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718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當線索變成阻力——埃勒裡·奎因《羅馬帽子之謎》

《羅馬帽子之謎》中所發生的案件是說,在一個正在上演緊張的舞台劇的羅馬劇院裡面,發生了一起神秘的毒殺事件。死者曾經與多人結下冤仇,這讓奎因父子始終無法對犯罪嫌疑人進行最後的確定。而現場身著晚禮服的死者身上失蹤的絲綢質地的大禮帽更是讓人覺得蹊蹺,奎因父子覺得這頂帽子一定隱藏著非常重要的秘密。然而這頂帽子就這樣在劇院裡人間蒸發了……&Mmt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eP,
這是一個既很典型又非常有特色的推理故事。它的典型在於,小說中消失的線索——死者的絲綢質地的大禮帽,以及偵探對N個嫌疑對像展開窮追不捨的觀察與偵訊。和所有的本格推理小說一樣,每個人都好似嫌疑犯,所有的人均有太多的共同因素。這兩大塊的問題成為構成《羅馬帽子之謎》的主要構架。這是作為推理小說來說是必要的成份。然而,是什麼讓這部典型的本格推理小說讓埃勒裡·奎因一夜成名呢?顯然,「消失的線索」也好,嫌疑人的共性特徵也好,單這些是不能造就優秀的推理小說的。《羅馬帽子之謎》相較於同一時期別他作家初出茅廬的同風格作品來說,勝在它在本格領域的案件設局特色。奎因雖然在詭計設計方面並不是先驅,但這個故事的詭計合理、可行而又難以讓人識破,可謂是一次高貴的設計。消失的線索,平白無故地消失了,那頂消失的帽子一開始就成為了破案的焦點。這個詭計並不華麗,就像是阿加莎·克裡斯蒂的《「大都市」酒店珠寶失竊案》那樣樸實。只是奎因用小說證明,詭計的實現與識破也是必須依靠嚴密的邏輯推理的。有時候我們能看穿詭計,但在那之前,沒有經過邏輯推理的話,那麼,離詭計的登場還有相當的一段時間。詭計被依附在邏輯推理的基礎上,可能,詭計有時候在一些推理小說中的作用是破案的阻力,對讀者造成懸念。而在《羅馬帽子之謎》中,在那個消失的帽子之前,對讀者造成懸念的,是關於嫌疑人的共性排查。!Z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
奎因對推理抽絲剝繭般的偉大在於他在《羅馬帽子之謎》中對案件線索的兩個處理角度。他把關鍵的線索隱沒在平凡中,我們很難在一堆樹葉中尋找我們要的那片——《四簽名》中的福爾摩斯先生定是給了奎因這樣的啟發。推理小說所要表達的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是偵破希望比較微弱的事件。有很多的推理小說,看似「詭計多端」,華麗無比,事實上,按正常的邏輯來判斷,很多這樣的案件是無法被偵破的。這顯然不是奎因的風格,奎因的「可惡」在於,他總是把很多無用的線索一起扔到小說中,描寫得細緻入微,而實際上,只是埃勒裡正在進入誤入歧途的偵破階段而已。到處是線索,不但讓讀者看得越來越神經兮兮,也讓真正的線索像鯰魚般一滑溜走了。這就考驗我們抽絲剝繭的能力了,當然奎因在這一方面是無人能及的。這是他的長項。一個頭腦清晰、受過專業訓練的偵探,懂得如何在一堆雜亂的線索中尋找自己所需要的那些。我們該從奎因那裡學會認定什麼是肯定沒有必要的線索,哪些肯定是自己所需要的線索。《羅馬帽子之謎》中大堆的線索,至少對我來說,是一堆大麻煩。^&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myuPYl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iejk5H
這是奎因「國名系列」的特色。在埃勒裡的案件中,他總要進行人數排查。這是相當有意義的例行公事,在「國名系列」中是必不可少的。因為「挑戰讀者」這一章節的關係,作者必須通過這些人的口供為讀者提供長長的讓人頭暈的線索。案件的線索在這本書中其實有很多,線索太多,頭緒太多,奎因父子無從著手。這是奎因對這部小說中的線索的一個處理角度——足夠數量的嫌疑人。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在這個龐大的羅馬劇院演出大廳裡,一個人被謀殺了。這個期間,沒人出去也沒人進來。這是一個龐大的密室,而在這個密室中有太多太多的涉案人。劇院的工作人員,劇院的負責人,佔大部分數量的觀眾,正在參加表演的演員……如果我再轉轉腦子,說不定我還能再列出更多。而在這些數量可觀的觀眾中,有不少人竟然與死者有著密切的關係。這樣的本格陣容,真是既讓人興奮又讓人覺得頭疼。好的,奎因會告訴你,一個龐大的詭計,在邏輯推理面前是多麼的無力。他試圖在人與人之間尋找到更多的關聯,先劃下即定範疇。這些人,這些所有的,在案發時間在劇院裡的人,沒有一個人看見了反常的想像,他們看到的事情都是非常平凡的事情。連奎因父子也沒能從這些偵訊的口供中獲得些什麼。熟悉奎因前期小說風格的讀者一定會有所瞭解,奎因往往會在前期的小說中安排2——3個章節來整理思路,當然有一部分的思路與最後的真相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在這些重要的章節中,當平凡的瑣碎之事被組合起來,被對比起來,我們和奎因都會得到收穫。(不可否認,奎因總是賭注勝利的那一方。)?B#9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KrC
另一個奎因對《羅馬帽子之謎》中線索的處理角度是那頂消失的帽子。這個處理角度包含了一些小說中詭計的設計。去做一個建立在邏輯上的詭計設計,奎因選擇了在小說的一開始就把這頂讓大家都非常有興趣的帽子給藏了起來。死者臨死前掙扎地說明了自己是被人殺害的,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意外的線索了。對,唯一的線索就是這頂已經消失的帽子。這意味著什麼呢?奎因從這裡展開了推理的兩個分支。一個是「為什麼帽子是破案關鍵」,另一個是「帽子在哪裡」,即「帽子是怎麼憑空消失的」。按照推理,我們發現死者其實與帽子有著很大的關聯,甚至是金錢關聯,性命關聯。表面上,那是一頂帽子,它消失了。接下來,奎因安排了一個這樣的過程:H3
「排查——揭開帽子的秘密——尋找死者更多的帽子——排查——帽子只可能在一個地方」Ob92v
奎因不是因為一個夢的啟發,也不是突然的恍然大晤。對於這個惱人的帽子消失的鬼把戲,奎因運用排查與推理的手段推進案件的偵破。而詭計在這部小說中的地位只不過是一個搜查阻礙——兩個障眼法,很合理,也很出人意料。詭計並不影響小說的推理難度,詭計只是增加了舉證難度。無論是排查過程中的推理,還是詭計的破解,線索居然成了《羅馬帽子之謎》真正的阻力。Vz>x5e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7qQ{N
在《羅馬帽子之謎》中,奎因沒有就劇院這個案發現場是否構成密室進行明確的說明。這是奎因狡猾的地方。關於密室的概念,在小說的線索部分被寫得很曖昧。當我知道丹奈先生總是喜歡對小說初稿用刪節的手段讓小說顯得更為「神秘」時,我想,關於我們和奎因的挑戰遊戲將會越來越有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