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偉大的偵探小說 (下)

X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IU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g
  偵探的風尚在過去幾十年裡變化很大。最近十九世紀末的那類卓越的、直覺化的、富於才氣的超人邏輯偵探已經被保守的、乏味的、工作努力的、程序化的警方偵探替代。據說這種新興的一絲不苟的無趣的偵探,從文學趣味的角度來看,比昔日的華麗的知識分子偵探有優越性。他更加人性化,更可以接受,對犯罪事件的解答也更令人滿意。對讀者也很公平,能夠分享他的發現;而且總是富於現實性,甚至是人們所熟悉的,作者也許會這樣說——以前的偵探的獨創性方法都被破壞了。]@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0=XP>
  這類偵探小說最好的例子是Freeman Wills Crofts。他的《The Cask》和《The Ponson Case》是寫實方面的傑作,《The Groote Park Murder》,《Inspector French's Greatest Case》和《The Starvel Hollow Tragedy》也是此類的最典型的作品——和加博利奧的作品或者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系列一樣有代表性。實際上,在情節的精巧方面Crofts先生沒有那個當代偵探小說作家能與之媲及。他的主要詭計是精巧的不在場證明,這方面他具有極大的天賦,並將它和他的案件結合在一起,與他的偵探非常匹配。}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JF3
  A. Fielding也將自己的天賦運用於這種新型的偵探小說中,也很成功,只是比Crofts先生稍差。在《The Footsteps that Stopped》中他設計了複雜的難題,並運用了蘇格蘭場真實的調查方法;在《The Eames-Erskine Case》和《The Charteris Mystery》中他使用同樣的方法並獲得成功。Charles Barry的《The Detective's Holiday》也是此類乏味的、自然主義的偵探小說的好例子,一個典型的法國偵探,精明卻又易動感情形成強烈反差,這為作品增加了活力。Henry Wade的《The Verdict of You All》是一部優秀的同類型小說;在高潮處它打破了所有的傳統,將結局變成對法律程序的諷刺批評——Gordon Pleydell的《The Ware Case》是這種技巧的著名先例。兩個早期的程序偵探小說成功的例子是A.W. Marchmont的《The Eagrave Square Mystery》和Mark Allerton的《The Mystery of Beaton Craig》。 ?Z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fqSZvb
   和Crofts同一類型的作家有Fielding和Wade belongs J. S. Fletcher,當前偵探小說作家中最多產和最流行的作家。但是,Fletcher先生在情節中加入大量自然主義色彩,他的偵探也很老套、乏味;他的很多作品中,犯罪的解答是借助於一系列偶然事件,而不是偵探的調查實證的能力。Fletcher先生的作品四平八穩,他對古文物的研究——他習慣的將此融入他作品中——給了作品一種學術氛圍。但是他的案件和案件的解答往往缺乏戲劇性和懸念,他極少的獨創性也顯得過於華麗而不令人滿意:我相信他在過去八到十年中每年出版大約四部作品;這麼多的作品在觀念和獨創性方面卻少有優點。但是Fletcher先生在偵探小說發展方面的重要作用卻無人可比,他流利的文風和可性的現實主義特色,擴展了偵探小說的閱讀人群,他們中很多人在幾年前還對犯罪推理文學不熟悉。Fletcher先生早期的作品是他最好的作品;他最近的小說中,我還沒讀到過的能和10年前的《The Middle Temple Murder》相媲美的作品。3w![!.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
   讀者也許會注意到我提及的大部分偵探小說都是英國作家創作的。英國偵探小說作家超過美國偵探小說作家是個不爭的事實,這也許是因為英國作家比我們對待偵探小說要嚴肅得多。當前英國最好的作家也偶爾涉足這類文學,並且如他們對待更嚴肅的作品一般對待偵探小說。美國作家,當他嘗試寫偵探小說,帶著輕蔑和疏忽大意,很少能對他的題目瞭如指掌。他錯誤的認為偵探小說是一種容易的、順便的文學;這完全是錯誤的。在這個國家,我們很少有偵探小說能和以下作品媲美:本特利的《特倫特最後一案》,Mason的《The House of the Arrow》,Crofts的《The Cask》,Hext的《Who Killed Cock Robin?》,Phillpotts的《The Red Redmaynes》,Freeman的《The Eye of Osiris》,Knox的《The Viaduct Murder》,Fielding的《The Footsteps That Stopped》,Milne的《The Red House Mystery》,Bailey的福瓊先生系列,以及切斯特頓的布朗神父系列,還有很多值得注意的作品不斷增加英國的偵探小說數量。t1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e-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MKe:[(
XI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8Y1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cB$
  在前面關於歇洛克·福爾摩斯以後的偵探小說的簡單敘述裡,我僅局限於英國和美國人的成就。但是,我們沒有注意到大量自從勒考克偵探以來的優秀的法國作品。法國人的性情很適合偵探小說微妙、複雜的特性;在過去的半個世紀裡大量的警察小說在法國出版,其中大部分至今仍然沒有被譯成英文。現代法國最重要的偵探小說家是加斯東·勒魯[注1],像他的《黃屋之謎》、《黑衣女士的香水》、《Rouletabille chez le Tsar》(黑暗的秘密)、《Le Chateau Noir》,《Les Etranges Noces de Rouletabille》,《Rouletabille chez Krupp》以及《Le Crime de Rouletabille》都代表了自勒考克以來法國偵探小說的最高水準,並且給予他們多樣性的構思和設置。魯爾塔比伊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形象,他的個性始終吸引著讀者。U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eQK}
  莫裡斯·勒布朗的亞森·羅平探案更加流行也很具創造性,但並不具有學院派特色也不正統。羅平在他早期的冒險生涯中是一個精明的活躍的罪犯,與正統的偵探小說背道而馳;但他也包含了偵探小說的元素——對線索的演繹,精妙的推理,對犯罪問題的解決。在近來的作品中,他停止了他的違法行徑,變成了一個運用正義力量的偵探。一些最好的最有特點的傳統現代偵探小說的例子可以在《Les Huit Coups de l'Horloge》(鍾敲八下)中看出。為了解決書中犯罪問題,羅平不僅明察秋毫,還運用了他大量的第一手的犯罪資料。[注2]9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n?Og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l{
XII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Y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I>
  關於偵探小說的界限和現實性質十分混亂,它也經常被錯誤的分成間諜小說和犯罪小說,後者與專門的偵探小說之間也有著非常明確的差別。間諜小說也經常依靠線索的分析和演繹推理,它也有一個探究秘密的主人公,但這些條件都不是它的基本要素;在這裡,謊言是間諜小說不同於正統偵探小說的根本。一個是以冒險家為基礎,一個是是以解謎,抓住罪犯為宗旨。間諜小說不管怎樣從偵探小說的方法中借鑒,其發展已經和根本的偵探小說背道而馳;在過去期僅僅10年裡,它有了自己的特色,形成了它獨特的結構。一些著名的虛構偵探也有時被成功的延伸到間諜小說中(像《丟失的海軍文件》裡的杜森,《Greenmantle》和《三十九級台階》中的哈尼[注3],《The Coin of Dionysius》中的Max Carrados,甚至是歇洛克·福爾摩斯在某些特殊場合的經歷);但是這些變化使得它被包括進偵探小說的範疇。這兩種文學類型的魅力也被認為是相似的;事實上是附帶產生的而非必然的。KA`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yXJ.j9
  間諜小說裡最好的最真實的大約是威廉·勒·丘茲(William Le Queux)[注4]的作品——像《The Invasion》,《Donovan of Whitehall》,《The Czar's Spy》,《The Mystery of the Green Ray》。E·菲利普·奧本海姆(E. Phillips Oppenheim)的小說也包含了許多最好的和最有趣的故事。Frederick Hamilton爵士因為他的P.J. Davenant系列的新穎獨特而大受歡迎——像《Nine Holiday Adventures of Mr. P.J. Davenant》,《Some Further Adventures of Mr. P.J. Davenant》,《The Education of Mr. P.J. Davenant》,《The Beginnings of Mr. P.J. Davenant》。Robert Allen在《Captain Gardiner of the International Police》也是一本高水準的間諜驚險小說; J.A. Ferguson在《The Stealthy Terror》也是這塊領域裡值得注目的例子。J. Aubrey Tyson的《The Scarlet Tanager》是目前間諜小說中最好的之一;在《The Unseen Hand》中Clarence Herbert New也寫了一系列外交冒險故事。從表面上來看,間諜小說的敘述並不像偵探小說那樣嚴密和透徹;它也完全不同於明確的及其專業的偵探小說形式。D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7/]7K
  這對於以罪犯為主角的犯罪小說來說也是同樣適用的,例如,E.W. Hornung 的Raffles的故事,以及莫裡斯·勒布朗的亞森·羅平早期的冒險史。就對讀者的吸引力和寫作技法而言,偵探小說和犯罪小說基本上是不一樣的。後者的作者必須首先賦予其主角人道主義特質以激發讀者的同情心(特立獨行的羅賓漢藉以成名至今的不僅僅是他的劫富還有他的慈善濟貧)。甚至在喚起讀者的寬容之心後,作者還是利用中心人物在讀者面前不斷使情節複雜化來抵消讀者試圖解決書中問題的種種智力活動。而且,犯罪小說中缺乏那種道義熱情,這種熱情刺激正直的偵探去追蹤社會的敵人。讀者也是這個社會的一員,因而也會受到來自於罪犯的反社會預謀的威脅。投身於一個超級罪犯(比如Wyndham Martin的Anthony Trent)的陰謀是一個自然而冒險的情感衝動,但讀者給與他們喜愛的偵探的合作則完全是個心智過程。甚至巴爾扎克的Vautrin,這個精彩的罪犯主角也沒有象杜賓、勒考克偵探、福爾摩斯、 布朗神父,或是阿貝爾大叔這些偵探那樣激發讀者的情感波瀾。Barry Pain的Constantine Dix和Louis Joseph Vance的Lone Wolf這兩個形象都勇氣十足,敢於單槍匹馬向社會挑戰,雖然前者嘴上老掛著道德說教的陳詞濫調,後者擁有天生的正直本性,我們對他們還是無法產生同伴的親敬感覺,這種認同感常常被給予那些偉大的有井然有序的警察為後盾的偵探形象。偵探小說的主角必須置身於情節之外,也就是說,他的任務是揭開客觀謎題;他在開始工作時,對於問題的瞭解程度必須和讀者一樣。fy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YmZ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i
XIII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u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_-
  警告:以下涉及了不少偵探小說的謎底。尤其是沒看過《莫格街謀殺案》、《黃屋》和《羅傑疑案》的讀者不要看下去了。9%7]|T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m2_&"
  偵探小說的謎題——換句話說是被罪犯或是偵探的演繹推理中使用過的設計——是問題的核心。在過去的四分之一個世紀裡,偵探小說的讀者變成了這一技術手法的精明的評論家。讀者是這方面的專家,他徹底地精通全部詭計和他的喜聞樂見的技術的方法。如果故事很老套,詭計很陳舊,或是解決方法包含新意,他立刻就會知道。因為讀者的這穎悟的態度,更嚴格的形式和更多獨創性上被強加給了作家;除了平庸的沒有生氣的作者,昔日的流行和創造不再被使用了。C.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_PS
  例如,狗不叫揭示入侵者是一個熟悉的人的詭計(阿瑟·柯南·道爾的《銀色馬》和奧希茲女男爵的《約克郡謎案》);由牙齒來判斷犯人的身份(弗裡曼的《The Funeral Pyre》,勒布朗的《Les Dents de Tigre》(虎牙),和莫裡森的《The Case of Mr. Foggatt》);在犯罪現場發現特殊的香煙或雪茄(Raffles的故事裡出現了好幾次,諾克斯的《The Three Taps》和阿瑟·柯南·道爾的《博斯科姆比溪谷秘案》);使用密碼表(Wynn的《The Double Thirteen》,弗裡曼的《The Moabite Cipher》和《The Blue Scarab》,道爾的《跳舞的小人》);密室殺人(切斯特頓的《錯誤的形狀》(The Wrong Shape),讓維爾[注5]的《The Big Bow Mystery》和卡羅琳·威爾斯的《Spooky Hollow》);動物殺人(愛倫·坡的《莫格街謀殺案》,道爾的《斑點帶子案》和《巴斯克維爾的獵犬》);通過留聲機製造不在案記錄(弗裡曼的《Mr. Pointing's Alibi》);使用機械投擲匕首以避免接近現場(弗裡曼的《The Aluminium Dagger》和菲爾波茲[注6]的《Jig-Saw》);使用鬼魂來驚嚇犯人使其招供(McFarland的《Behind the Bolted Door?》和菲爾波茲的《A Voice from the Dark》);通過「心理學」上的單詞聯想測試來判定有罪(肯尼迪的《The Scientific Cracksman 》和Poate《Behind Locked Doors》);偽造指紋(弗裡曼的《The Red Thumb Mark》和《The Cat's Eye》,及史蒂文森的《The Gloved Hand》),——這些以及其他的一些詭計現在應該拋棄了,在使用這種詭計的作家是對讀者的不負責任。D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Yr:]
  G.K.切斯特頓在為Walter S. Masterman的偵探小說寫的導讀中列舉了許多現在看起來已經陳舊了的詭計。他說:「他〔Masterman先生〕沒有做這樣一些事,那是今天隨處可見的、對真正的偵探小說以及傳統且令人喜愛的藝術形式具有破壞性的事情。他沒有引入巨大而無形的、在世界範圍廣泛分佈的秘密社團,有著能做任何事的流氓或者隱藏人的地窖。他沒有破壞經典謀殺的模式,或者用骯髒而糟蹋的關於國際政治的紅色錄音帶和入室盜竊結合在一起;他沒有把我們罪犯的高水平觀點降低到外國政治的水平。他沒有在結局突兀的引入一個新西蘭來的某人兄弟,兩人非常相像。他沒有在最後一頁倉促的描述罪犯是某個完全不重要的人物,我們從未懷疑過他因為我們根本不記得他。他也沒有在英雄和惡棍之間的差別上為難讀者,沒有求助於英雄的車伕或者惡棍的男僕。他沒有引入一個專業的罪犯;這不是正大光明的行為。他沒有引入六個人連續作業卻收效甚微,一個找到匕首,一個指認它,一個求證其可能性。他沒有說這完全是個錯誤,沒有人想殺人,這會令所有仁慈的讀者失望的。J!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6^CK?}
  但是,很奇怪,馬斯特曼先生卻沒有切斯特頓先生說的那麼好——他把偵探描繪成罪犯!這種詭計既不新穎也不規範,讀者也會感到不公平。《黃屋之謎》也許是一個托詞,但是在書中魯爾塔比伊才是真正的復仇女神;而且它還是具有獨創性的揭露罪犯假面的推理的典範。同樣的情形也可以在H·C·貝利的《The Cat Burglar》,James Hay,Jr的《The Winning Clue》裡看到。在讓維爾的《大弓區謎案》[注7]裡,這一詭計被再次使用;但是在這裡它完全規範的。這種詭計的另一種變體也被阿嘉莎·克裡斯蒂的波洛探案借鑒——《羅傑·埃克羅伊德謀殺案》——但是沒有任何掩飾罪行的情形。tWxU`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rP@R
  由此可以制定一個作家和公眾之間的「君子協定」——這是這種小說發展的必然結果。不僅讀者有權利希望和要求作者按照這些原則公平對待他們,而且作者也應該滿足讀者希望共同解決罪案的願望。&m~t4: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Hr
  最後說一下偵探小說最值得關注的主題,騙局是它最重要的基礎之一。犯罪總在人類心靈深處產生魔力,嚴重的犯罪更具有吸引力。因此,謀殺總是一個具有吸引力的公眾話題。最好的最流行的這類書都講述使人類陷入其中神秘事件。謀殺案的額外的魅力就是解決難題,給予一個滿意的答案。讀者的興趣就是滿足精神需要,這是一本優秀的偵探小說應該給予的。xcak=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
(完)5h
————————————————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YB
譯註:o_R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G
1 加斯東·勒魯,1868華5月6日生於巴黎,1927年4月15日在尼斯去世終年59歲。勒魯一生中寫了33部長篇小說,都是在報紙、雜誌上連載的通俗文學作品。《黃屋奇案》寫於1907年,翌年出版單行本,這是他的第二部作品。除偵探推理小說外,勒魯還涉足荒誕小說、歷史小說、政治小說、科幻小說、幽默小說、恐怖小說等各個領域。他曾在《晨報》當過新聞記者。日俄戰爭時,他常駐彼得堡。因此在《黃屋奇案》的續篇中,背景就是政局動盪不安的俄國。——譯注!Z
2 以下幾節作者討論了德國、澳大利亞、歐洲其他國家偵探小說的發展情況,由於有不少德文、俄文等,而且這些作家作品並不十分重要,也不常見,所以將其刪去了。——譯注xe28
3 作者是英國的約翰·巴肯,發表於1915年。這部小說是打入敵人內部的偵探小說的鼻祖,它使得本來荒誕無稽的故事給人以真實感,這一點給以後的偵探小說以很大的影響。與此同時,這部小說也堪稱此類偵探小說的典範。——譯注C},t
4 威廉·勒·丘茲(1864-1927),出生於英國,曾去意大利和法國學習。1893年開始寫作驚怵小說和神秘小說。1908年他出版了《1910年的入侵》(The Invasion of 1910),明顯的指出德國將在接下來的戰爭中成為入侵者。——譯注{8iRr%
5 以色列·讓維爾(Israel Zangwill,1864-1926年),是英國的猶太人文學家.《大弓區謎案》(The Big Bow Mystery)世界上最早的一部描寫「密室作案」的長篇推理小說。全書文筆幽默,結尾富於意外性,是具有創造性和值得反覆玩味的古典名作。——譯注KG
6 伊登·菲爾波茨(Eden Phillpotts),1862年生於印度,1960年去世。一生的著作達250部。除少數幾篇偵探小說外,幾乎部是地方色彩很濃的鄉土文學作品。代表作《紅毛髮的雷德梅因家族》。——譯注&
7 請讀者注意,其實《大弓區謎案》早於前面提到的幾部作品。——譯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