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淺談日本推理四大奇書

2. 《幻術》
緊接著《黑死館殺人事件》出現的,是夢野久作於1935年發表的《幻術》(日文原名《ドグラ.マグラ》,有譯為《腦髓地獄》或《混沌世界》),這書名本為長崎早已棄用的方言,具有魔幻術的意思,而另外兩個中文譯名則大概取材自書中對這個語匯的描寫。小說的初稿其實構思於1926年,當時曾暫名為《狂人解放治療》,夢野久作並曾經自薦給《新青年》的森下雨村,但卻因沒有受到重視而未能在雜誌上連載。後來經歷十年時間的創作,終於完成總數超過一千二百張的原稿,並於1935年1月自費由當年春秋社的附屬公司松柏館所出版成書。《幻術》雖然以一所精神病醫院作為故事開端的舞台,然而整部小說卻全由一些與精神病學和犯罪遺傳學說有關的研究報告、論文、人物對話記錄、遺書、回憶錄等所構成。全書並無刻意的劃分章節,可算是一氣呵成,但同時也由於各種不同類型的記事文案陸續交替地現,令讀者的思維不時被突然引領進入另一個截然不同、但同樣充滿瘋狂錯亂的時間空間,因此閱讀時所感受到的,是一條存在著殺人謎團的不連續線,套用作者的說法,一切的兇案、迷宮、推理、論證,全部都只不過是一種腦髓地獄的描繪。

3. 《獻給虛無的供物》
儘管《黑死館殺人事件》和《幻術》都曾經被視作戰前異端文學的兩大巨峰,但真正被譽為日本偵探小說最高傑作,卻還是在戰後時期,而且,那也是第三部奇書出現以後的事情。第三部奇書,便是中井英夫的《獻給虛無的供物》(日文原名《虛無への供物》)。這部小說的構思開始於1955年,在1962年曾以首兩章參選第八屆江戶川亂步賞,雖然不獲獎但也總算入選了候補名單,而在翌年(1963)完成了共一千二百張的原稿,再於1964年2月以"塔晶夫"為筆名由講談社出版。
這部小說建基於冰沼家連續密室殺人的謎團,作者更利用作中作的創作手法,把發生事件的現實世界與從推理產生出來的虛構世界交織在一起。透過故事中對推理狂熱的各名人物,對發生於現實世界的事件展開無數分析、討論,把奇幻、玄奧的元素灌注入平淡、單調的現實案件,從而組成了另一篇充滿怪異色彩、小說內的小說。事實上,在概念上《獻給虛無的供物》屬於"反推理小說"模式的作品,而也有不少的評論家甚至把它視為日本反推理小說的代表作。至於三大奇書的確立,則大概起源於1969年,當時各出版社都不約而同(同年、但不同月)地把以上提到的這三部小說再版發行,而評論家兼小說作家埴谷雄高更把它們並列為"黑色水脈"的三大代表作品,後來其他評論家也便相繼為它們冠上了"三大奇書"的稱號,於是,就這樣的產生了所謂推理史上三大奇書的名稱。(本來埴谷雄高於1946年在"近代文學"開始連載的《死靈》也有機會成為另一部的推理奇書,但遺憾的是,直到1997年埴
谷雄高逝世之前,這部原先預計總數達十五章的作品只完成了九章,終於不能夠把全書完成。)

4. 《匣中的失樂》
既然有了三大奇書的出現,自然也會有別的作家源著這個方向、繼續緊隨其後創作出更為奇特的推理作品,當中獲得最廣泛認同的異端文學繼承者,要算是當年僅得二十二歲的年輕人竹本健治了。那時仍是大學生身份的他,在中井英夫的私人推薦下,於1977年在"幻影城"開始連載《匣中的失樂》(日文原名《匣中の失樂》),而於翌年(1978)完成總數達一千二百張的原稿並出版成書。這部小說的風格可說是直接承襲了《獻給虛無的供物》的創作概念,而稍後更被評論家二上洋一(也就是金田一郎)把它與之前的三部奇書相提並論,自此以後,"日本偵探小說四大奇書"這個統稱便開始廣為流傳。正如作者本人所說,《匣中的失樂》的創作靈感來自《獻給虛無的供物》,而這部小說的最大特色,便是作中作的運用。同樣的人物、同樣的場景,卻在不同的時空內,發生了截然不同的故事,各章故事在小說世界與現實世界中交錯進行,每一篇的情節看來都只像是經由另一片鏡子所產生出來的映像,從讀者的角度來說,這些出現在兩面各自反映的鏡中的故事內容,產生了真實與虛構世界兩者互相混淆和倒錯,給了一種"假作真時真作假"的奇妙感覺,確實讓人真假難分。

5. 總論
儘管四大推理奇書屬於不同年代、不同模式的作品,但它們卻還是擁有某些相同的共通點。有別於傳統的偵探小說,推理奇書的重點所在,已並非局限於殺人事件本身。意外的兇手、巧妙的詭計,都只不過是整部小說最表面的一層,即使讀者已把全篇閱讀過一遍,縱然知道了兇手的身份,縱然瞭解了殺人的手法和詭計,但對於蘊藏在字裡行間的種種深意,也未必能夠完全領會得到。
對於這四部奇書來說,當然只閱讀一次是不足夠的。隨著經驗的累積,每閱讀一次便可能體會另一層嶄新的感受,因為奇書所描述的,並不是日常可以接觸、一切看似理所當然的物理世界,而是一個漆黑一片、深不見底的異度世界,作者把奇想埋藏在小說最深處,再被一重又一重的暗號和象徵包裹著,最後更披上了一件殺人事件的外衣。因此,要徹底地去瞭解它們,便需要有無比耐心不斷的鑽研下去。
儘管有人認為現代日本的新本格派,為本格推理小說開拓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新領域,但實際上,這四大奇書的出現,還遠在新本格之前,創作時期橫跨了戰前戰後五十年,由此可見,即使在不同的年代,也會出現一些無法滿足於傳統型式、努力希望尋求突破的推理小說作家,他們堅守自己的創作理念,同時發揮出無窮無盡的創意,終於為我們帶來了這幾部永垂不朽的推理奇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