘋狂一回。而作者也首次利用帕裡斯這個人物,試從一個女性的觀點角度來推測誰是兇手,並闡述了完全別具風格的原因。為小說增添了樂趣。o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Dz:RIC
小說的高潮不再單單是埃勒裡那關於奎因式邏輯的嘮叨。而是一場飛機上的打鬥掀起了劇情高潮。這是個瘋狂的驚悚故事,什麼好萊塢的先進手段都用上了。誰會讓一個名偵探單槍匹馬在飛機上與惡徒搏鬥呢?作者再次瘋狂,讓名偵探沾上鬍子,裹著臃腫的腦袋,去進行一次空中冒險。飛機會在沙漠中墜毀,埃勒裡這樣對大家危言聳聽。看到這裡我想到了兩部我非常喜愛的美國電影。一部是凱瑟林·澤塔瓊斯、朱麗婭·羅伯茨的《美國甜心》,另一部是尼古拉斯·凱奇的《空中監獄》。嗯,我的腦海中是浮現出這樣的情景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