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淺談推理小說傑作選

而在同一年,推理評論家石川喬司也選了二十部西洋推理。其中的第一名是柯南·
道爾的《福爾摩斯探案系列》、第二名是卡斯頓·勒胡的《黃色房間之謎》,《童謠凶殺案》屈居第六,而在《週刊讀賣》榜上無名的《殺意》(法蘭西斯·艾爾斯)與《人頭》(喬治·奚孟農)則分屬第八與第九。

  這時候我才終於一解長久的疑惑,原來星光推理小說排行榜的書單,是從以上這兩個來源,由出版社的編輯任意調動順序而成的啊!

日本票選取向

  當然,《週刊讀賣》在那時並不僅只舉辦西洋推理小說的票選,另外也有日本推理最佳作品二十名。其中的第一名是松本清張的《點與線》、第三名與第四明是橫溝正史的《獄門島》和《本陣殺人事件》、第六名則是高木彬光的《紋身殺人事件》。

  而在一九七八年時,雜誌《幻影城》則拉長了最佳作品的書單。先由編輯部選出大約三百篇候補作品,然後再請當時著名的評論家大內茂男、權田萬治和中島河太郎,共同選出九十九本最佳日本推理長篇作品;一九八五年時《週刊文春》更邀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日本冒險小說協會、各大學推理小說研究社團等一共一千三百多人,共同投票選出一百本!

  反之,若將範圍縮小到大學推理小說的研究社,同樣也會發現他們也會由社員票選自己團體的最佳作品。譬如創作風氣盛行的京都大學推理研究社(綾十行人、麻耶雄嵩即出身於此),就曾在社刊《蒼鴉城》中獨斷地只選出正統解謎的本格派作品,比如島田莊司的《占星術殺人事件》、笠井潔的《Bye-bye、Angel》等,強烈地宣示他們與眾不同的愛好。

  事實上,如同暢銷書排行榜一樣,許多作品之所以受到歡迎只是因為流行。不過,總是有少數幾本作品經常性地出現在票選排行榜上,這意味著這些作品並不會因為時間的改變,而逐漸受到讀者的冷落,例如小栗蟲太郎的《黑死館殺人事件》和夢野久作的《混沌世界》,發表的時間各遠遠早在一九三四年與一九三五年,但在五十年後的《周刊文春》排行榜中,仍然高居第五與第六名!

  相對於推理迷的動員龐大的票選活動,推理小說家個人心目中的最佳作品就顯得輕巧許多,也透露了特別的趣味。

推理大師的書單

  一九二八年,范·達因曾針對英國推理小說選了十一部作品,其中有福裡曼·克勞
夫茲的《桶子》、E·C·班特萊的《褚蘭特最後一案》、A·A·米爾恩的《紅屋之
密》、A·E·W·梅森的《箭之屋》;而一九四六年時,約翰·狄克森·卡也選了十
本欣賞的推理小說,裡面有范·達因《格林家命案》、艾勒裡·昆恩的〈上帝之燈〉、
克莉絲蒂的《尼羅河謀殺案》、柯南道爾的《恐怖谷》、A·E·W·梅森的《玫瑰山
莊命案》和卡斯頓·勒胡的《黃色房間之謎》。我們從書單中不難發現,范·達因所選
作品的風格較偏向寫實與論理,而卡選擇的則多為浪漫氣氛濃厚、內容涉及不可能犯罪的作品。其實這也正好投射到了兩人迥然相異的文風。

  卡的傳記《解釋奇跡的人》中對選書的事也提到一則小插曲。丹奈(艾勒裡·昆恩的其中一人)在卡選出十本小說之後,曾經問他:「這十本裡面怎麼沒有你自己的作品?」結果卡的回答是:「如果我認為自己的作品可以進前十名,那很可能只是因為虛榮心;不然,除了不知道之外,我也沒辦法再多說什麼了。」雖然瑞典評論家Jan Broberg也問過卡最喜歡自己的哪些作品,而卡則回答了四本書;但這畢竟和選擇「心目中的傑作」意義不太一樣。是否要將自己的作品列進傑作選書單中,對工作範圍跨及創作與編輯的昆恩來說,恐怕是一件更加為難的事。和卡一樣,昆恩所選定的十大長篇傑作與十大短篇集傑作,即使都各追加了四部候補作品,但也都沒有列入自己的任何一部作品。

  推理女王阿嘉莎·克莉絲蒂的情況又不太一樣。日本克莉絲蒂俱樂部的會員於一九七一年替她選出十本傑作外加一本候補,而後在隔年並寫信希望她選出自己認為的前十部傑作,於是她選出《童謠兇殺案》、《羅傑·亞克洛伊命案》、《謀殺啟事》、《東方快車謀殺案》、瑪波小姐短篇集《The Tuesday Night Club》、《零時》、《此夜綿綿》、《畸形屋》、《無妄之災》與《魔手》共十部。

  日本方面,創造神探金田一耕助的作者橫溝正史,也曾經自選過十大傑作,依序是:《獄門島》、《本陣殺人事件》、《犬神家一族》、《惡魔的手球歌》、《八墓村》、《惡魔吹著笛子來》、《化裝舞會》、《三首塔》、《女王蜂》與《夜行》。

評論史家之眼

  但是,對於一個著手整理推理小說史的評論家來說,選書卻變成一項極端困難的工作。史家的工作並不只必須選出精彩的作品,還必須考慮到那些作品在時間進程上的意義。

  評論史家霍華·海克拉夫與藏書家艾勒裡·昆恩,編修了〈犯罪解謎小說決定版書
單〉,細選西元一七四八年到一九三三年間,歷史上對推理文學有重要貢獻及突破的西洋作品;其後兩度增補,時間軸最後延伸到一九五二年,一共一百七十六部長短篇!由於歷史上精彩的傑作實在是太多了,海克拉夫與昆恩只好規定了一個作者不選入超過兩本作品,以避免這篇書單成為一隻龐大的怪獸。

  另外一位評論家H·R·F·基亭,作法就不太一樣了。在他的《犯罪與解謎:一
百本最佳作品》中,雖然也規定一個作者不選入超過兩本作品,但選入的作品發表時間有一半的數量是集中在五○年代到八○年代之間,也就是說,他偏重較為近期的作品。另外,許多著名的推理作家如福裡曼·威爾斯·克勞夫茲(FreemanWillsCrofts)、奧斯汀·佛利曼(R.AustinFreeman)他則完全沒有選進任何一本書,也可以看得出他個人的偏愛。


相信自己的眼光

  事實上,若參照「謀殺專門店」(注)截至目前為止的書單,我們也同樣不難發現大部份作品的名字皆出現在以上兩篇書單之中,這也即表示了它們在推理小說史上的權威性。

  或許我們會想問一個問題:「那麼多的書單中,有這麼多的作品,台灣究竟翻譯了多少?真正值得看的到底又有多少?」前一個問題呢,我的初步估計,大約是十分之一左右吧,而這個比例的提升則有賴於出版社的重視。第二個問題呢,我想許多稍具推理小說推薦經驗的朋友一定頗同意我這樣的回答:「你就是去找來看,一定可以找到你喜愛的作品。」

  因為,縱然許多評論家、編輯、專業書迷已經盡力幫讀者篩選出推理小說的傑作了,但傑作的數量卻仍舊是浩如翰海啊!

最後還剩下一個怪異的問題。那就是:「有沒有選很討厭的作品或爛作品的名書單?避免讀者浪費時間、身心受創,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啊!」在我僅知的範圍內,只有雷蒙·錢德勒在批評古典解謎推理時,曾在一篇文章中將《紅屋之密》、《褚蘭特最後一案》和《東方快車謀殺案》狠狠地修理了一頓。不過這也難怪,錢德勒以寫實角度書寫冷硬派推理,本來就會排斥以浪漫精神為內裡的偵探小說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