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歐美不可能犯罪作品發展簡史

發展成型的時期

    史上第一部使用密室詭計的作品要在推理小說起源之前。1838年約瑟芬‧謝裡丹‧勒‧富紐(Joseph Sheridan Le Fanu)創作的《一位愛爾蘭女伯爵秘密史的一頁》(Passage in the Secret History of an Irish Countess)。而三年後,偉大的艾倫坡以一篇《莫格街兇殺案》(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標誌著推理小說文學的正式創立,而這部作品也是密室殺人的題材。1903年薩繆爾‧霍普金斯‧亞當斯(Samuel Hopkins Adams)的作品《飛翔的死亡》(The Flying Death)則是史上第一篇成熟的足跡消失的不可能犯罪作品。與此同時,不可能消失(Impossible disappearance)的作品也漸漸的發展,自從1844年,艾倫坡筆下《失竊的信》(The Purloined Letter)開始,這種不可能犯罪的一大分支就以各種旁支的形式分化開來,包括後來的行進間交通工具上的消失、密封房間(或被監視房間)內人物的消失、尋找丟失物品的不可能消失等等,而不可能消失的作品也漸漸和密室、足跡消失等謀殺詭計分隔開來,成為並分不可能犯罪題材的兩大流派)。
    1891年,一部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偉大不可能犯罪作品誕生了,這就是伊斯瑞爾‧冉威爾(Isreal Zangwill)的《弓區大謎案》(The Big Bow Mystery)
    《弓區大謎案》(The Big Bow Mystery 1891),作者伊斯瑞爾‧冉威爾(Isreal Zangwill),原作連載於報紙《倫敦之星》(London Star)上,被後世尊為「第一部長篇不可能犯罪作品」。
    關於《弓區大謎案》是長篇還是中篇的爭論以及沒有什麼意義,這部作品最大的意義在於它一定程度上的創新,以及造成的偉大的開創性。
   在本書的第四章,冉威爾給出了對於此案件的多種密室解答的方案,這應該算得上是最早的密室講義的雛形。而在最後一章,他以一種獨特而精妙的手法,跳出了之前講義涉及到的所有的可能,算是一種成功的突破吧。僅僅密室就給後世的許多作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種獨特的密室詭計後來漸漸的演化成密室手法的一大分支。坡的《莫格街》的發表,使後世的一批作家在密室上開始下功夫鑽研。包括許多「探案記」(Case book)形式的作家如查爾斯‧馬特爾(Charles Martel)、M.B.B、阿瑟‧莫裡遜(Arthur Morrison)等,但是他們所創作的密室手法大都囿於《莫格街》手法的一個狹窄的範圍內。但是自從冉威爾的《弓區》發表之後,第四章大量的密室解答方法刺激著密室作者們的神經,致力於研究密室詭計的冉威爾,等於將自己的研究成果奉獻了出來。從此,密室小說的發展、密室的手法都開始呈百花齊放的狀態,可以說,《弓區大謎案》居功至偉!對於密室題材的執著以及不可能犯罪作品所表現出來的獨特魅力,也直接影響了十幾年後第一次不可能犯罪黃金時期的到來。
    還有個值得一提的地方,就是這種多重解答的形式,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後來E.C.本特利(Bentley)的《特倫特最後一案》(Trent's Last Case)的出現,而後者則標誌著推理小說黃金時代的開端。
    而十幾年後與Big bow交相輝映的一部密室題材的作品則是艾德加‧華萊士1905年的作品《四個男人》(The Four Just Man),兩部作品共同點很多,都是密室殺人,都是中篇,都是帶有諷刺意味的自由主義作品,甚至連謀殺的奇特動機都一模一樣,簡直是孿生兄弟一般。華萊士是個量產作家,同時也是劇作家,好萊塢的奇跡人物。他的作品對政治的諷刺可謂辛辣^_^他的作品很多,不過他並沒有因推理小說而出名。他的作品plot比較粗糙(寫的太快了,據說有了感覺,一天就能寫一本,跟厄爾‧斯坦利‧賈德納、森博嗣有的一拼……),精彩的不是很多。
    說到伊斯瑞爾‧冉威爾和艾德加‧華萊士,不能不提到幾乎同時期的兩位偉大的作家,一位就是偉大的阿瑟‧柯南‧道爾爵士(Sir Arthur Conan Doyle),他的影響自不必多說。而另一位則是在美洲發揮巨大影響的美國推理小說之母安娜‧凱瑟琳‧格林(Anna Katherine Green)。
    柯南道爾的影響就不必多說了,他筆下的福爾摩斯幾乎就是偵探的化身。而1891 – 1914這20一段歷史,甚至被某些學者稱為福爾摩斯時期(Sherlock Holmes era)。但這種說法並不是很全面。由於柯南道爾的影響,當時推理小說的創作其實分成了兩派。在最初的福爾摩斯時期,1891-1896,基本上是福爾摩斯影響其他作家最大的時期,出現了一批追隨福爾摩斯創作風格的作家,他們撰寫短篇探案集(Case book)作品,著力塑造神探,追求偵探故事的風格。而當時還有一批作家則開始潛心鑽研詭計設計的精妙性。但也有許多作家漸漸的綜合兩者的特點,形成了中間派。
    而稍早一些的美國推理小說之母安娜‧凱瑟琳‧格林(Anna Katherine Green),給美國本土的推理小說創作帶來了極其巨大的影響。
    安娜‧凱瑟琳‧格林(Anna Katherine Green),1846年11月11日出生於紐約布魯克林區一個律師家庭。由於家庭原因,從小接觸到許多的司法案例。這樣的積累是她堅定的走上了推理小說創作的道路。1878年,她花費六年時間寫就的長篇小說《利文華斯案件》(Leavueworth Case)出版。全書共分兩卷,以撲朔迷離的情節和栩栩如生的人物描述了一起駭人聽聞的謀殺案。該書出版後,很快引起轟動,並獲得司法界人士高度評價。從1886至1923年,她一共出版了三十餘部長篇偵探小說,外加幾部短篇偵探小說集。 1935年4月11日,她以八十八歲高齡在紐約州布法羅去世。雖說她的很多作品都是典型的探案調查風格,但許多作品中詭計的精妙性、構造、思想,都對不可能犯罪的發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安娜‧凱瑟琳‧格林影響了美國一批作家的誕生,包括懸念女王瑪麗‧萊因哈特(Mary Rinehart,1876-1958)、科學探案偉大作家的阿瑟‧B‧裡夫(Arthur B. Reeve,1880-1936)和不可能犯罪大師雅克‧富特雷爾( Jacques Futrelle,1875-1912),甚至推理小說女王阿嘉莎‧克裡斯蒂筆下的簡‧馬普爾小姐(Miss Jane Marple)原型就來自她筆下的一個人物:老處女阿米莉亞‧巴特沃斯,足見她的影響。
    格林筆下也有一些不可能犯罪作品,比如密室講義中提到的《僅有簡寫字母》(Initials Only)以及1921年的《證明完畢》(Q.E.D.)。而這部Q.E.D是一部描述雪地足跡消失的不可能犯罪作品。
    這兩位推理小說史上巨人的承前啟後巨大影響,以及其他許多作家的努力,形成了一股研究創作「不可能犯罪」作品的巨大力量。而這段時期內不可能犯罪作品長足的發展,在推理小說史上稱為「不可能犯罪運動」(The Impossible Crime Movement)。

不可能犯罪作品的第一次黃金時期:短篇黃金時代

    剛剛提到福爾摩斯時期(Sherlock Holmes era)初期,大概1891-1896這前幾年,是福爾摩斯影響其他作家最大的時期,出現了許多作家蜂擁而上寫探案集(Case book)的現象。而後推理小說的發展逐漸穩定為兩個派別,一個是探案集派別,注重神探、直觀主義推理等等,另一種是不可能犯罪的流派,追求詭計的精妙設計。
    在這時期內湧現出大量致力於創作不可能犯罪作品的優秀作家,包括梅爾維爾‧戴維森‧波斯特(Melville Davisson Post)鮑德金(Bodkin)、超自然小說家威廉‧侯普‧霍奇森(William Hope Hodgson)、卡羅林‧韋爾斯(Carolyn Wells)一些老手羅伯特‧巴爾(Robert Barr)、費格斯‧休姆(Fergus Hume),甚至有部分奧斯汀‧弗裡曼(Austin Freeman)的作品,當然還少不了最偉大的兩位作家雅克‧富特雷爾(Jacques Futrelle)和G.K.切斯特頓(G.K.Chesterton)。
    接著大概1907年前後,不可能犯罪進入第一個黃金時期,最重要的作品,應該雅克‧富特雷爾筆下的思考機器(The Thinking Machine)系列,以及G.K.切斯特頓筆下的布朗神父(Father Brown)系列。
    雅克‧富特雷爾(Jacques Futrelle 1875-1912),出生於佐治亞州派克縣,很小便顯示出了對數理邏輯和犯罪學的濃厚興趣,與此同時,他也喜愛愛倫‧坡、柯南‧道爾等人的作品,熟知書中的邏輯推理斷案方法。一八八五年與梅皮爾小姐結婚,她也是作家,兩人曾經合作出書。1912年1月,富特雷爾夫婦去歐洲大陸與出版商洽談出書事宜。在歸國途中,他們乘坐的泰坦尼克號不幸撞上冰山,這位才華橫溢的偵探小說家和當時留在甲板上的千名乘客一起沉入寒冷的大西洋中,也帶走了6篇未發表的思考機器故事手稿:(
    他筆下的凡‧杜森教授(Van Dusen)是個名副其實的思考狂人,相信思考和推理的絕對作用。凡杜森的《思考機器》系列故事大概有50篇,大都是引人入勝的開篇接著是不可能犯罪的作品。
    重點作品推薦:
    《逃出13號牢房》(The Problem of Cell of Thirteen 1907),可以稱得上是推理小說史上設計最精巧最不可思議的不可能犯罪短篇作品。
    《被綁架的百萬富翁》(Kidnapped Baby Blake,a Millionaire 1908),一個足跡消失的不可能犯罪。
    《水晶球占卜師》(Problem of the Crystal Gazer 1907),一個預測未來的不可能犯罪。
    雅克‧富特雷爾的作品中不可能犯罪的詭計設計的精妙無比,在我看來屬於那種無法模仿思維的天才作家,這也注定了他的獨特。
    而他的作品感覺人物刻畫的很不到位,所有的文字都是為了詭計和案件,而案件的推理也全部依賴理性的分析和思考,很少出現心理的痕跡,有時候會有枯燥的感覺。
    他的作品很注重科學性,和同時代的偉大作家阿瑟‧B‧裡夫(Arthur B. Reeve,1880-1936)風格很相近,都一定程度上收到了格林的巨大影響。而同時代的另一位半「科學探案」半「直觀主義」作家梅爾維爾‧戴維森‧波斯特(Melville Davisson Post)也受到了格林的巨大影響,三人的風格呈現比較相似的狀況。Post的筆下也有經典的密室殺人短篇作品,杜爾多夫事件(The Doomdolf Mystery 1914)。不過雖然這部短篇很經典,但他的最初創意卻來自於另一位不可能犯罪的著名作家鮑德金(Bodkin)筆下的《代理殺人》(Murder by Proxy 1897)。
    波斯特對於不可能犯罪的影響遠遠小於他對於直觀主義流派的影響。幾年後出現的推理小說史轉折點式的人物范達因(Van Dine)就是受到他的巨大影響,以至於他在編選集的時候將Post與艾倫坡、柯南道爾放在同等的高度……
    而另一位我稍稍熟悉的作家,卡羅林‧韋爾斯(Carolyn Wells),是個相對受到福爾摩斯探案集影響比較大的作家。她的作品《克裡思特貝爾的水晶球》(Cristabel's Crystal)講述了一個婚禮進行時,密室內水晶球丟失的案件。偵探也會像福爾摩斯一樣,根據鞋子、舉止來猜測人的經歷、性格等等:)敘事的風格則有些囉嗦……
    她對於推理小說史的貢獻也不小,曾經寫過一部作品,《偵探小說的寫作技巧》(The technique of mystery 1913),我稍微看了一下,主要內容大概是推理小說的架構、人物、關係、風格、plot等等的技巧,是本很實用的書。
    卡爾小時候就喜歡讀卡羅林的書,而黑克‧塔伯特(Hake Talbot)也一定程度上受到她的影響,因為她作品中喜歡加入那種不可能超自然氣氛。
    另一位法國著名作家加斯通‧勒魯(Gaston Leroux)則寫出了被卡爾譽為「史上最好看的推理小說」的《黃屋之謎》(The Mystery of the Yellow Room 1907)。
    而第一黃金時期最偉大的不可能犯罪作家,應該是G.K.切斯特頓。
    G.K.切斯特頓(G.K.Chesterton),是早年英國著名的新聞記者、藝術家 、詩人、評論家、天主教護教論者,以及推理小說家。生於1874年,死於1936年。他一生成長於倫敦,畢業於當地的學院大學。他死後留下上百部作品,其中影響最大的當數推理小說布朗神父(Father Brown)系列。他的五部布朗神父短篇集如下:
    《布朗神父的清白》        The Innocence of Father Brown (1911)
    《布朗神父的智慧》        The Wisdom of Father Brown (1914)
    《布朗神父的懷疑》        The Incredulity of Father Brown (1926)
    《布朗神父的秘密》        The Secret of Father Brown (1927)
    《布朗神父的醜聞》        The Scandal of Father Brown (1935)
    他的作品不可能犯罪詭計層出不窮,氣氛哥特、詭異,常帶有玄幻、超自然的風格,作品的plot設計極其優秀(公平點說,甚至不輸給黃金時代的三大家),都是非常精彩的推理作品。其中以《清白》最好。
不過他的文章中常會出現宗教元素,抑或宗教觀、抑或勸誡、告誡,有的時候又很有哲理,雖然很受用,但難免也會覺得枯燥而讀不下去^_^
    布朗神父系列對於卡爾的影響極大,氣氛、plot、詭計、風格,能夠看到卡爾繼承和發展的許多元素,甚至卡爾筆下最優秀的偵探菲爾博士(Dr. Fell),本身就是以G.K.切斯特頓為原型設計的,以表現自己對這位前輩的無限尊敬。
    而布朗神父對於克裡斯蒂的影響,也許看起來並不那麼明顯,但是卻相當的深刻。那就是一種佈局的方式,以及所謂的「偽裝的不可能犯罪」(disguised impossible crime)的敘事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來說,克裡斯蒂借鑒了布朗神父作品中的某些plot構造方式,並且將其深化,植入文章底層,形成高一維的構造方式。
    隨著不可能犯罪運動的發展,第一波不可能犯罪黃金時代就這樣延續了下去。但是隨著作家們的流失(特別是1912年雅克‧富特雷爾的不幸逝世帶來的損失),不可能犯罪運動高峰也漸漸的結束了。第一波不可能犯罪的黃金時期的顛峰,大概在1910年前後,標誌作品就是雅克‧富特雷爾(Jacques Futrelle)的《思考機器》(Thinking Machine)系列,以及G.K.切斯特頓(G.K.Chesterton)的《布朗神父》(Father Brown)系列。

不可能犯罪的第二次黃金時期:長篇黃金時代

    英國著名推理小說家多蘿西‧塞耶斯,以及後來的著名評論家霍華德‧海克拉夫(Howard Haycraft),曾先後指出,《特倫特的最後一案》(1913)是推理小說進入現代推理小說階段(modern mystery novel)的標誌,這是從推理小說整個歷史的宏觀角度上來進行分界的。但如果我們將目光瞄準20世紀的前40年,我們會發現有趣的現象。一零年代的小說,影響比較大的依然是短篇小說,長篇小說的架構、plot設計都完全的不成型。短篇的影響肯定不及長篇,漸漸的,推理小說彷彿從短篇小說的黃金時期,走入了某種形式的黑暗時期。
    如果將推理小說創作的黃金時期分為兩個時期,一般意義上也就是指短篇黃金時代(主要是Case book),以及長篇黃金時代,那麼20年代初的兩部作品:克裡斯蒂的《斯泰爾莊園奇案》以及弗裡曼‧克勞夫茲的《桶子》則是分隔的標誌。一般意義上認為從此往後一直到40年代這一段時間內,就是推理小說史上「神探滿街跑」的黃金時代。
    長篇小說的真正振興,應該說,與一位劃時代的人物分不開。范達因(Van Dine),生病期間通讀2000本推理小說(也不知道真的假的-__-bb),接下來從1926年的《班森殺人案》開始,創作了12部長篇作品,創造了暢銷奇跡,一掃長篇推理小說黑暗的面貌,造成了極大的影響。連後來的艾勒裡‧奎因都不得不承認,經濟上的吸引力是他們開始從事推理小說創作的一大誘因,而范達因無疑是個最優秀的榜樣。
    對於他如何如何的影響長篇推理小說發展的進程,如何如何的設計案件設計作品使之成為黃金時代長篇推理小說的典範,在本文我們不會討論到。而我們所要討論的,是范達因作品中的不可能犯罪,以及他對於不可能犯罪長篇的影響。(注意,這時長篇不可能犯罪推理小說依然沒有最終確立)
    《格林家命案》、《金絲雀命案》、《龍之殺人事件》、《狗窩謀殺案》,這幾部作品就是12部作品中的不可能犯罪作品。其中《格林家命案》的狀況很特殊,所以不討論。《龍之殺人事件》的不可能消失迷題非常精彩,但是解答就……《狗窩謀殺案》的中的很一般,創意應該是來自艾德加‧華萊士的某部短篇。密室殺人最精彩的解釋來自於《金絲雀命案》那個進入房間的方法,而離開房間又使用了機械手法……
    總的來說,范達因的長篇不可能犯罪小說,與卡爾時期形成的成熟的長篇不可能犯罪小說,其本質區別,在於是否將不可能犯罪作為中心謎團。范達因的不可能犯罪作品中,不可能犯罪的元素只是一種點綴的作用,並非中心的謎團,重心依然在於傳統的邏輯推理、動機、嫌疑等等。對於不可能犯罪謎團的解決也並沒有採取非常認真的態度(沒辦法,到底不是致力於不可能犯罪的作家啊)。
    不過因為范達因的原因,長篇小說突然間興盛起來。其實在英國,克裡斯蒂、克勞夫茲、多蘿西‧塞耶斯的出道、奧斯汀‧弗裡曼的繼續活躍,歐洲的推理小說也一定程度上進入了黃金時期。而兩位理論家先知的人物諾克斯神父(Ronald Knox)以及安東尼‧博克萊(Anthony Berkeley)對推理小說創作思想的巨大影響,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而歐美的推理小說在范達因的影響,以及後繼的艾勒裡‧奎因的領導下,正式進入黃金時期。
    黃金時期的作品風格多樣。但基本上這時的許多作家,都或多或少的創作過不可能犯罪題材的小說。例如諾克斯神父的短篇《密室裡的行者》(Solved by Inspection)、克裡斯蒂的《古墓之謎》(Murder in Mesopotamia 1936)、安東尼‧博克萊的《萊登庭謀殺案》(The Layton Court Mystery 1925)、多蘿西‧塞耶斯的《博羅娜俱樂部裡的不快》(The Unpleasantness at the Bellona Club 1928)等等等等……而第一部行進間交通工具上的不可能消失案件也誕生於這一時期。埃塞爾‧琳娜‧懷特(Ethel Lina White)1936年的作品《小姐不見了》(The Lady Vanishes, 1936),雖然並非精彩,但確實經典作品。
    不可能犯罪史上最偉大的作家也誕生在此時,約翰‧迪克森‧卡爾(John Dickson Carr),密室之王。
    真的說不清楚我對於卡爾的喜愛程度。也許這些表現能夠說明:我基本上可以背出卡爾的所有作品以及年代,甚至已經瞭解了其中相當部分作品的不可能犯罪形式,哪些是密室,那些是足跡消失,我常年在通過各種渠道想要努力搜集卡爾的作品,我知道他幾乎所有作品在各種網絡書店中的價格,而當找到某個電子書或書店的網站搜索欄裡也會不自覺首先輸入John Dickson Carr……
    自從第一次看卡爾的作品《阿拉伯之夜殺人》,就不可救藥的喜歡上了這位作家。雖然某些作品還是相當普通,而有些作品對於不可能犯罪的解答並不能完全讓我滿意,但是瑕不掩玉,他的作品總是能夠閃現異樣、獨特的光芒。
    在那個時代,不可能犯罪的技巧性精妙性絕對的頂尖,而且遙遙領先其他所有的作家,同時在plot技巧上有著不遜於婆婆的能力,而推理的素養與奎因也在伯仲之間。除了創作範圍狹窄這個「缺點」(汗,我覺得是優點才對……),這位作家幾乎超越了同時代的其他所有作家。所以不管在那裡,在台灣、在日本、在美國,很多討論區裡的同好,都熱烈的討論著卡爾,都將卡爾列為自己最喜歡的作家之一。
    在不可能犯罪的歷史上,卡爾獨自屬於而且開創了一個新的時代,這就是長篇不可能犯罪小說的黃金時代。
    不可能犯罪的發展從創始到第一黃金時期,都是走的嚴格的短篇路線,而范達因影響下的長篇黃金時代中,不可能犯罪元素僅僅是一種點綴,而並非中心謎團。直到卡爾的作品,才真正以不可能犯罪詭計為核心骨架,以複雜的劇情、精妙的plot設計、詭譎超自然的氣氛、精彩的邏輯推理、生動而不同的人物形象、甚至捲入感情、思想因素。這樣,不可能犯罪的長篇作品,瞬間變得非常精彩,簡單的來說,就是很吸引人,很好看!不可能犯罪的謎團緊緊吸引讀者的注意力,而複雜的劇情和精妙的plot設計則使整個故事充滿了轉折了懸念,直到最後一刻,才揭曉真相,讓讀者受到極大的衝擊。(《三口棺材》和《燃燒法庭》)最後一章的衝擊,號稱空前絕後,深得婆婆、塞耶斯的欽佩)。
    以不可能犯罪的謎團為中心骨架,在輔以plot、推理、人物等等因素作為血肉,這樣,才能算得上真正意義的長篇不可能犯罪小說。而以前那種不可能犯罪長篇,就只能叫做帶有不可能犯罪迷題的推理小說。
    卡爾的作品幾乎每部都很精彩,重點推薦的自然是公認最精彩的幾部作品:
    《三口棺材》、《猶大之窗》、《瘟疫莊謀殺》、《燃燒法庭》、《歪曲的樞紐》等等,但是我想讀完了這幾部作品,沒有幾個人不會去努力尋找卡爾的其他作品來讀。
   卡爾開創並幾乎獨享了整個時代,然後同時期也有同樣的作家致力於不可能犯罪作品的創作,只不過偏重的方向不同。歷史也漸漸的演進到40年代。
    艾勒裡‧奎因,推理小說史上的三巨人之一,黃金時期美國推理小說的統率人物,同時也醉心於一種不可能犯罪形式,那就是不可能的消失(Impossible Disappearance)。
    首先,他在密室殺人的創意上也有重要的貢獻。他筆下的密室殺人作品並不多,但是形式多樣,在Ed.Hoch主持的不可能犯罪書單評選中,經典的機械密室作品《中國橘子之謎》排在第八,而另一部注重不可能氣氛的心理密室作品《王者已逝》則排在了11名。這些都標誌著艾勒裡‧奎因對於不可能犯罪所作出的巨大貢獻。雖然他無暇專顧不可能犯罪的發展,而致力於將推理小說上升為正統的文學形式,並不斷的嘗試推理小說創作新的可能性。但是由於自身的愛好,丹柰(EQ中設計詭計的那位)還是經常的加入不可能犯罪創意的討論中。而這個討論會也幾乎是不可能犯罪史上最星光閃耀的一個討論組了。
    先不提這個,說說奎因在不可能消失上的造詣。在奎因的許多短篇作品中,不可能消失的謎團都是作為核心的謎團來處理的,達到一整輛列車消失的《七月雪球》(Snowball in July 1952).,還是一顆小小的寶石在不可能的情況下被盜的《王儲的玩偶》(Snowball in July 1952),以及史上最經典的不可能消失的案件之一的《上帝之燈》(The Lamp of God 1935),等等許多精彩的短篇作品。而在長篇作品中所處理的不可能消失並不以核心的謎團出現,而是相關的分支事件,例如《希臘棺材之謎》中開始那消失的遺囑,或是《美國槍之謎》中奇妙消失而警察搜遍所有地方都無法找到的手槍。在處理不可能消失的迷題上,艾勒裡‧奎因無疑是最偉大的大師。

後卡爾時代不可能犯罪第二個黃金時期的延續

    在卡爾的巨大影響下,長篇不可能犯罪小說呈現出其他類型小說所沒有的「致命」的吸引力,從而使一大批作品死心塌地的追隨卡爾的腳步專心於不可能犯罪題材的創作,而第二個不可能犯罪的黃金時期,即長篇的黃金時期就一直延續了下來,在40-50年代達到頂峰,而至今都沒有完全的消散。(甚至可以說,以前日本的本格中堅力量橫溝正史和後來的鯰川哲也,以及目前日本新本格傳統派不可能犯罪的創作,例如島田、綾辻、二階堂、有棲川等,都是曾受到過卡爾非常大的影響的)。
    而在此環境下誕生出的作家中,當時丹柰牽頭的不可能犯罪討論四人小組,除了丹柰和卡爾,其他兩位的成績也非常優秀。他們分別是克雷頓‧勞森(Clayton Rawson)和安東尼‧布徹(Anthony Boucher)。
    克雷頓‧勞森(Clayton Rawson)被成為追隨卡爾的不可能犯罪作家中,成就最高的一位。他筆下有4部長篇以及一個短篇集,偵探是一位魔術師,偉大的馬裡尼(Great Merlini)。在我讀過的幾部短篇中,他總是在開頭玩一個不可思議的魔術,接著遇到了跟魔術一般不可思議的犯罪,然後他在眾人面前玩一個小的和案情有關的魔術,不久,案件解開,和這兩個魔術都有些關係……
    勞森的作品中,不可能犯罪的手法通常是跟魔術的手法相似,強調心理的欺騙,引開讀者的注意力,或者其他欺騙形式。這樣他的不可能犯罪的解答雖然不是非常的異想天開、驚艷,但是卻讓人覺得非常吃驚。而他也常常借偵探馬裡尼之口,說出魔術、不可能犯罪、以及讀者心理之間的關係,都是相當精彩的論斷。
    他的作品並不多,推薦兩部短篇和一部長篇:
    《From Another World》、《Off The Face Of The Earth》,以及一部在Ed.Hoch書單上排名第七的長篇作品,《死亡飛出大禮帽》(Death From A Top Hat 1938)
    安東尼‧布徹(Anthony Boucher),是一位特殊的全才。科幻、推理、評論樣樣精通,而且在涉足的幾乎任何領域,都是響噹噹的人物。安東尼‧布徹是科幻小說史上最偉大的人物之一,而他的推理小說評論也位列推理小說史上最重要的文獻作品之伍。
    而這樣,他的小說對比起來則顯得成就不那麼高了:(。但是比起其他不可能犯罪作家,他還確實算得上頂尖的佼佼者。
    1940年他以H.H.Holmes為筆名發表了《九乘九》(Nine Times Nine)。這部作品也進入了不可能犯罪書單的前十。是所有密室小說迷們不能錯過的經典。而他筆下的許多不可能犯罪的作品都很精妙,但是在西方,人們開口閉口都是聊他的評論,而忽視了他在推理小說上的造詣。也可以說,他是個一定程度上被低估了的作家,他的作品非常值得去看!
    由於布徹本身情況非常特殊,他的徹底的將科幻於推理結合的某些作品,對後世的科幻作家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而他的推理小說評論,也和當年先知人物諾克斯、博克萊一樣,對整個推理小說的發展,起到了相當大的積極作用。而目前「世界推理大會」(World Mystery Conventions,WMC)依然被會員們暱稱為「布徹大會」(Bouchercons),甚至從92年起變成了官方的名稱,還註冊了商標,而一年一度的最佳作品評選獎,也就被稱為「安東尼獎」 (Anthony Awards)
    而還有一位堪稱傳奇的不可能犯罪作家,就是《地獄之緣》的作者,黑克‧塔伯特(Hake Talbot)。
    黑克‧塔伯特筆下的不可能犯罪作品也不多,就兩部長篇和兩部短篇。但是他在氣氛控制、不可能犯罪謎團的構造能力、plot的設計上,都幾乎達到了和卡爾同樣的高度。(絕不是過譽),只可惜在第三部書稿被出版社拒掉以後,就不再創作不可能犯罪小說了,一個天才也就這樣消逝了。但不可能犯罪的奇作、一部包含了十幾個不可能犯罪謎團的《地獄之緣》(Rim Of The Pit 1944),則成為了一種無法超越的、永恆的經典之作。無怪乎此作品成為僅位於《三口棺材》之下的不可能犯罪史上最精彩和經典的作品。
    40年代-60年代甚至以後,都有相當一批致力於不可能犯罪的作家,在不可能犯罪領域內辛勤耕作著,其中不乏精彩的作品。約瑟芬‧康明斯(Joseph Commings)的短篇集《Banner Deadlines: The Impossible Files of Senator Brooks U. Banner》,他筆下的不可能犯罪通常迷題相當吸引人,解答也很合理,是個成就很高的作家。推薦作品《X街謀殺案》(TheX Street Murders)。C.戴利‧金(C. Daly King)的集子《The Curious Mr. Tarrant》也是相當不錯的不可能犯罪作品選集。Alan Green1949年的長篇作品《What A Body!》是部非常精彩的作品。同樣精彩的還有入選了不可能犯罪書單第15名的約翰‧史萊德克(John Sladek)1977年的作品《看不見的綠色》(Invisible Green),以及位列14名的來自科幻小說領域的藍道‧賈瑞特(Randall Garrett)1967年的作品《太多個魔術師》(Too Many Magicians),這些都是迷題吸引人,而plot設計也同樣優秀的精彩作品。此外,入選書單前15名的還有一部來自WMA女主席海倫‧麥克洛伊1950年的經典之作《秘密穿窗而過》(Througn A Glass,Darkly),講述了關於如何嚇死一個人,以及一個人如何同時出現在兩個地方的二重不可能犯罪迷題。而Clyde B. Clason的《西藏來的男人》(The Man from Tibet 1938),也是經典的密室作品。而Darwin L. Teilhet的《The Talking Sparrow Murders》也能夠在某些書單上見到,這部作品也是1985年「謀殺經典」(Library Of Crime Classics)重新出版的書目之一。其他一些致力於不可能犯罪的作家,例如Thomas Flanagan、Hugh Pentecost、Peter Godfrey、Arthur Porges、William Brittain、Michael Kurland、Lois H. Gresh and Robert Weinberg等等,這些作家的許多不可能犯罪作品都值得一讀!
    而在這種情況下,依然有兩位重量級的人物沒有介紹,他們是一直活躍至今的不可能犯罪大師級作家。一位是「無名神探」的締造者,比爾‧普洛齊尼(Bill Pronzini),以及短篇小說之王,愛德華‧D‧霍克(Edward D. Hoch)
    這兩位作家都有些相同的特點,都是藏書狂,關心推理小說的演進發展史,都選編過很多文集(包括密室短篇集),都寫過許多評論文章。比爾和妻子合作編寫了《1001 Midnights》,也是推理史上最重要的參考書之一。而Ed.Hoch則選編過影響極大的不可能犯罪短篇集《All but Impossible!》,以及主持了不可能犯罪書單的評選活動。說起來這次不可能犯罪書單評選的結果之所以很權威,是因為投票的17位「陪審員」,幾乎都是對於密室這門學問研究的極其深刻,以及當時的不可能犯罪創作專家,堪稱最優秀的密室評論群體了。
    而他們筆下的作品同樣是水準整齊,都很精彩。比爾的「無名神探」(Nameless Detective)系列,以及霍克的大量短篇小說,這兩位神人常常在EQMM上發表自己的作品,而閒來無事,幾個人小聚一下,喝酒打牌討論不可能犯罪,生活過得悠哉游哉:)
    他們現在依然在努力的不斷創作著,而還有一些年輕的作家也漸漸的專心於不可能犯罪的創作。也許某一天,不可能犯罪在歐美的發展還會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還會有開天闢地的大師級人物出現,還會有更多精彩的作品。我期待著那一天!

附錄

附錄A:各種重要的短篇不可能犯罪選集:
The Locked Room Reader edited by Hans S. Santesson(1968)   16個短篇
All But Impossible! edited by Edward D. Hoch (1981)   20個短篇
Death Locked In edited by D.G.Greene, R.Adey (1987)   23個短篇
Murder Impossible edited by J. Adrian, R.Adey (1990)   21個短篇
The Mammoth Book of Locked-Room Mysteries and Impossible Crimes edited by Mike Ashley  (2000)   26個短篇
詳細目錄請見:
http://www.wcjcn.com/blog/blogview.asp?logID=71

附錄B: 《Locked Room Murders and Other Impossible Crimes: A Comprehensive Bibliography》
by Robert C.S. Adey
密室聖經,包含推理小說史上2000多種密室構成的迷題、解答以及詳細的圖解,是不可能犯罪小說迷們的究極收藏品,不過價格確實昂貴……

附錄C:ellry的文章《未上鎖的房間——略談密室推理小說》
http://www.mysterybbs.com/article.aspx?articleid=352

附錄D:A Guide to Classic Mystery and Detection(著名的推理資料網站,詳細的介紹了歐美推理小說的發展歷程,文中的許多地方都參考此網站的內容)
http://members.aol.com/MG4273/classics.htm

附錄E:推理大師的密室書單(Ed.Hoch主持評選的不可能犯罪書單,包括詳細的內容以及投票專家們的身份說明^_^)
http://www.wcjcn.com/blog/blogview.asp?logID=70

附錄F:台灣謎熊先生提供的《歐美不可能犯罪書單》
http://www.wcjcn.com/blog/blogview.asp?logID=69

附錄G:文章中提到的部分精彩作品的評論,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不全,還有許多地址沒有寫出來,請在後面提到的網站地址裡尋找^_^)
《九乘九》                   http://www.wcjcn.com/blog/blogview.asp?logID=27
《瘟疫莊謀殺案》       http://www.wcjcn.com/blog/blogview.asp?logID=58
《地獄之緣》               http://www.wcjcn.com/blog/blogview.asp?logID=62
《猶大之窗》               http://www.mysterybbs.com/article.aspx?articleid=440
《弓區大謎案》           http://www.mysterybbs.com/article.aspx?articleid=430
  ……
等等相關內容,來自:
神秘聯盟                       http://www.mysterybbs.com
傷痕的小屋                   http://www.wcjcn.com/blog
老版本的文章倉庫       http://wcjchina.blogcup.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