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淺談『暗號推理』  文/謎熊

●『暗號推理』的興盛

  『暗號推理』的寫作高峰期出現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著名的福爾摩斯探案《跳舞的人》正是引發這股熱潮的先驅作品。此後傑作不斷,不少知名的推理名家都或多或少地寫過一些以暗號為主體的推理作品;其中較為人所知的作品包括克莉絲蒂的《四個嫌疑犯》、傅里曼的宋戴克探案《The Puzzle Lock》、M. D. Post的《The Great Cipher》、E. C. 班特萊的褚蘭特探案《The Ministering Angel》,以及歐亨利的《Calloway's Code》。而在同一時期,日本方面則有江戶川亂步推出《兩角銅幣》。

  小說家在此同時也面臨了另一個難題,是否要提出一個複雜難解的暗號,來做為小說中的謎團以增加推理的困難度。有一位女作家Helen McCloy真的這樣做了,她在1944年寫的長篇小說《Panic》中,就使用了一個相當複雜的暗號來做為整部作品的骨架。不過因為太過專注暗號的破解,故事本身的趣味反而消失了。

●『暗號推理』的式微

  自二次大戰後,暗號的組合漸漸趨向高度機械化,後來更由於電腦的發達而變得異常複雜,早已非個人的聰明才智所能破解,在這種情況下,使用暗號來作為推理小說的詭計變得窒礙難行,作家們紛紛棄此題材而謀他路,『暗號推理』小說數量頓時銳減而變得微不足道。不過仍有幾位作家鍥而不捨地寫了一些作品,代表作品為Ken Follett 的《The Key to Rebecca》(1980)和Robert Harris 的《Enigma》(1995),不過這兩部作品背景都設在兩次大戰期間。

  除了上述兩部作品外,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自1965年開始,Edward D. Hoch不定期在EQMM雜誌上發表以英國密碼破解員Jeffrey Rand為主角的系列短篇,這其中有不少的作品都是『暗號推理』。

● 本土的『暗號推理』

  談完了歐美的暗號推理,有人大概會問,到底國內有沒有『暗號推理』的作品呢?根據筆者研究,因為中文暗號的不易製作,再上暗號推理早已失寵,所以國人寫的『暗號推理小說』十分有限.就手邊現有資料而言,稱得上是這類作品的只有二篇;一篇是楊金旺先生獲得第二屆林佛兒推理小說創作獎佳作的《鍵謎》,該篇以電腦鍵盤組合做為謎的關鍵,將暗號與現代科技緊密結合,就創意上而言頗見新穎,而解謎過程也處處流露著暗號的樂趣。
除了楊先生的《鍵謎》外,另外一篇與暗號有關的國人創作則是獲得第十一屆時報文學獎推理小說首獎的葉言都先生的《1649》。這是一篇以開保險箱號碼為主軸,結合推理與歷史的暗號推理作品,篇幅雖然不大,不過給人的想像空間郤不算小。

●『暗號推理』的特色

  拉拉雜雜談了一些,究竟『暗號推理』特色何在呢?我將它們歸納成下面三點:

一.除了常見的文字(以西方的拼音文字為主)或數字外,也有以圖形(典型的例子就是
福爾摩斯探案《跳舞的人》)或物品做為使用的暗號。

二.除了極少數的例外(上述的《Panic》即為一例),暗號推理所採用的暗號多為簡單
的形式,因為過於繁複的暗號會令讀者不耐,相對地解謎樂趣也大為降低。

三.以『暗號』為主軸的推理小說多半以短篇形式出現,在長篇推理作品中,暗號只是點
綴故事的次詭計罷了。

● 結語

  『暗號推理』雖已盛況不再,不過細細品味前輩作家們所遺留下來的暗號傑作,我想還是能找到許多意想不到的推理樂趣的。

  筆者在文章開宗明義處曾提出一組數列暗號,不知讀者們是否都找到解答了呢?如果實在想不透,看看這個提示:"與英文字母的排列順序有關",我想答案就在您眼前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