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獄門島 第十三章

   一、清水把金田一耕助關在拘留所之後,馬上到鬼頭本家去。這時候是六點半。本家裡有阿勝、早苗、月代、雪枝姊妹,還有了然、了澤。雪枝那時候還在本家,清水不僅看到她,還跟她說過話。
    二、七點半左右,村瀨醫生跟荒木村長、竹藏相繼來到,這時就發現雪枝不見了,阿勝跟早苗又找遍整座房子,還是沒看到她,於是大家又開始感到不安。因此,大家決定分頭找雪枝,那時候大約是八點半左右。
    三、清水跟荒木村長一組,竹藏跟了澤一組。醫生又喝醉了,了然和尚要他留下來,可是他不聽,一個人跑出去。像昨晚那種天氣,了然和尚的風濕症又發作了;再說大家都出去了,除了瘋子,屋裡就只剩下女人,因此清水請了然和尚留下來,月代更怕得拉著了然和尚不讓他走。
    四、大家離開本家,來到坡路上,天空雖然一片漆黑,卻還沒下雨。四個人來到往千光寺的那條盤山小路下面,竹藏跟了澤要到寺裡去查看,因此他們就在那裡分手;清水跟荒木村長順著那條坡路往前走,來到天狗鼻旁邊,看到吊鐘就放在天狗鼻台地上,清水拿出手電筒查看吊鐘四周的時候,沒有看到那件和服。
    金田一耕助這時候插口說:
    「且慢,你走到吊鐘旁邊去看了嗎?」
    「沒有,我只是在路邊用手電筒往岩石上面照,看到那口吊鐘,我拿手電筒從吊鐘上面照到下面,確實沒看到那件和服。金田一先生,你在現場也看到了,那件和眼的袖子都伸到路這邊來了,應該會看到才對,而且當時不只是我,就連荒木村長也沒看到。
不管是誰把屍體放進吊鐘裡,那一定是在我們經過之後才放的,這一點我可以肯定。」清水乾脆地說。
    「謝謝,請繼續說下去。」
    金田一耕助聽完清水的話,點了點頭。
    五、因為岩石上毫無異狀,清水跟村長就下了天狗鼻,前往分家。這時,雨開始稀稀落落地下起來,風也增強,浪濤洶湧。在分家見到儀兵衛、志保、鵜飼三個人;儀兵衛跟志保好像是喝了酒,兩個人身上都散著酒氣味,三個分家的人都說不知道雪校在哪裡,也沒看到過雪枝;鵜飼從千光寺回來之後,再也沒有出過大門一步。
    「正當我站在分家門口問他們這些話的時候,突然聽到很奇怪的聲音,好像不遠處有人在喊救命似的。昨晚刮的是西風,因此可以聽得很清楚。我跟村長都嚇了一跳,趕忙從玄關跑出去。儀兵衛、志保和鵜飼也慌忙穿著木屐,跟在我們後面跑了出來。我們五個人就在風中跑著,這時又聽到兩三聲呼救的聲音。我就對村長說,這聲音聽起來好像是村瀨醫生,大家也都說好像是。」
    清水一口氣說到這裡,抬頭看了看磯川警官和金田一耕助,又喝了口水,繼續說:
    「村瀨醫生喝醉了,沒有派任務,叫他留在本家陪和尚和阿勝他們,想不到那傢伙跑出來亂逛,扯著迷迷糊糊的嗓子,根本聽不清楚他在講什麼,不過聽他那鬼喊鬼叫的聲音,看起來事情還蠻大的。因此我跟村長就迅速衝出分家。我想,分家也許覺得既然是雪枝的事,他們也不能袖手旁觀,因此也跟著我們跑了出來。」
    清水說得十分清楚,卻只見金田一耕助不斷地搔著頭,然後伸手制止他,說:
    「等、等、等一下,這時候儀兵衛、志保和鵜飼,他、他們三個都跟來了嗎?」
    金田一耕助一興奮,就又開始結結巴巴了。
    「是的,他們都跟來了。不久我們站在長屋門前面,又再仔細聽了聽,那聲音似乎是從盤山小路下面傳來的,因此我們就趕快往那邊跑去。」
    清水把重點再解說得清楚止些。
    「這時候,你們又經過那個吊鐘旁邊了嗎?」
    磯川警官插嘴問了一句。
    「當然,我們必須經過那裡才能走到盤山小路去。」
    「那時候你有沒有再看一次吊鐘?」
    金田一耕助好像為了確定什麼,特地又問了清水一遍。
    「沒有,根本沒有那個時間,再說我們急著往前面跑。」
    清水搖了搖頭。
    「剛才你說過下雨了,那附近又很暗,如果不用手電筒去照的話,根本就看不見那個吊鐘吧?」
    金田一耕助老是圍繞著「吊鐘」再三查問,搞得磯川警官一頭霧水。
    「是的,因為先前已經查看過吊鐘,並沒有什麼異狀,因此我們就匆匆忙忙地走過吊鐘旁,然後向醫生求救的方向跑去。」
    「等、等、等一下,你第一次查看吊鐘的時間大約是幾點鐘?」
    金田一耕助彷彿找到了什麼關鍵,眼神一下子變得清亮了許多。
    「我們離開本家分頭去找雪枝的時候是八點半,查看吊鐘的時間大概是八點四十分左右吧!」
    清水想了一下,謹慎地說。
    「然後你就直接去分家了嗎?你在分家大約耽擱了多少時間?」
    金田一耕助緊追不捨地問。
    「我想最多十分鐘左右。」
    清水想了想才回答。
    「這麼說,你從那塊岩石到分家之間要花兩分鐘,往返四分鐘,換句話講,你們第一次查看過吊鐘之後,到第二次回過那裡的時候,大約有十四分鐘的空檔。對了,雨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下的呢?你說過你們從岩石下來,往分家途中就下起雨來了。」
    金田一耕助一邊分析,一邊查問,讓清水感到應接不暇。
    「啊!不,還要更早一些。在我們查看吊鐘的時候,雨就稀稀落落地開始下了,因此我們才匆忙下坡的。」
    清水更正下雨的正確時間,看著金田一耕助的臉,一雙眼睛略顯迷惑。
    「那時候雨有多大?」
    「並不大。我記得第二次經過吊鐘旁邊的時候,雨才突然變大了。」
    「那場雨下到什麼時候呢?真遺憾,昨天晚上我睡得太沉了。」
    「黎明左右就變小了。對了,儀兵衛、志保和鵜飼他們三個人發現吊鐘下露出長袖和服來通知我的時候,雨還稀稀落落地下著。」
    清水實在搞不懂金田一耕助為何老是對「下雨」的事問個沒完。
    「發現和服的居然是分家那三個人?那時候雨確實還在下嗎?」
    「是,還在下。我一聽到通知,就立刻冒雨跑去。」
    清水被金田一耕助問得滿頭大汗,彷彿那場雨是清水讓老天爺下的一樣。
    磯川警官一直默默地聽這兩人談話,這時他也感到十分納悶,忍不住插嘴問道:
    「金田一,你很在意下雨的事,是不是有什麼……」
    磯川警官的話還沒說完,立刻被金田一耕助打斷。
    「沒錯……」
    金田一耕助又把頭搔得像雞窩似地接著說:
    「剛才我聽清水說的時候,突然想到一件怪事。我記得吊鐘吊起來的時候,雪枝的屍體幾乎是乾的。當然,伸在吊鐘外的袖子是濕的,可是其他部分幾乎是乾的。」
    金田一耕助喝了口水之後,繼續說:
    「因為前天也下雨,所以那岩石附近昨天一整天都是濕濕的,如果兇手要用槓桿原理把吊鐘撐起來的話,就必須把雪枝的屍體放在岩石上面,因此,她的和服背部接觸到地面的部分才會濕濕的,可是其他部分都是乾的,甚至連頭髮都沒濕,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磯川警官跟清水都很驚訝地看著金田一耕助的臉。
    沉默半晌之後,清水結結巴巴地說:
    「莫非這屍體是穿著防雨斗篷來的嗎?」
    「屍體的背部不只是濕了,而且還沾到泥巴。要從那麼小的縫隙中把屍體塞進吊鐘裡的話,不管是用什麼巧妙方法,都得花不少時間。那段時間為什麼沒把屍體弄濕呢?清水,當時雨下得相當大嗎?」
    金田一耕助對「下雨」以及雪枝屍體未受雨水淋濕這兩件事一直不放鬆,因此他又再次向清水確認一次。
    清水用力點頭,神色更加驚駭。
    「原來如此,這倒是挺奇怪的。金田一,關於這點,你有什麼看法嗎?」
    磯川警官問道。
    「我想,大概是清水跟村長第一次離開吊鐘旁邊,前往分家去的那段時間,大約有十四分鐘左右,兇手把屍體放進吊鐘裡去的。因為這點時間足夠讓兇手做完那些事情。清水,那時候雨還沒下得很大吧?」
    金田一耕助一邊推測,一邊問清水。
    「剛才我也說過了,雨是稀稀落落地下著,等我第二次經過吊鐘旁邊的時候,雨勢才開始變大。金田一先生,這麼看來,兇手在我們查看吊鐘時,他就在附近某個地方等著嗎?」
    清水想繞開下雨的事,換了角度和金田一耕助探討案情。
    「是的,而且還背著屍體。」
    金田一耕助愁眉苦臉,百思不得其解地歎了口氣說:
    「雪枝被殺比醫生呼救的時間還要早。據推測,雪枝是六點到七點期間被殺的,退一步說,就算雪枝是在七點左右被殺的,兇手為什麼不怕麻煩與危險,非要等到八點四十幾分才把雪枝的屍體塞進吊鐘裡?」
    「哼!」
    磯川警官從鼻子裡面噴了一口氣,似乎這世界上最棘手的事經由這麼一噴,就會立刻解決掉。
    「不管是第一件或第二件案子,聽起來都像是瘋子干的。」
    「是啊!警官,簡直瘋狂極了。對不起,打斷你的話了,清水,請繼續講下去。」
    金田一耕助附和著磯川警官的話說。
    「然後,我們再經過吊鐘旁邊的時候,雨下得更大了,嗯……下得很大,我們在大雨中往有求救聲的方向跑去,在盤山小路下面,遇到從寺院下來的了澤跟竹藏,他們兩個也是聽到醫生的喊叫聲才跑來的。我們都向求救聲音的方向跑去,發現是醫生躺在山谷中呼喊,我跟竹藏就到下面去,把醫生救起來。他的左手骨折了,搖搖晃晃的,不知道是在哭還是在罵,不斷地大聲嚷嚷,我們都被嚇住了。」
    清水一口氣說到這裡,金田一耕助突然伸手示意他暫停,然後,對磯川警官說:
    「醫生就是在那時候看到那個奇怪的男人。」
    接著,他又問清水:
    「醫生為什麼要離開本家呢?」
    「他說是去愛染桂那裡。」
    「愛染桂?」
    金田一耕助跟磯川警官不約而同地瞪大了眼睛看著清水。
    「是啊!前一天晚上,花子就是因為找到鵜飼放在愛染桂洞裡的信,才離開家的。大概醫生也想到這一點,心想今晚雪枝偷偷出去,是不是也跟愛染桂有關呢?他不顧和尚跟早苗的勸阻,搖搖擺擺地離開本家出去了。」
    「那後來呢?」
    「金田一先生,你也知道,愛染桂在半山谷裡,醫生沒有看到愛染桂有任何不尋常的地方,洞裡也沒有鵜飼的信,就在他繞著愛染桂查看的時候,突然聽到從本家那個方嚮往山谷這邊傳來的腳步聲。」
    清水把他當時詢問醫生的詳細情形又描述了一遍,這時,金田一耕助插嘴問:
    「那腳步聲聽起來,確實是從本家傳來的嗎?」
    「醫生不只是這樣講,而且還說事後回想起來,那腳步聲好像是從本家後面那扇木門傳出來的。我說過,昨天晚上刮的是西風,本家在山谷的西邊,因此即使是很小的聲音,還是可以聽得很清楚的。」
    清水把腳步聲為什麼會很清楚的原因分析了一下。
    「從本家後面的木門發出的?」
    金田一耕助嚇了一跳,盯著清水看,腦子裡忽然閃現出在禁閉室裡的那個瘋子。
    「就是啊!留在本家的除了了然和尚、早苗、阿勝、月代之外,就是那個瘋子,這些人之中不可能有人單獨離開。醫生感到十分納悶,那腳步聲聽起來不像是穿木屐的聲音。他就從山谷往上爬,等那人走過來時,他大聲喊叫,那人像是嚇了一跳,拔腿就跑,醫生便拚命在後面追。」
    清水猶如身臨其境,講得有聲有色。
    「接著……他們就打了起來?」
    「是的,他們打鬥了一會兒,畢竟醫生年紀大了,再加上又喝醉酒,當然打不過對方,還被反扭著手推到谷底,因此才把左手弄斷了。」
    清水說到這裡,似乎沒話可說了,他默默看著金田一耕助與磯川警官。
    金田一耕助點著一支煙,邊吐著煙圈,邊默默地思考著;磯川警官也是一副想不透原因的樣子。
   還是金田一耕助打破了沉默。
    「醫生看到那男人的臉了嗎?」
    「昨天晚上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什麼東西,倒是在打鬥的時候,他感覺到那人穿著洋服,體格相當不錯。」
    清水把醫生告訴他的話轉述一遍。
    「那人後來往哪個方向逃走的?」
    「這一點,醫生也不知道,他被推下山谷還沒什麼,可是手斷了,痛得差點讓他昏過去,因此他沒注意那麼多。」
    「那人會不會正巧背著雪枝的屍體走過來?」
    磯川警官問。
    「這我也想過。根據醫生的供詞,那人的確沒有扛著東西,只不過……」
    清水有點故作神秘地停了停,磯川警官迫不及待地追問:
    「只不過什麼?」
    「在他們打鬥的時候,他碰到對方的腋下,感覺到那人挾著大方巾之類的東西。」
    「大方巾?」。
    金田一耕助疑惑地皺著眉頭問。
    「醫生是這樣講的。後來因為醫生受傷了,我們只好先回本家。剛到本家就看到了然和尚跟早苗一臉擔心地在玄關前面等我們,我們把醫生托付給他們後,就立刻又跟竹藏離開了。」
    「嗯,這時候分家那三個人呢?」
    金田一耕助像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問清水。
    「他們呀,不只是跟著我們一起到本家,還很難得地一直待到早上。或許是他們全身淋得濕濕的,也或許是真的擔心雪枝,才沒有馬上離開吧!不管他們究竟存的什麼心,反正他們是在本家待到天亮的。」
    清水把分家那三個人的舉動和行蹤,夾敘夾議地向金田一耕助介紹著。
    「嘿!」
    金田一耕助突然眼睛發亮,精神也興奮了起來,他抓著頭說:
    「這樣一來,昨大晚上除了本家之外,了然、了澤、荒木村長、村瀨醫生、竹藏、清水,以及分家的三個人,大家都到齊了嘛!而且都待在本家直到早上嗎?」
    「是的,都在那裡。我跟竹藏把醫生交給了然和尚後,馬上去找和醫生打架的那個人。然而雨勢越來越大,到處都黑漆漆的,我們只好回來。」
    清水怕金田一耕助有所誤解,特別交代了自己的行蹤。
    「然後你們就一直待在本家?」
    「是的。」
    「那麼,在這段時間有沒有誰離開過本家?」
    金田一耕助嚴肅地問。
    「絕對沒有!大家都待在那個十坪大的房間裡,當然這段時間有人去上洗手間,女人們倒是為準備宵夜而進進出出的;並沒有人到外面去。」
    「我的意思是,你跟竹藏去找那個和醫生打架的人的時候,大家都在本家嗎?」
    金田一耕助再次問。
    「我想應該都在吧!何況我們很快就回來了,那麼短的時間內,如果有人出去,我不會不知道的。」
    清水十分肯定地說。
    「那好,我再問你:剛開始你們分頭去找雪枝的時候,本家裡應該只有了然和尚跟早苗、阿勝、月代這四個人,他們之中有誰到外面去過?」
    金田一耕助不放心地問。
    「絕對沒有,關於這點,我也問過了,的確沒有人出去過。」
    「謝謝」 
    金田一耕助笑著對磯川警官說:
    「這下子,一干人等都有不在現場的證明。」
    磯川警官覺得這件事情越來越棘手了。
    但金田一耕助馬上又接著對清水說:
    「但有一個人沒有明顯的不在場證明。」
    「是誰?」
    磯川警官像被針刺到一樣,猛然站了起來,大聲問。
    「是禁閉室裡的那個瘋子。清水,昨天晚上你不可能從頭到尾一直注意著那個瘋子吧?」
    金田一耕助的臉上現出得意的笑容。
    「金田一先生……」
    清水十分驚訝。
    「哦,別緊張,我只是不排除那個瘋子也有可能做案。」
    金田一耕助對清水的反應並不感到意外。
    此後,三個人之間瀰漫著一股無法言喻的沉默氣氛。
    清水幻想著瘋子逃出禁閉室,腋下挾著被勒死的雪枝屍體,在暗夜的山路上狂奔……
    雪枝那件色彩鮮艷的和服,像傳說中地獄裡黑白無常般的瘋子,那種令人一想起來就毛骨悚然的對照,以及瘋子一臉的怨恨與邪惡,在黑夜的冷雨和陣陣強風中,拚命地狂奔著……
    「清水,請繼續說下去吧!」
    金田一耕助打斷了清水的幻想,清水像是極力推開幻想中的地獄圖一般,搖了搖頭,揉揉眼睛說:
    「抱歉,我想得離題太遠了。昨天晚上我們就在本家坐到天亮,不久分家那三個人就回去了。外面還有一點像霧般的小雨在下著,一會兒,分家那三個人一臉驚駭地跑回來,說看到吊鐘下面壓著一條女孩和服的袖子,因此我們全都跑去看。這就是昨天晚上案發到今天為止的事情經過。」
    清水說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像要把一肚子的夢魘都吐出來似的。
    「搞不好是分家那三個人趁回去的時候把屍體放進去,然後再跑回來。」
    磯川警官想了想,看了金田一耕助一眼說。
    「不可能,從他們離開到再回來本家之間,只有很短的時間。那麼短的時間內不可能把吊鐘撐起來,再把屍體放進去的。再說,島上漁夫們都起得很早,那時候天已經大亮了,無論從海上或港口都能清楚地看到那裡,那樣做的話,很可能會被人看到的。」
    清水把島上漁民的作業時間向磯川警官作了說明。
    磯川警官嗯了一聲表示同意。
    不久,縣刑事保又派來第二艘汽艇。這次來的有刑事課請來的木下博士和他的助手,另外還有檢察官和鑒別組的人,他們要來解剖屍體。
    「辛苦各位了,前田法醫正在勘驗屍體呢!」
    磯川警官對這些同事寒暄著。
    「是嗎?那順便請前田也來幫忙吧!聽說有兩個人被殺?」
    「沒錯,而且還是一對姊妹呢!這真是樁可怕的案子。」
    磯川警官和木下博士寒暄著,金田一耕助就站在他們後面,神情茫然地聽他們對話。
    在前往鬼頭本家途中,金田一耕助好像想起什麼事情,突然抬起頭來,側著臉向並肩而行的清水問:
    「清水,你說你是昨天六點半到本家的?」
    「是啊!我記得很清楚,到那裡的時候,還無意間瞥了一下手錶。」
    「你的手錶准嗎?」
    「應該准吧!我每天固定與收音機對時。就算它不准,頂多是差一兩分鐘。金田一先生,你究竟想知道什麼?」
    「那時候本家的收音機是開著的嗎?」
    「收音機……」
    清水一臉不解,看著金田一耕助問:
    「收音機怎麼了?」
    「如果收音機開著的話,你一進玄關就會聽到。昨天晚上你聽到了嗎?」
    清水歪了歪頭,略略思索後說:
    「沒聽到,收音機好像沒開。」
    「你們去找雪枝的時候大約是八點半左右,那段時間有沒有人開收音機呢?」
    清水越發感到不可思議,但還是肯定地說:
    「沒有人開收音機啊!」
    「你肯定嗎?」
    「肯定沒有。如果有的話,我不會沒聽到的。金田一先生,開不開收音機跟這次的案子有什麼關係呢?」
    走在前面的磯川警官也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搔了搔頭說:
    「六點三十五分的時候,沒有任何人開收音機,那就奇怪了,那段時間應該是播放復員船班次的時間,早苗在等她哥哥阿一返鄉,因此,她每天都要固定收聽復員船班次。昨天居然忘了?還是故意不聽呢?我就是想不透為何沒開收音機這一點。」
    金田一耕助抬頭望著天空上的什麼東西,不知道此時他心動中究竟在想些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