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獄門島第十一章

「金田一先生,兇手為什麼要利用這麼重的東西呢?他不可能先搭個架子,再用滑
車來吊吧!而且也沒那麼多時間呀……」
    清水十分納悶地問。
    金田一耕助點點頭,朗聲說:
    「請各位往後面退一點,對、對,這樣就好,請各位不要越過那裡。」
    他像舞台上的導演似的,要大家往後退,然後重新打量一番四周。過了一會兒,他像忽然發現什麼似的,開始亂抓頭髮。
    「原來如此!我說嘛,兇手怎麼可能把這麼重的吊鐘拿起來,原來是運用力學原理。嗯,不錯,是力學原理。」
    金田一耕助搔著頭,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大聲對清水說:
    「清水,請你幫我看看吊鐘邊緣處有沒有挖洞,啊!你看那邊是地藏菩薩或是什麼神的基座吧!離洞有一尺,不,大約一尺五寸左右,吊鐘就在旁邊,然後……」
    金田一耕助指著與基座相反的方向,用興奮的語氣說:
    「你看,那邊的懸崖上有一棵很粗的松樹,而且那棵松樹跟菩薩基座和吊鐘下面挖出的洞幾乎形成一條直線,那棵松樹的樹枝高矮粗細正好合用,更重要的是那根樹枝是向下生長的。換句話講,吊鐘就是靠著這個機械原理被撐起來的。」
    儘管金田一耕助滔滔不絕地說著,但清水卻聽得一頭霧水。不過他依舊順著金田一耕助手指的方向點頭。
    只見吊鐘邊緣處的確有個直徑約五寸的洞,距離洞口約一尺五寸左右的地方,還有個菩薩基座,以前那個基座上是有個地藏菩薩的,然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神像就不見了,而且基座看起來也似乎磨損不堪,只剩底座上的蓮花還在。
    懸崖邊上則長了一棵很粗的松樹,那棵松樹的枝幹往下延伸到高懸崖約二三尺的地方,連站在海岸邊都能清楚看見。
    「然後呢?」
    清水帶著一副「請繼續說下去」的眼神,看著金田一耕助。
    金田一耕助從菩薩基座往松樹那邊走去,口中還不斷說著:
    「五倍……約有五倍,也就是說,從洞到基座之間的距離以及從基座到松樹之間按距離比,前者若是一,後者就是五;套用槓桿原理,假使?是吊鐘的重量,?是撐起吊鐘的力量,那麼?=五分之一?。換句話講,從洞到基座的距離和從基座到松樹的距離成反比。師父,你知道吊鐘的重量嗎?」
    金田一耕助一邊對清水講解,一邊問了然和尚。
    「這……」
    了然和尚一副困惑的神情,歪著頭想了想說:
    「對了,捐出的時候應該有紀錄。了澤,你記得嗎?」
    「師父,那時候我還沒來寺裡。」
    戰爭時期了澤被徵召到水島的軍需工場,因此他尚未參與這件事。
    「師父,我想大約是四十五貫吧!」(一貫等於三點七五九公斤,故約等於一百七十公斤)
    荒木村長在旁邊插嘴說。
    村瀨醫生則將左手吊在脖子上,愁眉苦臉地站在那裡。
    「四十五貫?沒想到這口鍾這麼輕。四十五貫的五分之一就是九貫,只要花九貫的力氣,就可以舉起這個吊鐘了。現在只要找一根堅固的棒子,就能證明我的論點。」
    「先生,這根棒子可以嗎?」
    竹藏隨手從腳下拿起一根又粗又長的木棒。」
    金田一耕助嚇了一跳,瞪了竹藏一眼,然後一把搶走那根棒子,呼吸急促地問:
    「竹藏,這根棒子是從哪裡找來的?」
    「我剛才在那邊草叢裡找到的。這根棒子原是船要停泊的時候用來系船的,不知道是誰拿到這裡。」
    「船要停泊時用的棒子?這麼說,不論什麼人都可以隨手拿到嘍?難怪兇手會扔到那邊的草叢裡面……」
    說到這裡,金田一耕助帶著恍然大悟的神情,又看了竹藏一眼,立刻對清水說:
    「對兇手來講,找來棒子根本不是問題,所以他才會毫不在乎地把這根棒子丟在現場附近。」
    「金田一先生,那麼這根棒子……」
    「你看,棒子的前端有被吊鐘邊緣弄壞的痕跡,而這裡則是菩薩基座弄的……空口無憑,我來證明一下吧!」
    金田一耕助於是吆喝著大家一起來幫忙。
    按照金田一耕助的要求,了然和尚、了澤、荒木村長、村瀨醫生、竹藏、早苗跟阿勝,依序圍成一個半圓,而阿勝的眼神始終茫然地看著遠方;略遠處的志保跟儀兵衛、鵜飼等人也緊張地看著他們。
    雖然此刻陽光燦爛,海風徐徐,但大家卻眼神灰暗,就連堅強的志保也不免帶著害怕的神情,不安地擺弄著自己的衣服。
    金田一耕助則顯得很興奮,當他把棒子伸進吊鐘下的時候,棒子前端抖了一下,略微傾斜地靠在菩薩基座上,好像是汲水吊桿似地指向半空中。
    金田一耕助環視著眾人說:
    「誰來壓一下這很棒子?竹藏,你來試試看。」
    竹藏立刻露出一臉猶豫的表情,看了看了然和尚,慢慢走過來。
    「壓住這根棒子嗎?」
    「對,拿住棒子的一端,只要用一點點力氣就夠了。然後,你趴在棒子上試試看。」
    金田一耕助指導竹藏,教他如何壓住棒子。
    竹藏吐了點口水在手上掛搓,然後握緊棒子,全身趴在上面,只見以菩薩基座為支點的槓桿一端漸漸往下沉,同時,吊鐘也漸漸傾斜,一寸寸地往上抬。
    人們驚訝地呼喊起來,那聲音猶如海浪般地一波波擴散著。
    金田一耕助站在吊鐘前面。
    「大家都別靠近,請任何人都別靠近!竹藏,還差一點點,再用點力氣,對對,就是這樣。」
    竹藏漲紅了臉,全身壓著槓桿的一端。他汗流浹背,脖子上的血管脹得像蚯蚓似的,不過他不愧是在海上鍛煉出來的身體,儘管身材矮小,力氣仍然蠻大的。在金田一耕助的指揮下,他終於把棒子壓到肚臍下面了。
    「對、對,就這樣。注意看,後面不是有松樹枝嗎?把棒子放在樹枝下面,要小心些,讓棒子放手後也不會彈起來才行。對了,就這樣,現在請放手看看。」
    竹藏照著金田一耕助指示的方法,順了順呼吸,把棒子一端壓在松樹枝的下面,然後慢慢放手。
    松樹枝猛烈地搖了兩三下,但是並沒有折斷,穩穩地卡住了槓桿的一端。
    吊鐘現在傾斜成二十度角左右,離地約一尺七八寸,形成了一種危險的平衡狀態。
    在場的人都喘著粗氣,開始議論紛紛,因為吊鐘底下出現一襲華麗的印花服飾,而雪枝正跪坐在吊鐘裡。
    「哈哈哈哈……」
    志保突然放聲大笑起來,大家都驚疑地看著她。她一點也不像平常的表現,狂妄地笑著,那笑聲狠毒而辛辣。
    「這不就是道成寺傳說的翻版嗎?只不過情形正好相反罷了!」
    志保帶著嘲諷的表情說著,同時,她斜睨著鵜飼說:
    「在吊鐘裡面的角色應該是你吧?故事裡躲在吊鐘裡面的是安珍,清姬可沒辦法進得去,可是現在……」
    志保說到這裡,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啊,對了!雪枝的母親是演員,又最擅長演《道成寺入鍾》這齣戲,與三松就是看到她演這齣戲時才迷上她,並娶她當續絃的。哈!真是天理昭彰,報應不爽,父母種下的惡果,如令報應在孩子身上了,還有……還有……」
    「志保,住口!」
    儀兵衛高聲責備志保,但她仍像只鬥雞似地毫不退縮。
    「老公,連台好戲你怎麼忍得住光看不說呢?你究竟是怎麼回事?哈哈,大家都瘋了,你們大家全都瘋了。」
    志保張狂地叫嚷著,全不理會眾人嫌惡的目光。
    「志保,還不給我閉嘴!」
    儀兵衛暴喝一聲,並用銳利的眼神瞪著志保,接著他又轉頭對大家說:
    「對不起各位,志保的歇斯底里症又發作了。別看她嘴上不饒人,心裡可怕得很吶!她一上天狗鼻就直發抖,現在終於撐不下去了。志保,回家吧!」
    儀兵衛邊說邊拉住她,打算把她拖離現場。
    「我不要,我才不要走呢!我要看雪枝是帶著什麼樣的表情死的!」
    看來志保確實正處在歇斯底里的狀態中,此刻她眼神錯亂,擺出一副少女的撒嬌姿態,甩開儀兵衛的手,又跺腳又耍賴,簡直就像個無理取鬧的孩子。
    金田一耕助看過志保耍心機,沒想到此刻又見到志保失控,心裡不禁感到有股說不出的噁心,腦中忍不住又想起清水曾說過「在獄門島上的每個人都瘋了」這句話。
    「志保,你這是何苦?鵜飼,你抓住她的那隻手;清水,歡迎你隨時來找我,如果有事情,我儀兵衛敢做敢當。鵜飼,我們走!這是什麼跟什麼嘛……亂七八糟的。」
    儀兵衛跟鵜飼半拖半拉地把志保推出人群。
    「我不要,我不要嘛!鵜飼,你這個笨蛋,放開我啦!老公,老公……」
    志保像孩子般撒野耍賴,一邊撩著衣服,一邊撕扯頭髮,嘴裡還大吼大叫的,直到儀兵衛跟鵜飼連拉帶拽地拖著她下了山,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了然和尚面帶微笑地說:
    「免費看了一場好戲啊!這下子儀兵衛可是丟人丟到家了。」
    說完,他像吐出什麼髒東西似的,朝志保的背影咋了一口痰。
    清水則望了一眼吊鐘,清了清喉嚨,對金田一耕助說:
    「兇手就像這樣把吊鐘抬起一道縫隙,然後再把雪枝的身體放進去,是嗎?」
    「對,對。」
    金田一耕助原本正想著志保剛才說的那番話,現在聽到清水的問題,才慌忙回過神來回答道。
    這是金田一耕助第一次聽到雪枝的身世。
    原來雪枝的母親是演員,最擅長表演《道成寺入鍾》這齣戲,後來與三松迷上她,收她為妾,再娶她為繼室。
    先前他曾聽理髮店老闆說這個女人很早以前就去世了,因此從來沒問過有關月代、雪枝、花子這三姊妹母親的事,也從來沒想到過這個女人會跟這件案子有關。不過照志保的說法,說不定這就是瘋狂殺人案的秘密關鍵呢!
    「只要用松樹枝撐住,吊鐘就能慢慢往上抬,因此,兇手只要一個人就能把屍體塞進去了。」
    金田一耕助對著清水解釋。
    這時,大家從吊鐘下面窺視著那襲華麗的印花和服,儘管是風和日麗的天氣,人人卻都感到現場像是一幅地獄圖般,幽暗而陰冷。
    「雪枝是活著被扣進吊鐘下面的嗎?」
    早苗強裝鎮定地問。
    其實早苗受到的打擊跟震驚並不比志保輕,但她卻沒有像志保那樣歇斯底里,也沒有任何慌張神態,只是露出了毫無生氣的眼神緊盯著那座吊鐘。
    金田一耕助用溫柔的語調對早苗說:
    「你看她喉嚨附近有被勒過的痕跡,可以想見雪枝並沒有嘗到窒息的恐懼就死了。」
    「可是,先生!」
    竹藏指著吊鐘不解地問:
    「兇手把雪枝殺了就算了,幹嘛還要把她的身體放進吊鐘裡面?兇手究竟為的是什麼呢?他幹嘛這麼卑鄙?」
    金田一耕助沉默了半晌,才用平板的語調說:
    「我不知道兇手為什麼要把花子吊在古梅樹上,又把雪枝放在吊鐘下。如果兇手不是瘋子的話,這些不正常的手法就一定有某種意義,只要明白這些意義,就可以偵破這件案子了。可是我不懂,我只覺得……兇手簡直是一個大瘋子。」
    金田一耕助說完,搔了搔頭髮,重重地歎了口氣。
    這時,一群年輕人扛著大木棒、滑車、鋼索等工具到天狗鼻上來了。
    「金田一先生,很抱歉,昨天晚上我把你鎖在拘留所裡面,還把鑰匙帶走,我覺得你跟這樁案子沒有關係,但是,我還是不能相信你。也許是因為這案子太離奇,也許是你太神秘了,而且我始終弄不懂,你怎麼會知道兇手是用這種方式把屍體放到吊鐘下面的?為什麼你對兇手的作案過程會那麼瞭如指掌呢?金田一先生,你到底是誰?是兇手,還是兇手的共犯呢?你一定要解釋清楚,只要你把話說清楚,我就能安心相信你了。」
    清水一臉痛苦地對金田一耕助說。
    這時,來的年輕人架起高台,裝好滑車,把吊鐘吊了起來,然後移出雪枝的屍體,由村瀨醫生驗屍。
    醫生判斷雪枝是在昨天晚上六點到七點之間被勒死的,凶器是類似日本手巾之類的東西。
    之後,雪枝的屍體在竹藏以及一群年輕人的幫助下,被抬到鬼頭本家,了然和尚、了澤、荒木村長、村瀨醫生等人也都一齊前往本家去了。
    清水則坐在懸崖邊,不斷咬著指甲苦思冥想。
    清水已連續兩晚未睡,整個人顯得十分憔悴,再加上金田一耕助如謎的身份,讓他原本已經夠苦惱的一張臉更像個大苦瓜。
    金田一耕助把手輕輕放在清水肩膀上。
    「清水。」
    而清水只是呆呆地看著他。
    「清水,請你看著我的眼睛!」
     金田一耕助平和的語氣中有股不容他人違逆的威嚴。
    於是清水順從地看著金田一耕助的眼睛。
    「請再看看那個吊鐘!」
    清水依著金田一耕助的命令,看著用滑車吊起的吊鐘。
    「我對著吊鐘發誓,花子的死,以及昨晚雪枝的死,都跟我無關。請看著我的眼睛,你也應該知道,我看起來像在說謊嗎?」
    清水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他盯著金田一耕助,歎了口氣說:
    「金田一先生,從你的眼睛來看,你似乎沒有說謊,我就相信你吧!可是,我搞不清楚,你究竟是誰?到這麼一個鳥都不生蛋的小島來幹嗎?我真搞不懂你這是所為何來。」
    說完,他突然站起身,快步走到懸崖邊突出的地方,伸手遮著眉毛向遠處看。
    只見真鍋島方向開來了一艘汽艇,汽艇迅速地駛過來,只是那並非「白龍」號。
    清水一看到這艘船,立刻精神起來,咧著嘴,露出雪白的牙齒笑了,同時也以一種怪異而興奮的眼神瞥了金田一耕助一眼。
    「晤,金田一先生,你知道嗎?那是水上警察廳的緝私艇啊。我相信那個老狐狸磯川警官也在上面。金田一先生,你怕不怕?要不要逃?不過現在要逃可能太遲了,就算你要逃,我也不會放你走的,如果你做了什麼壞事的話,馬上就會報應臨頭了。哈哈哈……」
    清水一副終於解脫的模樣,大聲笑著。
    金田一耕助神情悠閒,看也不看清水。
    過了一會兒,警察廳的緝私艇已經停在港灣口,接駁的小船從停泊站劃出去,島上的居民也三三兩兩聚集在停泊處好奇地觀看著。
    清水和金田一耕助一看到大船停泊,立刻迅速走下天狗鼻,一起去等小船泊岸,不過,清水仍對金田一耕助的反應大惑不解:
    「金田一先生!」
    他摸著那把絡腮鬍子,用眼角的餘光掃了金田一耕助一眼說:
    「你跟磯川警官是什麼樣的關係?他是來捉你的嗎?」
    「清水,磯川警官今天真的會來嗎?」
    金田一耕助用一副天真的神情問。
    「我想他應該會來吧!今天早上我打電話回總署的時候,聽說他還在笠岡。哈哈!你看,那不就是磯川警官嗎?」
    從汽艇上下來幾個警察,第三個下船的人,看起來好像是磯川警官。
    「果然是礬川,他也變老了啊!」
    金田一耕助感慨萬千地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