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89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林白(勃)綁架案004

  如果你樂意做林勃一案的中間人,請務必嚴格按我們的要求行動。親自將這封信交給林勃先生,信中自會向他解釋一切。此事不可告訴任何人。如果我們發現有人向媒體或警方洩密,所有的行動將被取消,交換計劃將再次推遲。當你從林勃先生處拿到錢後,在《紐約美國人》報上登四個字:錢已備好。見字後我們將給你進一步的指示。別擔心,我們不會要你的1000美元,你自己留著好了。

  但一定要嚴格按吩咐辦事。每天晚上6點至12點請務必在家裡等候———我們將在這段時間與你聯繫。

  條子的背面畫了一張用於裝贖金的盒子的草圖,並標明盒子的尺寸為7×6×14英吋。

  康頓博士後來說,他壓根兒就沒想到綁匪會讀這麼一張小報,更不曾想他們真的會挑中了他。康頓先打電話到林勃莊園,然後和一位朋友星夜趕往霍普威爾。經四人小組鑒定,這封信確實出自綁匪之手。為了躲過記者們的耳目,四人小組為康頓取了一個假名珈夫瑟,念起來很像他名字的縮寫J·F·C。林勃上校讓他的律師亨利·布勒京裡其送康頓博士回布郎克斯,並住在康頓家裡。

  廣告登出的同一天綁匪的電話就來了。康頓博士覺得對方聽上去口音很重,像是德國人或斯堪的那維亞人。他還在背景中聽到了意大利語。第二天晚上,一位出租車司機約塞夫·庇隆,給康頓博士送來一張字條。庇隆說有人攔下他的車給了他1美元讓他送這張條,他記不清那人什麼模樣。條子要康頓到一個地址去取另一張條。

  按照第二張字條的指示,康頓博士於3月12日夜晚來到林坪公墓正門,但他並沒有帶錢來。在大蕭條時期,即便如查爾斯·林勃這樣的大款,要籌到7萬美元也不是一天兩天能辦到的,他得賣掉他將近五分之一的股票。而且康頓博士認為,首先要拿到孩子還活著或孩子確實在這伙綁匪手裡的證據才能付錢。康頓的朋友奧爾·瑞奇開車送他到林坪公墓時打趣他說:「他們今晚要是斃了你,埋起來倒省事。」康頓謝絕讓瑞奇留下等他,自己一個人在大門口踱了好半天,才遠遠地瞧見有人朝他揮動著一條白手帕示意。來者自稱「約翰」,說他只是綁匪中的一員。他同意寄一件孩子的衣服給康頓博士,以證明小林迪平安無事。為與自己的名字「約翰」相區別,康頓後來管那人叫「

  墓地約翰」。

  3月16日,康頓博士收到小林迪的連衣褲。林勃上校喬裝打扮親自到康頓家鑒認,那確實是3月1日晚上查理睡覺時穿的。小衣服裡還夾了一張紙條,指示珈夫瑟———康頓博士在贖金準備好後再登一條廣告:「貨收到,錢已備齊。」當時沒有任何人想到要綁匪摁了小林迪的指紋寄來,與他在玩具上留下的指紋比較。後來專家們認為這實在是一個嚴重的疏忽。

  準備贖金花去了兩個多星期。最初,林勃上校拒絕警方提出的記錄鈔票號碼的建議,但財政部官員堅持要求必須這樣做。贖金中的絕大部分使用了金圓券,這是一種可以兌換黃金的貨幣,它和相同面值的一般貨幣看上去幾乎完全一樣,只多一個黃色的圓形印記。當時聯邦政府正逐步從民間回收金圓券,收銀員收到金圓券後都交到銀行,不會再作為零錢找補給顧客,所以這種貨幣在市面上越來越稀少。贖金中所有鈔票的號碼都互不相連。幾位財政部工作人員和銀行職員用了整整8小時記錄全部紙幣的號碼,用小號字體打印成冊後共57頁。之後,25萬份這樣的號碼冊被秘密發送至全美各地每一家銀行。

  按「墓地約翰」所言,贖金分成兩包,一包5萬美元,其鈔票的面值及數量與留在窗台上的第一封贖金信要求完全一樣。另一包兩萬美元,因為綁匪沒有提出具體的要求,所以警方在裡面放進了更容易追蹤的面值50美元的金圓券。

  這期間,不時有一些形跡可疑的「推銷員」找到康頓家,他們只敲康頓的門,而不去其他鄰居家,顯然是綁匪成員在監視康頓博士。林勃上校堅持不許警方調查這些「推銷員」以免打草驚蛇。

  又經過若干廣告和郵件的交流,終於在4月2日這天傍晚,林勃上校和亨利·布勒京裡其開著奧爾·瑞奇的車從銀行取出兩包贖金來到康頓家裡。7點45分,一位出租車司機給康頓博士送來一張紙條。康頓的女兒剛好回娘家串門,走到門口接了條子,她並不知道內情,所以沒有記下出租車的牌照等線索。康頓和林勃立即帶著贖金出發,由林勃開車,按條子上的地址找到一家花店,從一張桌子底下抽出另一張紙條,再根據上面的指示來到韋特摩街。

  韋特摩街是一條僻靜的泥濘小路,緊靠雷蒙德公墓南端。林勃把車停靠在街角處,康頓博士按綁匪字條的吩咐,下車穿過馬路到街對面,然後順著燈光昏暗的小路往前走。他一直走到公墓的盡頭也沒見一個人影,於是他又返身回到林勃停車的地方,隔著馬路大聲說:「這兒好像沒有人。」就在此時,從康頓身後的墓地裡傳出一個聲音:「嗨,博士,這兒,在這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