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獄門島 第十二章

   「老朋友!你好嗎?」
    「很好!你呢?」
    「你一點也沒變嘛!」
    磯川警官和金田一耕助熱情地寒暄著。
    「怎麼可能?我可是歷盡滄桑啊!警官,你也變老了。」
    金田一耕助語帶感慨地說。
    「是啊!九年前還沒有白頭髮吶!」
    磯川警官附和著。
    「不過你現在看起來比以前福泰多了,想必是陞官加級了吧!」
    金田一耕助以一副關切的語氣問磯川。
    「薪水是多了點兒,可是以前的同事大部分都當上局長了,只有我,還是十年如一日地當警官啊!」
    磯川摸了摸鼻子,有點自嘲地說。
    「沒辦法,戰爭嘛!」
    「說的也是,這麼多年沒見,一見面就聊這些太沒意思了。對了,清水!」
    磯川警官換上一副公事公辦的面孔,對著清水發問。
    一旁的清水始終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們兩人,磯川警官的問話聲才使他好不容易回到現實中。他立刻慌慌張張地脫口回答:
    「有!」
    「這件兇案怎麼回事?已經連續有兩個女孩被殺害了嗎?」
    清水好像有滿嘴的話要講似的,但嘴巴囁嚅了半天,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看來他是知道自己誤會了金田一耕助後,緊張得講不出話來了。
    金田一耕助立刻打回場:
    「這件事我們到派出所再說吧!對了警官,這些人幹嘛一個個全副武裝呀?」
    只見下船的除了磯川警官之外,還有六個警察,大家的腰上都佩著手槍,好像嚴陣以待似的,令人有點怕怕的。除了警察之外,還有一個穿西裝的紳士,那人大概就是法醫吧!
    「金田一先生,我們剛好也有案子要辦,也就是說,即使清水不打電話來,我們也要到這島上來呢!我猜想,搞不好你們這裡的案子也是他幹的。」
    磯川警官對金田一耕助詳細地解說原因。
    「他是……」
    金田一耕助驚訝地看著磯川警官的臉。
    「是海盜。你聽清水說過了嗎?前天我們在附近的海域追緝海盜,誰料被他們逃走了,昨天我們在宇野抓到一個人。根據他的供詞,知道有個海盜已經跳海逃生,從他的口供中我們推測,逃脫的海盜不是在這座島上,就是在鄰近的真鍋島上。金田一先生,你有沒有聽到這樣的事情?」
    金田一耕助突然愣住了,他的腦中像電影停格畫面一般,浮現出在千光寺廚房裡那個吃光半桶飯的小偷。
    「金田一先生,你想到什麼了嗎?」
    磯川警官看到金田一耕助的表情,急忙問。
    「等、等一下,請兩位暫時別打擾我,我、我誤會大了,讓我想想看,如果是這樣的話……」
    金田一耕助皺著眉,瞇著眼,搔著頭,一副沉思的樣子。
    如果「小偷」先偷偷溜進鬼頭本家,然後從禁閉室裡偷走早苗替她伯父卷的紙煙,之後他又到千光寺,坐在香油錢箱前看著山下面的路,一連抽了五六根煙,過足煙癮,然後再到廚房吃光飯桶裡的飯,這也是合情合理的。
    話又說回來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小偷跟兇殺案有什麼關聯呢?
    小偷到寺院的時候,看到花子還在寺院裡,所以才把花子殺了嗎?可是時間不對呀!他又為什麼無緣無故要殺花子呢?
    按金田一耕助的推測,當了然和尚回到寺院的時候,那個大肚子的小偷一定還在寺院裡,這可以從和尚那一晚的奇怪舉止看出來。
    另一方面,花子被殺的時候,比他們回到寺院的時間還要早。就算那個人再大膽,也不可能留在命案現場那麼久。
    難道那個小偷是在大家下山之前就已經到達寺院了嗎?還是那晚金田一耕助懷疑了然和尚的言行舉止,以及認為小偷當時還在寺院裡,全部是他自己的幻覺、妄想呢?
    如果那人是兇手的話,了然和尚跟他素昧平生,憑什麼要袒護他?可是,了然和尚看起來像是確實知情,他還說什麼「不管是誰,都對瘋子無可奈何啊」的話。還有,了然和尚當時的舉動……這些問題越來越錯綜複雜,真叫人搞不懂!
    那個海盜到底是不是兇手呢?他是什麼時候到寺院裡的呢?他又是在什麼時候到鬼頭本家去的呢?如果能搞清楚這一點,對破案就會有很大的幫助。
    金田一耕助回憶起為千萬太守靈的那一晚,當花子不見了,阿勝跟早苗在家裡找的時候,曾聽到早苗從裡面傳出尖銳的慘叫聲,沒多久,又聽到瘋子的怒吼聲,大家都以為又是瘋子發病了,因此,也沒人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現在想來,這件事情有個盲點——
    瘋子平日很聽早苗的話,不管鬧得再凶,只要早苗喊他一兩聲,他就會安靜下來;既然如此,那晚瘋子發病時,早苗應該不會發出那種慘叫聲才對,而且她回到房間裡來的時候,臉上毫無血色,一雙圓圓的眼睛像是受到極度驚嚇一般,瞪得好大。
    早苗是被什麼東西嚇住的呢?難道她在禁閉室附近看到陌生男人了嗎?她看到那個人從格子門裡偷捲煙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她為什麼不叫大家來幫忙,反而還放了他呢?不!早苗不僅把他放了,而且回到客廳後,她連提都沒提,還擺出一副自己也受到瘋子的驚嚇似的,這又是為什麼呢?
    另外鞋印也是個問題。右腳有蝙蝠形花紋的鞋印,在渡廊下只找到一個,那個小庭院裡其他地方也很潮濕,應該也會留下鞋印才對呀!
    難道有人把鞋印擦掉了?這會不會是早苗弄的?早苗認識那個男人嗎?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呢?
    「警官,警官!那跳海的男、男人到底是誰?」
    金田一耕助把腦袋中的問題整理了一遍以後,像發現了重點似的,搔著頭結結巴巴地問。
    「很遺憾,我們也不清楚。宇野抓到的那個海盜也說對這個跳海的人不太瞭解,因為這人是最近才加入的,名字叫山田太郎,誰也不曉得這名字是真是假。」
    磯川警官臉上帶著有點遺憾的神情看著金田一耕助,接著他又說:
    「這人是個三十歲左右、體格強健的年輕人,曬得黑黑的,看樣子是最近從南洋復員的軍人。除了穿著軍服、軍鞋外,身上還帶著槍和很多子彈,他跳海的時候,大概怕把槍跟子彈弄濕,還把這些東西放在皮兜裡,頂在頭上,是個很難纏的傢伙。對了,金田一,你懷疑這個傢伙已經潛入這座小島了嗎?」
    磯川警官說完,不放心地問了一句。
    「是的,我懷疑他跟這個案子有很重大的關係。清水,要是他潛入本島,你想他會躲在哪裡呢?」
    金田一耕助看看礬川警官,又看看清水,彷彿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只是不太確定答案是否正確罷了。
    「我想,大概是躲在折缽山吧!」
    清水冷靜地回答。
    「折缽山就是干光寺對面的那座山,那裡有從前海盜留下的山寨,還有戰爭時期的防空監視所、高射炮陣地,同時還挖了很多像迷宮似的洞。我想,那裡是最適合躲藏的地方了。」
    清水清了一下喉嚨又說:
    「警官!剛才聽了您的談話,讓我想起一條線索。昨天晚上可能有人見過那個海盜,原先我不相信,照您的說法看起來,應該是那個海盜沒錯。」
    「是誰看到的?」
    金田一耕助驚疑地看著清水。
    「村瀨醫生,這醉鬼不僅看到他,而且還跟他打了一架。」
    清水十分肯定地說。
    「啊!我明白了,難怪醫生的手會掛在脖子上。
    金田一耕助露出大惑初解的神情。
    「就是啊!醫生打不過他,還被他推到懸崖下,跌斷了左手,起初我以為是醫生喝醉酒,自己掉到懸崖下,為了這丑才編個謊話來騙我呢!現在我才相信這島上真的有人潛入了。」
    清水瞪著一雙眼睛,心有餘悸地說。
    三人邊走邊說,不知不覺已經來到派出所門口。他們一回頭,只見身後竟跟了一長串人,簡直像送殯的隊伍一樣。
    金田一耕助看了看磯川警官說:
    「警官,你是先去看屍體呢,還是先聽清水介紹昨天晚上案發的細節?」
    磯川警官歪了一下頭,考慮一會兒後說:-
    「我想在看屍體之前,先知道事情的經過。對了,屍體現在在哪裡?」
    「已經送回家了。喏,就是對面懸崖上那座像城堡似的宅邸,那就是鬼頭本家的房子。」
    金田一耕助指著本家的房子,對礬川警官說。
    「喂,你過來!」
    磯川警官把其中一個警察叫來說:
    「你先帶法醫去驗屍。法醫,麻煩你了。」
    在警察的引導下,法醫往鬼頭本家走去,而剩下的三人則進了派出所。
    有趣的是,不只是都市人愛看熱鬧,小島上的人更愛看熱鬧,派出所四周擠滿了男女老少。
    這時,正好是午餐時間,警察們打開自己的便當;金田一耕助也老實不客氣地接受清水的款待。
    巡警夫人阿種憑著女性的直覺,很快就發現丈夫大變樣了,對金田一耕助特別慇勤,使她覺得好笑。而這頓飯,金田一耕助竟吃得特別香,此刻他才想起來,原來自己從早上起床後,就沒吃過什麼東西!清水忘了,他也忘了。
    一興奮起來就會口吃的金田一耕助,在他冷靜的時候思緒是條理分明的。和磯川警官面對面坐下後,他把到獄門島之後,一直到前天晚上的點點滴滴,清楚詳盡地對磯川警官說明。不過,他有意省略了千萬太的遺言,因為他隱約覺得目前不是明說的時候,似乎一旦說了出來,就會替島上的某個人帶來困擾似的。
    雖然磯川警官屢次想插嘴詢問,但金田一耕助不給他機會,一說完就馬上把話題引開。
    「警官,其實我真的沒有資格談昨天晚上的事。我大概是前天晚上太疲倦了,因此一躺下去,就睡得不省人事,直到今天早上才知道島上又出了兇殺案。」
    金田一耕助對雪枝死在吊鐘下的事情,起初的確是一無所知,他望了望清水,對磯川警官這樣說。
    「你居然會睡得不省人事?」
    磯川警官懷疑地問。
    「關於這一點,是我誤會了。在說明這件事之前,可否請警官告訴我,這位金田一先生到底是什麼人呢?」
    清水露出一臉困惑與無辜的神情問。
    「我前天晚上沒告訴你金田一是什麼人嗎?」
    磯川警官對清水的詢問難以理解,並厲聲斥問。
    「有啊!好像是某個重大案件的嫌疑犯……」
    清水吞吞吐吐,想說又不敢說,望著磯川警官時仍是一臉無辜的樣子。
    「這位金田一先生是重大案件的嫌疑犯?」
    磯川警官先是瞪大了眼睛,狠狠地看了清水一眼,接下來就捂著肚子笑得前仰後翻。
    「喂,清水,你到底在搞什麼?這位金田一啊……」
    磯川警官簡短地說明他和金田一的關係,接著又問:
    「你到底對他怎樣了?」
    「因為我聽警官把他說得像是個通緝犯似的,再加上我一回到島上,就發生那件案子,為了以防萬一,昨天晚上我就把他關到拘留所裡了。」
    清水的聲音越說越小,一張臉紅通通的,羞愧得恨不能鑽進洞裡去才好。
    「你把他關進拘留所?」
    磯川警官像是確認罪犯似的,瞪著眼睛問清水。
    「這可是很有趣的經驗喲!」
    金田一耕助笑了笑,接著立刻正色說道:
    「這也怪我不好,是我故意講些沒頭沒腦的話,難怪清水要懷疑我,我是自做自受嘛!但是話又說回來,我總不能王婆賣瓜、大言不慚地說我是著名偵探,對不對?」
    金田一耕助這時又爽朗地笑了起來。
    磯川警官原本是板著臉的,聽到金田一耕助開心的笑聲,也忍不住跟著笑道:
    「哈哈……真受不了你這個老實頭。算了,清水,金田一不會記仇的,你不用放在心上啦!現在先聽你講昨晚的命案吧!」
    磯川警官一提到「命案」,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
    「是!」
    清水緊張地用手背擦去額頭上的汗水,然後東一句、西一句,結結巴巴地說著昨天晚上的情況。
    但由於他結巴得太厲害了,如果不是磯川警官或金田一耕助不時提出重點話題,根本就弄不清楚他究竟在講什麼。
    清水的確很緊張,一來是自己昨天晚上不該關押金田一耕助;二來則是現場聽眾是全縣有名的老狐狸警官,以及連那個警官都另眼相看的名偵探!
    噢!上帝!眼前這個男人頂著一頭亂髮的邋遢樣,居然還是大名鼎鼎的偵探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