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部落

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研究推理小說的部落格
  • 10633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誘——埃勒裡·奎因《龍牙》

百萬富翁Cadmus Cole死後有一批數目可觀的遺產,這次Ellery Queen的任務是幫Cadmus找到他的兩位合法繼承人Margo Cole小姐和Kerrie Shwn小姐。但這次的埃勒裡並不是埃勒裡,他被倒霉的闌尾炎給絆住了,埃勒裡的好友,奎因警官的乾兒子Beau Rummell冒埃勒裡之名站在了故事的中心。在與Kerrie的接觸中,Beau無可救藥地愛上了她。不幸的是,如果Kerrie結婚的話將失去所有的遺產。與此同時,一樁有關遺產爭奪的陰謀正在上演,Kerrie被設計陷害於水深火熱之中。Beau和Ellery兩人合謀使用妙計把Kerrie從冤獄中解救了出來,Ellery通過推理也將真正的兇手繩之以法。

在奎因的同期作品中,《龍牙》比起《紅桃4》來說情節上更自然、更流暢,《紅桃4》過於嘈雜和凌亂,在這一點上《龍牙》相對比較乾淨利落一些。而它與同期作品《生死之門》比較起來又有非常類似的地方,它們都是通過故事中所安排的陰謀與磨難,最後男女主角在感情和婚姻上獲得了美滿與幸福,情節主題是落於俗套的,但它卻能贏得女性的喜歡。既然是為光面雜誌所特地創作的故事情節,這樣的情節就有了它的特殊性和趣味性。《龍牙》的故事加入了較多的閱讀噱頭。不可缺少的自然是小說情節中的驚悚成分。既然《紅桃4》中有飛機在沙漠上空的大決鬥,《生死之門》中有大隊人馬包圍奎因寓所欲逮捕埃勒裡等人的大手筆,那麼在《龍牙》中作者奎因也絕對不會平鋪直敘。深夜中的臥室刺殺、車庫裡如同對困獸般的謀殺陰謀、飯店窗外的飛來子彈與手槍,三次謀殺無論從它的實行方式和場景的安排都格外地刺激驚悚,這一切讓人在腦海中產生了具體的影像,讓我們身臨其境一般地看到了黑暗中威脅的存在,著實為Kerrie的安危捏了一把汗。捨去這些不說,單就這筆Cadmus Cole留下的遺產的數目,就可以知道《龍牙》情節上的手筆是如此地龐大。

從《龍牙》故事的趣味性上來看,作者奎因也是做足了噱頭。這樁本可以讓Ellery Queen獨自來解決的事情,但卻因為Ellery的闌尾而泡湯。如果不是因為名偵探患上了闌尾炎,我們不會看到有趣的Ellery的間接探案,也不會見識到Beau冒名頂替病中的Ellery把事情搞得一團糟,更不可能看到Queen警官在得知自己兒子「Ellery」以Queen夫婦的名字和一個陌生姑娘在飯店登記了自己的婚房過夜是多麼地暴跳如雷。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的發生,小說根本得不到光面雜誌所需要的那種「充實」感覺。小說的名字——「龍牙」本身也是一個噱頭。小說中,Ellery告訴Beau一個神話故事,關於「龍牙」的典故。Ellery借此典故來形容他們所面臨的事件,而我覺得這樣的比喻十分牽強。在小說的後半段,作者奎因又對「龍牙」的概念進行了補充,Ellery破解小說中心詭計的關鍵就是在「龍牙」寓言的基礎上與」龍牙「這個詞息息相關的。但仍讓人覺得有做噱頭的嫌疑。故被我歸為這一類當中。雖然,更多時候,小說中的噱頭多數沒有更為實際的意義,可事實上,很多女性喜歡看這種東西,這些佐料讓小說變得更為有趣了。

奎因的作品,邏輯推理是他的招牌。只是,《龍牙》中的演繹法被一筆帶過,有趣的是作者對兇手實施詭計的詳盡著墨。兇手從頭到尾的詭計就是這部小說的中心詭計。這是一個頗為有趣的詭計,簽名、牙印、不同的兩個人,如何區分他們的真偽?Ellery自有他一套獨特的方法。「我與眾女神在夢中歡舞」,兒子的這番調侃著實讓Queen警官嚇了一大跳,「放心,我只是縱『腦』過度。」,在緊要關頭Ellery仍不忘詼諧一把。「縱『腦』過度」的一夜,一切有了答案——這個答案就是小說中推理部分最為出彩的地方。「你是用什麼方法知道真相的?」Beau問Ellry,Ellery還把波洛老偵探拿出來調侃:「Beau,我的灰色腦細胞。」

然而在推理小說中,揭穿詭計的一切辦法都是需要條件的。《龍牙》中的線索都過於偶然,這讓人很難去肯定作者奎因在這部小說中所建立起來的推理成績。Edmund De Carlos手中的鋼筆、Ellry在飯店房間裡所發現的兇手遺留下的鉛筆、Edmund De Carlos與Cadmus Cole名字上的關聯……太多的偶然線索,其實已經把Ellery的推理分解掉了。如果沒有這些作者安排出來的偶然,我想Ellery不可能通過一晚上的「縱腦過度」來得出這個「走捷徑」所得來的推理成果。也許在這一時期的奎因並不認為找出最後的真相是推理小說唯一的目標。這對作者奎因來說是一個探索性的階段。這一時期的奎因小說所追求的是故事的過程——小說中的一個詭計的設想,一個推理的步驟。從《生死之門》中我們清楚地看到,Ellery沒有破案,他沒有證據去證明任何事情。《生死之門》的結尾讓推理迷大跌眼鏡。而《龍牙》中的舉證也讓人感覺牽強。但我想,奎因作為一個推理小說的資深寫手對此決不會是麻木的,他應該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一方面,奎因需要迎合大眾,另一方面,他可能也有他自己的矛盾與掙扎。中期作品的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奎因放棄了對結尾真相的窮追不捨,他把國名系列、悲劇系列中重點渲染的結尾推理部分更淡化了。儘管這個時候,讀者並不知道作者奎因想做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而奎因本身也並沒有明確淡化追求絕對真相的目的。直到我們看到奎因的後期作品,一切都了然了。兇手被繩之以法的結局真相並不是推理小說的唯一出路,這一理念在奎因的中期作品中被模糊地提了出來,儘管它並不清晰。奎因更希望在小說的情節過程中尋找比邏輯推理更有深度的東西,然而中期作品受到閱讀對象的束縛,無法把更深刻的東西表現出來,於是便造成了奎因中期作品質量牽強的尷尬局面。

在這一時期的作品中,作者奎因唯一有所突破的是描寫上更為開放、大膽。在推理方面,奎因會有小小的刻意製造懸疑和不確定因素描述。這在《龍牙》中表現得非常明顯。小說中有一個極為微妙的人物,她叫Violet Day 。奎因在描述中不止一次對讀者暗示Violet小姐有很大的犯案嫌疑。每次Kerrie受到威脅的時候,Violet總是碰巧不在現場。而當案件中的一個很重要的嫌疑人Margo小姐被殺了之後,Violet成了兇案事件中的唯一女性嫌疑人。小說中Ellery還刻意強調這個案件不能排除是女性作案。那麼,這是作者的煙霧彈還是作者的客觀?這個懸念一直被遺留到了小說的最後。在最後的兇手指認會上,作者奎因把Violet的表情描寫得十分生動和微妙,讓人實在很難看清這個姑娘真實的內心到底是什麼。看來是將Violet Day小姐懸念到底了。除了Violet之外,奎因還對很多人物進行了懸疑的描述,再此不再舉例了。

在與破案無關的那部分描述中,最生動有趣的要數作者對男主角Beau Rummell——這個冒名頂替Ellery Queen的男人的描述了。首先能想出這樣一個名字,作者奎因已經說明奎因大膽地邁出了「純邏輯推理」的圈子一大步。有著「花花公子」一般的名字,為人卻專一、感性。有點像《生死之門》中的特裡·瑞。他不可自拔地愛上了Kerrie Shwn小姐,但又不能與Kerrie結婚。在矛盾中苦苦地掙扎,也不知道怎麼被作者奎因想到這麼個奇怪的條件——想要繼承遺產就不能結婚。這個詭異的條件也成了這個驚悚故事的開始。Beau周旋在對Kerrie感情的躲避與Margo曖昧的逢場作戲中。在生死悠關的時刻,Beau毅然拋開自己的安危不顧一切保護Kerrie 。Beau不在乎金錢與社會地位,是一位十足的性情中人。這樣的人在通俗小說中的結局一定不壞,不是嗎?這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個角色,僅次於《生死之門》中的特裡·瑞。

這部小說沒有複雜的推理和驚人的詭計,卻擁有著通俗小說的一切特徵。在小說故事發展一剛開始,當作者奎因寫到Cadmus Cole死於大洋中心的輪船上的時候,我還想像著以為這個故事是關於一艘輪船上的密室謀殺案件。似乎我對這部小說的預想過於偉大了。然而,對於這部小說的真兇,讀者未必能非常確定地將其指認出來,可能連性別都無法被肯定地確認出來。另外,小說中所涉及描寫到的演員在好萊塢的一些生活情況以及對Margo Cole的陰險狡詐的生動描寫,也體現了小說的一些特殊的可讀性。

(完)

小島的PS:已經忘記了寫EQ評論的初衷,但是就這麼一路寫了下來,更多的是為了寫給自己看,就像是讀書筆記,必須去寫一些什麼才能領悟到些什麼。大部分的東西都是在自言自語。寫了那麼多,並沒有多大的建樹,自娛自樂罷了。在我看來,對於EQ的小說,在今後將是一份不錯的記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