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834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指紋——引以為毫的性格分析推理

「這麼說你認為楊紫鈴不是兇手?」)I*lI2
「有這個感覺,我很不確定。從現場狀況的分析來看,留下的證據有相互矛盾的地方。」BxAu(5
「是的,我查閱了綜卷,發現裡面有很多疑點,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你們已經把綜捲上交檢察院要求起訴了?」;whvO
「這……江律師,事實上在五天前這個案子已經轉交別人負責了。」(G
「不客氣,叫我小泉好了,馬姐。案子是不是轉交給了你的那位下屬劉雲飛刑警啊?」7O
「不,不是。是另一個警員。」,H-_r
「好吧,不管他是誰,反正我都能為楊紫鈴贏得辯護。」*
「我相信你可以,小泉。」n>
馬亞男看了一會自信滿滿的她,說,O}qp
「那麼你在和楊紫鈴的接觸中,得出了什麼結論呢?她應該把事實都告訴你了吧。」!pCOL
「不,她什麼也沒說。」lj
「什麼?什麼都沒說,你不是她請的辯護律師嗎?」]b
「不,是她的姐姐請的我。她姐姐和我在大學裡同宿。」O6
「那麼,她為什麼不說呢?」]c
「因為……」KX uld
江泉苦笑一聲,!P
「她的性格。我那室友瞭解她妹妹,她告訴我說楊紫鈴是個比較傳統、保守的女性,善良、軟弱而又有點神經質的人。她的性格使她容易受傷害,而她又不懂的如何保護自己,她習慣於默認和息事寧人,她認為只要承擔了責任自己就是安全的,可是有時候一些事是完全不是這樣的。」LbUu
「你相信你那位室友的話?」#
羅修捧起咖啡杯,插上問了一句。t12
「嗯,因為她不會說謊,而且她也沒有理由說謊。」:zY
「我懂了。那麼你是說,這件案子即使不是楊紫鈴她幹的,但是如果牽涉到她,她也會承認。但是,泉姐你基於你對於以前室友的信任而去瞭解那個楊紫鈴,這合適嗎?我不是說你的朋友會欺騙你,但是我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人是會變得,也許那個楊紫鈴已經變得和連她姐姐都不瞭解了。」`=<.9
「所以你認為她就會殺人了,羅修?」62
「誰也不能否定這種可能,赫爾克裡·波羅說過每一個人都可能是罪犯,包括你和我。」J;
「是的,你說得沒錯,每個人都可能是罪犯。但是如果她是一個的罪犯,她會拒絕我去給她辯護,她會傻乎乎的等著法官判下死刑文書。不,不可能。而且在這案子中還牽涉到其他兩人,不是嗎?」U
「那麼,你的意思是兇手有可能是另外兩人之一。」_,
羅修明白她的意思了。RT=I
「誰都可能是罪犯。」QD|}2
江泉還給羅修一句剛才他引用的話,Z*0=!
「我是這麼懷疑,但卻需要更多的細節來推論。馬姐剛才也說了,現場留下的證據雖然充分,但卻有矛盾。細微之處的疑點往往揭示了整個事件的真相。」jWbo8
江泉認真地去看坐在對首的馬亞男。馬亞男笑了起來,將身子靠到椅背上,呵呵道:92VK6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即使楊紫鈴拒絕你的辯護,但是你還是想幫她找出真相。好吧,我會把我所知道的有關這個案子的調查結果再說一遍,我今天找你們來本身就是想把我自己心中的困惑解開,尤其是那個奇怪的指紋。」w<]r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aL0?E
「案發的那天是七月十四日,下午六點半左右,附近的一一○巡邏車接到了報案電話。然後大概十五分鐘以後,我、小劉還有另外幾個負責現場勘查的同志一起趕到那裡。死者名叫高松鶴,今年二十八歲,是中關村一家電腦軟件公司的程序員。兇案現場,死者合面扒倒在客廳中央的餐桌上,下身跪倒在地,腰右側處被一柄西洋式水果刀刺入。因為刀深深刺入沒有拔出,所以現場沒有留下血跡,甚至在刀柄上也不曾沾有,另據法醫推定死者是被刺後即刻斃命的,死亡時間為當天下午五點半至六點之間。」W}:
馬亞男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裡,掏出幾張案發現場的照片給他們看,(9Ywn
「此外死者餐桌的手邊堆有一堆撲克牌,其中有幾張特別顯眼,看上去是被他拿出來的。」~gV
「哦,是些什麼牌,能說詳細一點嗎?」UM
江泉若有所思的提問,似乎是察覺到了重點。R;
「你等一下。」 H-
馬亞男又掏出一本筆記,>1#t
「b9bQr2r9b5rQr2r8r5b9rAb7(b代表黑桃,r代表紅桃)。」d2Joz
「你能肯定是這幾張?」8
「我能肯定,因為在死者身上,我們發現在他身後的西褲口袋裡有一張揉成一團的紙條,上面寫著那些撲克,顯然那是密碼。」n~h)BG
「密碼?」,3e
田冶第一次插上話,顯出迷惑不解的樣子,OW
「難道這其中還有別的什麼隱情?」a&
「不,不是這樣的,後來我試著破解了那串密碼,結果發現那竟是非常的好笑。」E
「好笑?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啊?馬姐。」dG
「I love you Ring。如果我的記憶沒有錯誤,應該就是這個意思。」,8j2jE
江泉隨口接道,接著解釋說,}o
「一個非常簡單的密碼,從黑桃A到紅桃K分別,按從小到大的順序分別代表二十六個字母,據說是幾年前一些大學生在一起玩牌時發明的表白暗號。怎麼小冶,你竟然不知道?」a
「沒聽說過啊。」.qxfZ
她吐吐舌頭,狡猾地問,6/=
「泉姐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啊?莫非……」dVw$
「不是的小冶。這是不久前一個有關我同事的案子中,維他破解的。」P
「維?」[M#)S
田冶壞笑著去看羅修,只見他面無表情地哼了一個詞:2ZQ
「奇怪。」|^^A
「怎麼了?」WVq
「不。等一下再說,我雖然有個想法,但還不成熟。你們先接著往下說。」 G#S
「好。」n4L/-5
馬亞男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繼續道,*PN
「因此我們推測當時有可能是高松鶴在向楊紫鈴表達愛意,因為據我們調查,高松鶴這個人有時喜歡玩些小遊戲,以顯示自己的浪漫和卓爾不凡的。我再推測出可能是高松鶴擺出牌之後,兩人擁抱起來,做一些比如接吻這類親暱舉動,這時楊紫鈴趁他不備,一刀刺了下去。」rlVZcp
「有這可能嗎?」y
羅修疑惑地叫起田冶,和她即興表演一場謀殺秀。04>6^
「如果是有一個人在他面前的話,他可能跪扒在桌上?」k7vcF
「不可能嗎?要知道那把刀的刀柄上有楊紫鈴的好幾個指紋啊,而且其中有一個是非常明顯的倒印在靠近刀身的柄端,我就是基於這一點才這麼大膽推測的。」(Wyw
「哦,那麼既然如此,馬姐你還有些什麼覺得不對的地方?」qS!/q?
田冶不解地問。G'Zvb-
「這個麼,因為另外我們還在刀柄上檢查到了一個高松鶴指紋和一個李魏銘的指紋。」v,9R
「李魏銘是……?」:m
「對不起,之前忘了說明。李魏銘是高松鶴的同事和合租者,比他小兩歲。看上去沉默寡言,是個內向的男人。」F*L$
馬亞男補充說明與案件有關的其他兩人的情況,L^m
「還有個女的叫潘芸,和楊紫鈴是一個學校的同事,住在同一幢樓裡,都是單間公寓,不同的是潘芸住9層,楊紫鈴住28層。」7}5RF
「那麼那四個人之間的關係豈非十分有趣?馬姐,那個潘芸是什麼類型的女人?」|e;
「她麼,活潑、熱情、敢做敢為,是現代那類開放型的女孩。」9
「那麼高松鶴呢,他又是怎樣的男人?」B?gi
江泉隔了半天,插了句話進來。#
「他麼,很漂亮的男人啊。」8N
馬亞男帶著一絲感歎地掠了一下鬢角的短髮,s
「很長,身高在一米八五以上,體形健美,長相英俊,略帶鷹鉤的鼻子和有兩個酒窩的微笑是迷人的利器。而且他這個人在生活工作中也頗瀟灑,甚得同事和老闆的喜歡,所以說幾乎是個完美的男人。」~inw
「幾乎完美。馬姐,那麼就是還有那麼一些缺點啦。」uab
「這倒是,善於交際,不懂得把握分寸;自負和獨斷不顧他人,這兩個可能是他唯一的缺點了。」Ab1D
「嗯哼。唯一的兩個缺點,這可能就是致命的缺點了。泉姐,現在你怎麼看,就我而言,我已經對這兩個人產生了懷疑——如果我們相信性格會決定謀殺的話。」~x6q
羅修補充了下半句。`V
「我也是,為什麼那把凶器的刀柄上會有李魏銘的指紋呢?這怎麼解釋。」cv=/
「他說,那是因為他和高松鶴合住在一起,所以經常用它。」`<
「那麼馬姐,他是不是左撇子?」-
「這……你怎麼知道的?羅修。」7@XL
「這從照片上看就知道。」O
羅修指著照片上高松鶴腰處的傷口,分析說,8}ixr@
「如果不是一個右撇子的人抱著高松鶴殺死的他,就是一個左撇子的人站在高松鶴身後殺死的。」H+S$_x
「你這麼說的話,就是說你懷疑李魏銘?」JOFu
「他完全有可能,而且他不會擁抱高松鶴,不是嗎?」-}V"
「是的,不過有趣的是潘芸也是左撇子。」1
「嗯!?」w
田冶一激動,挺起了身,RNWN+^
「那麼她也有可能是兇手啦,如果她恨高松鶴的話。」5(DB
「是啊是啊,小冶說得沒錯,如果是因愛生很,不但會殺人還會嫁禍。馬姐你都看到了,我希望你可以把他們兩個調查時的口供告訴我們,好讓我們進一步展開推理。」87
「明白,我會的。」+4
馬亞男又拿出一本大筆記,翻到一處,遞給羅修,hn
「不過如果不能解釋那個指紋,那麼一切口頭的推理就都沒有用。」V
「這個自然。」Z[&uc
羅修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專心致志地研讀起兩人的調查材料。hVr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L~IR
劉警官(以下簡稱劉):是你發現的屍體?(XY
李魏銘(以下簡稱李):是我。/.EJ]
劉:你的名字?~R$
李:我叫李魏銘。rdmX
劉:你和死者是什麼關係?Q]X
李:我是他的同事,而且我們合租住在一套公寓。oKdy~}
劉:那麼你們認識有多久了,又住一起多久了?eo>0A^
李:認識快一年了,到九月份是一年。合住在一起是今年年初的事。FG
劉:那麼你和他的關係如何?'=>Nh
李:親密無間,就像兄弟一樣。v6i;
劉:那麼他是不是什麼話都和你說呢?他平時有沒有什麼仇人?4z
李:差不多吧,除非一些個人隱私。但是仇人這方面我想他是沒有的。除了……y?wK6Q
劉:除了什麼?y
李:沒什麼。.<Fwk
劉:沒什麼?你不坦白!!說,是不是你殺了高松鶴?LQ
李:不是。"Hl8^
劉:不是,你還狡辯!c4'{.G
李:……我真的沒有殺人。El>R^
劉:那我問你,凶器上怎麼會有你的指紋?HE,HM
李:那是因為我和他住一起,平時就用過嘛。那天下午,切蛋糕的時候,他還讓我去他抽屜裡把刀拿來呢。,Cp
劉:哦。那麼說說你發現屍體的經過。@
李:好的。昨天是星期六,我們幾個像平常一樣聚會後再一起出去吃晚飯。五點五十左右,我去銀行取錢回來——那是因為那天輪到我請客,我到我們說好的地點——公寓新村的花壇等他們。到了六點十分,潘芸比約定的時間晚了十分鐘,匆匆地趕來了,她看見當時只有我一個在那裡,有些吃驚。T
劉:吃驚?為什麼?Vlv G#
李:因為高松鶴和楊紫鈴兩人平時滿準時的。V
劉:於是你們就認為發生了意外,跑回去看。]jw-g2
李:不不,沒有馬上。我們一直等到差不多六點半才回去看的。37_t
劉:哼!!你們為什麼不打電話找他們而是回去看?你們又是怎麼知道他的屍體在家裡?fYlfU
李:不不不,不是啊。警察先生,其實,因為我們下午離開的時候,他們兩人還在家,所以潘芸見到了時間他們沒來,認為他們可能……7GE6
劉:可能什麼?Xvz%q
李:就是那個,警察先生你應該明白我意思吧,他們是戀人。42<*
劉:哦,懂了。然後呢?s1]0
李:然後……我就向潘芸提出去出他們的丑,叫他們請客。可是沒想到,我一開門就看見,高松鶴他倒在了地上。y9
劉:之後你們就報警了。你和潘芸是什麼關係?q
李:我,我和潘芸?我和她只是朋友罷了。v&EeA
劉:只是朋友,那你們是怎麼認識的?{+qQ
李:我們麼。警察先生,你知道我和高松鶴是兄弟,而潘芸也差不多和是楊紫鈴她是好姊妹,楊紫鈴和高松鶴是戀人,所以我們經常在一起玩耍就認識了。&X
劉:那麼你認為她是怎樣的人呢?.4
李:她?是誰,潘芸嗎?nE
劉:是的,說說你對她的看法。vg,ng
李:她麼,熱情、大方、可愛……-.8
劉:你喜歡她?95gmc
李:我……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而且潘芸她喜歡高松鶴。P[s
劉:她喜歡高松鶴?說!你是不是喜歡她?!e
李:……是……tYrMR
劉:好,你剛才說潘芸她喜歡高松鶴,你是怎麼知道的?$0I-
李:這個……是高松鶴他親口告訴我的,而且平時潘芸的舉動中也看得出來。Lrr7K
劉:高松鶴他告訴你?他不是楊紫鈴的男友嗎?]Be
李:是的。但是這不能阻止潘芸就不喜歡他啊,而且潘芸平時的表現明眼人都看得出,所以為此楊紫鈴和高松鶴曾吵過幾次,高松鶴他事後都有跟我說。q
劉:他說什麼?09v
李:那天,就是三天前,他晚上對我說:「小李子,千萬不要找女朋友,不然你會被折磨死的,尤其是像紫鈴那樣的女人。天哪,有時候她發起神經起來真實讓我受不了。」Ow"
劉:就這些,你說了些什麼?把你們完整的對話說一下。%{n
李:於是我問他:「你們兩個又怎麼了?」「吵架啊。」他回答說,「她又為潘芸跟我亂發脾氣,愣是說她勾引我,還說我也對她有意思。」他歎了口氣,又說:「其實潘芸也真是不錯的女孩,如果紫鈴她再胡鬧,我就乾脆和潘芸在一起了。」T
劉:嗯,那麼你認為高松鶴如果是移情別戀的話,楊紫鈴會殺了他嗎?cIMT
李:這個我不知道啊,我不是警察。F,,ON/
劉:明白了,就這樣吧,有什麼事我會再找你的。.h/z~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4
馬亞男(以下簡稱馬):潘芸小姐,聽說你是死者和死者女友的好朋友,是吧?Z?!/
潘芸(以下簡稱潘):是這樣的。我和紫鈴是一個學校的同事,又住一棟公寓,所以經常在一起。ek
馬:你也是由此認識死者高松鶴的吧。}&J2
潘:是的。Q4'k
馬:能說說你第一次見到他時的感覺嗎?tyN>
潘:那個……我只覺得紫鈴她真幸福。+
馬:哦,是不是認為他是個非常優秀的男人?LYyn{t
潘:是啊。A|8;
馬:那麼你有沒有為此而嫉妒楊紫鈴呢?'@|
潘:嫉妒……沒有。-8
馬:沒有?潘小姐我也是女人,我明白,每個女人心裡面都有一顆妒忌心。我看得出,你現在在說高松鶴時的表情,你喜歡他,是不是?>R>=
潘:警察小姐,我,我明白了。我承認,我在開始時是有些嫉妒的,但是那只是一個潛意識的感覺而已。紫鈴是很好的女孩,她和高松鶴很般配,我是不應該去橫插一槓的。IC;
馬:可是我聽人說,你平時在對高松鶴的舉動中,有勾引他的意思。d.x
潘:我勾引高松鶴?你是聽紫鈴說得吧。警察小姐,如果你瞭解她和我的話,你就知道那不是真的。我是個開放的人,而紫鈴她很保守,所以我們兩人在有些事情的看法上有偏差,一些在我看來只是很普通的舉動,她會認為是勾引別人。是的,而且她還有些神經質,所以她才會認為我在勾引高松鶴。Kmv?
馬:潘小姐我不知你怎麼會這樣認為,但是我是聽說高松鶴自己也這麼認為的,而且楊紫鈴為此還和他吵了架。D&
潘:什麼?這怎麼可能,高松鶴會誤會我喜歡他,這不可能。他絕對不是那樣的蠢人,除非是……除非是紫鈴誤會得找他吵架,所以他才乾脆那麼說的。……原來這幾個禮拜以來紫鈴對我有些冷淡是因為這個原因啊。s
馬:潘小姐,也許他們真的是誤會了。那麼做為一個旁觀者,你怎樣看待這件案子。+/NFi
潘:很難說,我不知道高松鶴為什麼會被殺,但是我不認為會是紫鈴殺了他。也許別的人因為別的事殺了他,不過我不瞭解高松鶴他其他方面的事。;*&
馬:那麼你就在說說你對李魏銘這個人的看法如何。t
潘:可以。我覺得他是個假深沉真幼稚的人。aBS_
馬:假深沉真幼稚?~bdY
潘:是的,他很內向,平時表面看上去一聲不吭,有時偶然的發表一些見解很成熟博學的樣子。而其實呢,我覺得他很幼稚,不成熟。舉個例子,平時他也發表一些自己對追女孩子的看法、見地,給人感覺好像是個情場高手,可事實呢,他每次見到我,都會是一副大吃一驚的表情,有時還滿臉通紅,說話支支吾吾,樣子很滑稽。`
馬:潘小姐,我不得不說,你是個過於打扮時尚的女人,也許這就是他為什麼每次見到你臉紅的原因,而且說不定他還偷偷喜歡著你。Z[Ze
潘:這……好像有那麼一點,不過我不會對他感興趣的。我認為他還很幼稚,不成熟,無論是心理上還是生理上。v`;/d
馬:那麼最後就請你說說,案發那天下午,你做過的事吧。`qk14O
潘:這個……我恐怕不能說得很全。*K
馬:那就按你記得住的說。CRlv
潘:那天下午吃過午飯,我和紫鈴一起去高松鶴那裡打牌,這是前一天晚上我們約好的。所以十二點紫鈴就來喊我了,她當時興致很高,我讓她等了一會兒——遲到是我的毛病,不過每次遲到從不超過十分鐘——然後和她一起去了高松鶴家,因為遲到到了那裡我還被他們捉弄了。F
馬:捉弄了?GP_
潘:是啊,在後來吃蛋糕的時候,高松鶴把奶油趁我不注意塗在我臉上。J<Jn
馬:哦?那天是誰的生日嗎?_MnC
潘:不,不是。只是我們那新開了一家蛋糕連鎖店,所以紫鈴她買了請大家當點心吃的。h
馬:那麼你有沒有反擊呢?$t
潘:當然了,我馬上順手也把我盤裡剩下的一點奶油抹到了他臉上。+.
馬:那麼其他兩人有沒有加入你們的戰爭。)=
潘:沒有沒有。紫鈴她傻笑著走到了一邊,開始收拾桌子。mV%
馬:那麼李魏銘他呢?p
潘:他啊,也是和平時一樣深沉著臉看著我們兩。X<
馬:哦。知道了,對不起,剛才忘問了,你們是在什麼時候吃的蛋糕? @
潘:讓我想想……五點,不,應該是五點不到,四點五十的時候。:!
馬:這個時間確定嗎?^:PG
潘:當然確定,平時我們一般一起玩牌都要到五點半。那天因為紫鈴買了蛋糕,所以我們就在四點五十結束了第三句牌後一起吃蛋糕了。F
馬:你們玩的是什麼牌?R=#Gb
潘:升級啊,兩副牌的。V9
馬:明白了,那麼你們吃蛋糕時,牌有沒有收起來。Ajx
潘:有啊,我記得當時高松鶴讓李魏銘去把牌放好,順便把他那把西洋水果刀帶來。>v]I
馬:為什麼要拿那把刀?一般賣的蛋糕,店家在裡面配有道具和盤子啊。q3L
潘:那是因為,我一開始爭著把蛋糕拿出來時,把那把刀掉地上了,所以高松鶴就讓去放牌的李魏銘帶把刀出來。FX6
馬:嗯嗯,吃完蛋糕,你們又做了什麼?+E9!D
潘:吃完蛋糕,我就回家去換衣服,準備再晚上一起出去吃完飯啊。>b
馬:你是在什麼時候離開的??dh
潘:五點一刻。我們說好六點整在花壇碰頭後,就和李魏銘一起離開了。8<
馬:你和他一起離開的,為什麼?jvxc
潘:因為他晚上請客,就去附近的儲蓄所取錢,順便高松鶴還讓他把吃掉蛋糕後盒子、盤子一起帶出去扔掉。.J
馬:那麼那時楊紫鈴沒有離開嗎?n{[V
潘:沒有啊,好像我們離開時她還在幫高松鶴整理屋子,你知道兩個男人的屋子是很混亂的,每次都是紫鈴幫著他們整理。2y#Mq
馬:是的,男人都是懶鬼。那麼你知道她什麼時候離開的嗎?RC
潘:不知道,之後我是和你們一起再見到她的。TJXj~:
馬:是的,我要你帶路去她家找她的,當時她還在裡面換衣服。Oqg"{
潘:是啊,一身很漂亮的紅色無袖連衣裙,估計是高松鶴送她的。=nRB
馬:你怎麼知道?/
潘:她自己不會買無袖的衣服,即使是夏天,她也喜歡穿著至肘部的衣服,沒過膝蓋的裙子,要不怎麼說她是保守派呢。,F
馬:呵呵……所以,你以為那是高松鶴送給她的。3xm01-
潘:除了他送的她會興致勃勃地穿。警察小姐,請恕我之言。我認為紫鈴根本不可能殺高松鶴,就那天我跟你進去時她的表情,我覺得她是幸福到了極點,好像……Mu
馬:好像什麼?#zm
潘:好像馬上就要嫁人了似的。,aNws.
馬:這個……我似乎也感覺到了。不過現場卻有證據證明她是兇手,而且她也承認了。潘小姐,如果你相信你的朋友不是兇手,那麼你會認為誰是兇手呢?hV@&i.
潘:這個……我也不知道啊。zesU
馬:……好吧,時間也差不多了,耽誤了你這麼久,再說說你和李魏銘一起發現現場的經過,你就可以回去了。nu
潘:哦。真的,都快兩小時了。那天我回家洗了個澡,再換了身衣服後一看已經六點過了,所以急急忙忙跑出去。因為你知道,那天下午我因為遲到,已經被高松鶴作弄過了,所以我怎麼也不能再遲到,可是跑到花壇那一看,卻發現只有李魏銘一個人在那。我雖然有些吃驚,但並不覺得奇怪,當時我甚至在想,這一下可以向高松鶴報仇了。於是我和李魏銘聊起來,一直到了六點半,才發現不對。我問李魏銘要不要打電話找找他們,可李魏銘說我們一起出去出他們的丑,讓他們請客。我想也好,反正高松鶴下午出了我的丑,現在正好報復。於是我們就去了,可沒想到一開門就看見高松鶴跪扒在桌前。我當時不知怎麼回事,可一會兒李魏銘就叫起來,說要報警,到那時我才知道高松鶴死了。WW4'
馬:嗯。很好,那麼潘小姐最後一個疑問,你說的去出他們的丑,不知是什麼意思?p
潘:哦。這個啊,因為李魏銘平時總是那幅假成熟的樣子,所以我們在那胡亂侃時,我就故意說他們兩個在家裡可能是在偷歡,看看他對此有何反應,沒想到他真的認真起來了,要去出他們的丑,我那時沒細想就跟他去了。eA
馬:那麼事實上,你知道像楊紫鈴這樣保守的女人是不會做出那種事的。NmDD
潘:這個,說實話,當時我沒考慮到這些,我只想著逗李魏銘,只想著報復高松鶴,所以就去了。w'NJa
馬:謝謝,真實不好意思,浪費了你的這麼多時間,你對我們的幫助實在很多。Z7'^K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E
「嗯,從這兩人的筆錄上看,他們也都是沒有不在場證明的呢。」wX^9/
「是啊是啊,小冶說得不錯,確實他們都有可能是兇手。不過我總覺得那個潘芸的女人太實在了一點。」JIP
「太實在了一點?」e!
馬亞男不明白地問。|<J%ck
「是這樣的。她那不但把她知道的事說出來,甚至還把自己的想法,心裡的感情也都說了出來,什麼看上去楊紫鈴像要嫁人的樣子,這個絕對是她的主觀感受吧。」<
「我同意。」b==<
「但是不可能就憑此推斷她會是兇手吧,畢竟李魏銘的話裡面,也有很多耐人尋味的東西。」]B
「你還是懷疑他?羅修。」F
「是的,我認為性格決定殺人的話。如果從這案子的特點來描述兇手,他就像這件案子的作案人。不過在闡述我的分析以前,我想聽聽馬姐你們是怎麼拘捕楊紫鈴的。」V^
「其實我們一開始並沒有馬上懷疑她,但是在回局裡調查的時候,她就自己承認殺了人,所以……」Ur
「所以你們就改為逮捕了。」w}
「是的,」^>+Uy
馬亞男點點頭,+s{
「也許我不該先審潘芸的,這樣我就有時間審問楊紫鈴了。」cbn)
她歎了口氣,面上露出耿耿之色。Z.`
「是那位劉雲飛刑警審的吧?」LoMy
「嗯。」Q
「我就知道,不然楊紫鈴也不可能輕易承認。雖然我想未必是刑訊逼供,但是她的那種性格……」5,7e`
江泉搖搖頭,啜吸了一口冰咖啡。*^0dF=
「馬姐之後沒有再審嗎?」=8R
田冶問道。7nC
「我又有過幾次提審,但是她每次都是說:『我已經承認了,就求你們不要再來煩我了,讓我一個人靜一會吧。』每次以淚洗面,看起來怪可憐的。」':~
馬亞男皺皺眉頭,=8V4Q
「羅修,我這還有當時小劉的調查記錄,你也看看吧。」fCE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Fw]
劉警官(以下簡稱劉):你的名字?G./
楊紫鈴(以下簡稱楊):楊……紫鈴。WE'av}
劉:年齡?o</#
楊:二十二歲……。i)8}{B
劉:你和死者高松鶴是什麼關係。upKk
楊:他是我男朋友……。t!V
劉:他是你男朋友,你們住一起嗎?u&
楊:不,我們沒有住一起。k
劉:那麼你們是不是住的很近?;yV?
楊:是的,我們住在一個小區。~W
劉:你們是怎麼認識的?是因為在小區的偶然相遇,還是別的原因?^
楊:他在沒搬進小區前來這看房子,他問了我一些小區的事,我們就認識了。後來他搬進了小區,我們又常常碰見,所以他就開始追我了……?m<xN
劉:是他追你的?明白了。那麼你們在一起有多久了?你們感情怎麼樣?%A
楊:有九個月了。我……很愛他。4=^OYt
劉:那他呢?他不愛你了?--
楊:……不,他也愛我。N9P
劉:也愛你?可是我聽說你們最近吵架了,而且吵得很凶。+E_W
楊:不,沒有。他……是的,我們吵過架,不過我們已經和好了。r#.uv
劉:和好了?他死了!!,?JE3n
楊:……#/dF
劉:我聽說,那天下午你們打完牌以後,約好了六點在小區花壇那裡在一起出去吃完飯的,是吧?S2
楊:是的。B
劉:但是你為什麼那時沒有去?{,oJ>
楊:因為五點五十的時候,我受到了高發我的短消息,他通知我說有事要延後,叫我再等他的電話。w:s
劉:所以你就信了?<'
楊:消息是他發的,我當然信。t@yZ
劉:是他發你手記的?能給我看看那條留言嗎?"9th
楊:我已經刪掉了。?
劉:刪掉了?你什麼時候離開他的?據我所知你沒有和潘芸、李魏銘他們一起離開吧。.Ir
楊:是……我是在幫他收拾好了屋子以後走的。h
劉:那是什麼時候?走的時候他心情怎樣。5oirj
楊: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我離開時,我們都很好。他還送了我一件新裙子,非要我晚上穿。$3[y
劉:就是你現在身上穿的?gi
楊:……是,我……supM
劉:小姐,你在說謊!!=jT
楊:……我沒有說……L(=oT
劉:沒有?我剛接到檢驗報告,匕首上有你的指紋,你怎麼解釋?)=45]
楊:……我,匕首?我不知道。5N
劉:不知道,哼?你說你收到短消息,但是為什麼要刪除呢?你不知道嗎,有沒有受到短消息,只要查一查就知道了。你不瞭解,我們知道的東西還很多,你坦白吧!!(<
楊:……我真的不知道。R
劉:什麼都不知道?`%N>?
楊:(點點頭)什麼都不知道。"LVy
劉:哼,那麼你今天下午有沒有和他擁抱過,和他親暱過?h
楊:你……怎麼知道的,我們確實有……&
劉:怎麼樣?你還不說實話,我們警察什麼都知道。你不但吻了他,還手起刀落,狠狠地刺了他。oW57])
楊:不……我沒有。fN
劉:沒有,那麼那個指紋如何解釋?為什麼凶器上會有你的指紋?|7
楊:我不知道。G
劉:不知道,楊小姐你是個人民教師,你應該懂得為人師表吧?我想你也教育過你的學生要誠實……你的男朋友死了,你和他曾經吵過架,你是據我們所知最後一個和他在一起的人,在凶器上有你的指紋……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楊:……我……我……Okq>1
劉:你什麼?q(%85z
…………2!
…………|
楊:……是我殺了他!!是我殺了松鶴……OYC8NH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H5!8
「胡鬧,根本就是威逼利誘。」?p!-s
羅修一拍桌子,大叫起來。 /O}{{
「哼哼,恕我直言,馬姐。你的這位手下實在有夠厲害的,竟然這麼容易就使她開口了,雖然不沒有目睹現場的情況,但是我能感受到當時的氣氛。」kam?2T
江泉同樣輕蔑地瞅了一眼「劉雲飛」的名字。?;GJb~
「怎麼樣,羅修。是你還是由我來揭開這層謎底?」HlV
「我沒有證據。雖然從邏輯上的推理,我已經完全想像的到案發當時的情況,而且就像目擊到一般,但是現在卻沒有證據來洗脫楊紫鈴的罪名。」@]
「但是要憑那些證據就指控她是兇手,也是不夠的。畢竟換一個人,只要戴一副手套就可以在楊紫鈴離開高松鶴後從從容容地回到屋子裡殺人,然後再嫁禍給她。」+jIZ
「是的,小泉,我也想過這一點。但是最關鍵的事凶器上的指紋,她始終回答說是不知道,如果不是她做的,她又為什麼不對這些指紋進行解釋呢?」zX
「因為她確實是根本不知道,馬姐。」J$
「嗯,怎麼說羅修。」O8
「這不簡單嗎?因為她沒有目擊現場,所以根本不知道凶器是什麼,也可就不知道為什麼凶器上會有她的指紋了。看看著上面劉雲飛說的話吧,是『凶器』而不是『一柄西洋水果刀』。」E?w
「這!!」du
馬亞男拉過那份筆錄,再一看,罵道,5l*
「看看我有多蠢。那麼羅修你到的認為誰是真正的兇手?」G,|
「李魏銘。」P
「李魏銘?為什麼這麼肯定。」;`=,NV
「因為只有他有殺死高松鶴再嫁禍的動機。」B
「你的意思是說,他是因為潘芸。」]_+%
「是的泉姐。」e+ZeZ7
「但是,如果說潘芸因為嫉妒呢?也可能殺死高松鶴後再嫁禍楊紫鈴的。」N-
「但是性格……泉姐,人物的性格決定著誰是真正的兇手。」>v
「你認為從他們的性格中可以辨識出誰是兇手。」HI
「是這樣的。」nu[
羅修點點頭,喝了一口茶,站起來說,#ujj
「最近我正在看一本泰勒·哈特曼所寫的《色彩密碼》的書,他在書中闡述到人的性格一般只有四種,分別是紅色性格、藍色性格、白色性格和黃色性格,每一種色彩的性格都有其不同的特點。我想這和心理學把人按個性分為穩定外向、穩定內向、不穩定外向和不穩定內向四類是異曲同工的。而這件案子中,牽涉到裡面的四個人恰好分別代表了一種性格。NG[[
「首先我們來看看死者高松鶴,愛好熱鬧,喜歡遊戲,在華麗的舞台上翩翩起舞,享受大家的讚美。如果按《色彩密碼》這本書上說得來看,他是一個典型的黃色性格的人,雖然他也帶有紅色性格中命令人的特質,但是這恐怕還是有其本身愛好惡作劇的特質決定的。但是他這樣的人有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自私,以自我為中心,不考慮他人。我想他之所以會被人謀殺,肯定與這一點有關。m9s90m
「然後我們再來看一看楊紫鈴這個人,你們一開始說她是一個傳統、保守的女性,所以那時我認為她就應該是典型的白色性格。按照白色性格以和為貴,凡事追求著安穩地特點,我想她會主動承認是她殺的人是與她的性格特點吻合的。過度地追求安逸與平穩,膽怯而不知抗爭是她這類型的人的共性,在這一點上,我想田冶也是可以體會得到的。」f.P
「我?」8Y!S
「是的,因為你和她是一樣的人,還記得我們相遇時的那個案件嗎?」>la<-
「記得。」+
田冶低下頭,臉上浮起一層紅暈。[<6pX
「再看看潘芸這個人,開始時我曾認為她和高松鶴一樣是黃色性格的人,但之後我卻發現那不是她的本色。她的本色,即她的天生性格還是和善的藍色,所以她才會在調查時說了那麼多的自我感覺,從她的話中很顯然可以看出,她相信楊紫鈴沒有殺人。這種對朋友的忠誠也正是藍色性格的特點,她說過『高松鶴和楊紫鈴是很般配的一對,自己不該去橫插一槓』。也許泉姐認為這位她是在欲擒故縱,但我相信這是她的真實心意。_rS
「最後我們來看看李魏銘這個人吧,內向、深沉,是的。但是這不是他的性格色彩,我們雖然從表面可以看到他的一些性格但是看不到他的真實性格,那麼他的真實的性格是如何的?和楊紫鈴一樣的白色?No No,這是錯誤的,並不是凡事內向的人就是愛好平穩的白色,李魏銘雖然內向,但決不是個甘於寧靜的人。潘芸說他是個假裝成熟的人,為了在眾人面前突出自己,會假裝著來表現自己,這一點我想是對的。他要表現自己,把自己置於中心地位,讓自己成為權力的揮舞者,這樣的人是典型的紅色性格,只是由於他本身能力的有限,才使得他的性格色彩被淹沒了。所以我確信他的本質色彩是紅色。」5| ^
「那麼既然如你所說我們知道了他們四個人的性格特點,又如何來確定誰是兇手呢?」t@!@)^
馬亞男迷惑地問,雖然她同意羅修關於「性格心理與犯罪的特徵密切相關」的觀點,但無法從羅修對四人的性格分析中得到有用的東西。mCZ*I.
「這件案子的兇手顯然是個有心計的傢伙,看看他殺死高松鶴以後做的事吧。先是用高松鶴的手機向楊紫鈴發短消息,把她留在家裡,然後再將牌拿出來,布成一個高松鶴向楊紫鈴示愛和親暱的假相,他為了讓人盡快地懷疑到楊紫鈴,還將一張紙條塞進了高松鶴的褲口袋,這一切都說明兇手是在轉移視線。他在殺了高松鶴之後還要陷害楊紫鈴,那麼讓我們假設一下,如果他的計劃得逞,那麼誰會獲益呢?當然只有李魏銘,在沒有了高松鶴和楊紫鈴以後,他就可以追求潘芸了。我們知道他喜歡潘芸,但是潘芸似乎是喜歡著高松鶴,所以高松鶴也就成為他的情敵,作為一個紅色性格的人,這時候權力的慾望顯現出來,他對於高松鶴的自私產生極大的反感,而且他會覺得高松鶴是自己得到潘芸的絆腳石,自己必須想辦法去除掉他。當然,真正使他殺死高松鶴的是案發前幾天至案發當天下午發生的幾件事對他產生了刺激。kV^zac
「首先,在案發的前幾天高松鶴因為和楊紫鈴吵架曾對他說自己還不如去追潘芸;第二,高松鶴買了一件紅色的無袖連衣裙,雖然我們知道之件裙子是高松鶴送給楊紫鈴的,但是我想李魏銘不知道,因為他知道楊紫鈴是個保守的女人,從不穿無袖的衣服,那麼顯然他又會誤會到是高松鶴送給潘芸的;再加上在案發當天高松鶴對潘芸的惡作劇,也就使他敏感地覺得高松鶴開始真的向潘芸進攻了,並且潘芸那方面也是有意向的。潘芸在調查中對當時地情景是這樣描述的:『他和平時一樣深沉著臉看著我們。』我感覺得到正是這個刺激使他在那時產生了殺意。紅色性格是天生的邏輯高手,他有計謀,因此他在產生謀殺高松鶴的動機和方法後更主要的是想出一個嫁禍於人的詭計,當然這個人不可能是潘芸,那麼也就只剩下可憐的楊紫鈴。看看他對劉雲飛調查時的回答,很顯然他在強調楊紫鈴殺害高松鶴的動機;再看看他對指紋問題的回答,雖然我不再現場,不過我知道這些省略號是表示著他們在回答問題時是否有停頓、猶豫,李魏銘在回答劉雲飛的這個問題時可以看出是馬上回答的,如果按他是個內向人的個性來看,如果這件案子與他無關,他既是不恐慌,也會想一下再回答,可是他沒有,這足以說明他已經想過如何應付警察的問題了。他有動機有計謀也有時間來完成這樣一起殺人嫁禍的把戲。」A6E'
「嗯,確實,我雖然曾想會不會是潘芸因為得不到高松鶴而因愛生恨殺了高松鶴並嫁禍楊紫鈴,但是現在看來卻沒有可能。因為除去性格這一點不談,假設如果潘芸找個沒人的機會去找高松鶴攤牌,高松鶴拒絕了她,她也不可能有機會去獨自去他們的房間找把刀來刺殺他,更不要說她怎樣不在凶器上留下自己的指紋了。李魏銘有利和大膽之處正在於他是和高松鶴同住,才可以有持無恐地解釋那個指紋。事實上,如果我們的分析正確,那個指紋正是他殺死高松鶴時留下的。」UPh5
「確實如此。」2.
馬亞男點點頭,同意江泉的結論,cv,j
「不過,我們有證據證明那個指紋是他殺人時留下的嗎?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如何證明那個倒指紋不是楊紫鈴殺人時留下的。」] fTS
「這……說實話馬姐,我想不出那個指紋如何而來,顯然它不可能是指模假造的,那麼它就是楊紫鈴自己留下的。」jcv7+h
羅修背靠在椅子裡面,有些無奈的說,G
「如果可以解釋那個指紋,那麼一切就簡單了。」y7PU
其他三位女士看著他的無可奈何,同時不約而同地歎了口氣。x%z.bY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WMCWWw
華燈初上,談了一個下午案情的四個人由於沒有討論出最重要的證據而怏怏不樂地在「鬼街」上吃飯。雖然飯桌上的飯菜色香味俱全,但是吃的人卻總沒有熱情,甚至是有些心不在焉。k[=W?k
「對不起,泉姐,能再給我一副筷子嗎?」:&
田冶一不小心掉了手中的筷子,只能向靠近另一個桌子的江泉求助。#
「嗯。」C
江泉點點頭,從身後桌上拿了一副乾淨筷子,轉一下,將筷子的尾部遞向田冶。=fK
「咦。」*>o!c[
羅修驚叫一聲。8o6-
「怎麼?」c$Bkv
其他人奇怪地問。<Q
「泉姐,你剛才……」@`H=$
「我剛才怎麼了?」C,+x.F
「你剛才為什麼遞給田冶筷子的時候,把他們轉了一下?」|-r
「嗯?習慣啊……」Ndi&
江泉不明白羅修為什麼這麼奇怪,zP
「我父母小時候就這麼教我的,這樣傳東西可以方便別人,而且像刀、剪子這類的……」$
江泉說到這也停了下來,她明白了。594?
「就是這樣。楊紫鈴是無辜的,真兇就是李魏銘」u+}
羅修大聲說,顯得很興奮,儘管臉上是看不出有半分的激動。s
「楊紫鈴在為高松鶴收拾屋子,把那把西洋水果刀再拿出來洗了,而這時高松鶴想必是站在女朋友身邊,於是楊紫鈴把它洗乾淨擦乾了水後,倒轉著傳給高松鶴讓他把刀子放好。所以這把刀子的柄上留有幾個楊紫鈴的指紋,也包括那個倒過來的指紋,同樣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刀柄上只有高松鶴一個指紋。呵呵呵……李魏銘顯然不知道刀被重新洗過,所以他才說因為刀是自己拿的,就留下了指紋。現在馬姐,這個指紋將成為指正他是兇手的最直接、最有力的證據。」It/0?O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F{yh
馬亞男掏出手記,撥通了刑警大隊的電話:K1q
「喂喂,小劉嗎?我是馬亞男,馬上給我拘捕李魏銘。」QzQ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s^Q
c阿迷推理論壇 -- 阿加莎克裡斯蒂愛好者共同的家園  iKo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